政治如何改變一個人

政治如何改變一個人

就李波既事,我同父母吵了一大輪……

對於生在藍絲的家,我明知所有政治話題都會弄大,自雨傘時期起,政治成為我家的禁忌,大家都刻意回避。尚記得我那時到旺角站一站都被老媽打電話問候,是真 • 問候…… 回到家時,那個低氣壓,現在還是歷歷在目…… 我不停地說,我不上前線,間接支援,安全得很。她只會說,你站着也為警務人員帶來壓力,是不對的。我第一次覺得她注意的不是我,她可以把我的安全放在警隊所受壓力之後…… 佔中多日,她也没到現場一次,只是從電視看,看 cctvb 的報導,就算是七警時,也是說,他們真不夠運,被人撩完要找數…… 對打人的事置諸度外…… 我當時也是呆了,但因他們平時的取向,我也算是明白,我還可以當他自己衰撩交打……

李波這回…… 我也真是忍無可忍了,明顯的是非,為何他們也不明白。好端端的一個人會消失掉?妻子為何要去報警,又為何要去消案?人回來了嗎? 上電視亮相了嗎?
父母的「邏輯」也是特別的,傷心節錄如下:—

爸:「香港成日都有人唔見左架啦,成日啲沙灘都間唔中有浮屍」
媽:「 如果係中央捉左,做咩要俾佢打電話報平安!」

我著實是無言,我說:「如果有一日,我突然消失左,咁你地又會點諗?」

爸:「你有做緊呢啲嘢咩?無就唔駛驚啦。」
我:「唔係有冇做,而係一個人無啦啦被人捉左喎,消失左喎!」
媽:「你地班後生就係咁,firm 左中央啦咩,所有衰野都係佢地做?所有唔好就係中央?」
我:「就算有做,香港有言論自由架,佢賣書喳喎!」
媽:「李波做咗啲咩,你都唔知啦,可能佢真係間諜!唔好諗得世界咁單純!」
我:「唔係,香港未審都無罪啦,你點會話消失左嗰個係間諜,就好似話有人俾人殺左,就係被殺者有問題,唔好理個殺手點!!!」

(註:我已開始聲淚俱下,因為我唔明白為何這麼黑白分明既事,佢地都唔明。大佬呀,我 9 成 9 啲人生價值觀都係源自他們…… 點解點解!!!!!點解佢地會被個社會安定搞成咁!!!點解點解!!!!!)

爸:「兩件事,你激動左,你平心静氣諗清楚,嗰時美國都要捉斯諾敦。」
我:「我唔平靜…… (咬唇不憤哭) 係因為件事顯淺易見…… (哭) 我唔明白點解你地會唔明,會覺得我激動左…… 我係對香港前景有想法,所以有追求…… 我係有 heart,所以想爭取,咁簡單都唔可以有,香港之後會點…… 係你們麻目了,唔係我激動!!!」

以上可能就係社會撕裂的最好證明,他們之後繼續批評我為何這麼激動,覺得大家可以理性討論,而我則不明白為何他們可以這麼盲目,這樣被假的安逸矇騙,這麼盲從,政治是如何改變一個人,我總算學到了。

 

文: 黃出於藍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