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共同感

革命的共同感

每一日 Facebook 上都會被不同的話題洗版,昨晚適逢是《毛記電視》,我有 Now,但我沒有看,這是基於個人品味的選擇。別人看不看,其實與我沒大關係,牽扯到抗爭與否則實在太遠,因為嚴格來講《毛》離麻痺思維軟化抵抗,相較之下與傳統大台仍非常遙遠。而輕鬆調笑的敘事方式,令多了人討論時事,亦屬不容否認的事實。至於大家看完會否反抗,我認為兩者之間找不到直接關係,全看個人修行。所以說看《毛》所以不抗爭,其實屬於一種觀點和未證實的推論。

客觀來說,《毛》在大台依然壟斷生存空間的氣候環境,能夠闖出一條路,很成功,手法是值得旁人觀摩、學習、改良和應用。它的成功也跟巿場需求互成表裡,體現了當刻香港人的精神狀態和需要——笑。坦言,笑沒甚麼不好,我不喜歡人看《毛》,全因為其借剽竊其他創作人成果成全自己的卑污行逕,和那種借二創為擋箭牌,不尊重原創的態度。簡而言之就是賊。

回說抗爭,一直以來我都很想說這個話題。香港這麼多問題,生存日益窘迫,到底為甚麼仍未有能改變社會運作方式的抗爭?諸如暴動、革命、暗殺?我先說結論,我們欠缺了一種共同感,一種對革命的共識。彼此的生活條件不同,在沒有公民意識的前提下,導致大家對幾時應該出來反抗,沒有一個心照不宣的默契。

一個人手持武器上街,最終只會束手就擒,淪為政權口中的暴徒。

過去的遮打革命,已經是近年一場最大型的激進抗爭,可惜這時我們才發現自己無論身心,根本毫無準備迎接革命的來臨。失敗之後,看得出大家的失望,包括我在內,可謂一蹶不振。思想漸趨同步,行動逐步一的時刻,不知何日再臨。

革命前夕應該有甚麼感覺和條件?28歲的時候,曾經每次遊行我都認為過後會暴動或催生革命,幾年過去,現在回想,當然覺得十分天真可笑。不過站在個人層面而言,對革命產生感應,每個人的身體,都應該出於憤怒和恐懼抗爭後果,而分泌出大量腎上腺素,導致心跳加速、呼吸加快、瞳孔放大等反應。

革命需要衝動和激情,遺憾是我已完全失去了這種感覺,宛如一隻電源耗盡的金霸王兔子。不知有幾多人跟我一樣。

除了上述心理準備,革命還需要知識和技術,需要裝備和訓練,加上宏大的理想。可是按我的觀察,大部份人根本完全沒有,或如自己,離革命所需的準備根本遠遠未夠。

當社會生活,大體來說仍算富足安逸,沒有飢餓和戰火、失序和混亂,便令人對求存怠惰。生存在你我心中依然理所當然,大家仍會對著電視說感動的時候,時辰未到,別輕言革命,否則欠缺犠牲的覺悟,便顯得像一個傻子在夢囈。

認清事實是自我完善的第一步,現在開始準備或許太遲,但總好過機會來臨時,再一次失諸交臂。

 

Photo: zh.wikipedia.org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