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我來過

這世界我來過

這個多月來,有幾位香港人熟悉的中外面孔離我們而去。藝人鄺佐輝於十二月尾因腸癌病逝,今週著名英國搖滾樂手 David Bowie 和英國演員 Alan Rickman 又相繼離世。

偶像的過世,對於一個忠實支持者來說,其震撼堪比一個家人和朋友的離去。一個偶像於一個真正的支持者而言並不僅僅是外貌或技藝上的崇拜,更是其人生導舵與精神支柱。鄺對於我們這一代香港人無疑是一個熟悉臉孔,從那無數的劇集到下午的《都市閒情》。當年 TVB 還沒有完全變質,它們的劇集我倒是看了不少。Bowie 逝世我沒有特別大的感覺,因為第一我不懂搖滾樂第二我真的不太認識他。Alan Rickman 是一名老練的演員,相信其逝世對於許多 Die Hard 和 Harry Potter fans 都是相當的難以接受。

初中的時候,有段時間作文我寫到關於死亡,語文老師很緊張,通知了班主任,班主任又打電話給我父母,抓了我去訓話。我當時認為,死亡是一種滿有詩意的東西,後來長大了再想一想,那可能是看過《少年維特》和《雙城記》後得出的中二病 (當年正值中二)。上月有個晚上我獨自看了《百日告別》和 Julianne Moore 演的《愛是最大權利》(Freeheld),兩套都是和死亡有關的電影。影院裡星期一沒有許多人,前者倒沒後者沉重。死亡對於逝去者來說,可能是自然不過的歷程,但在其朋友親人角度,那種思念那種傷痛可以久久繞纏不去。

前些兒有一位頗有名氣的網友離世了,我和他其實並不熟諗,但他有時候會 share 我的文。他在世時經常會轉述網上人仕對不同時事和文章的看法見解,因此看他出的 thread 就立刻知道許多資訊。我和他不熟諗,所以他離開了我也不好意思說甚麼悼念說話。看見許多他身邊的朋友為他擔心,繼而為他悲傷,死亡是活生生的切斷了生者與離去者原本的聯繫。我們只能在思憶中搜尋他們遺下來的零碎片段,並允諾我們接着要繼續勇敢走我們的路程。

她上年離開的時候,我沉鬱了那一個晚上。她生命中最後的日子都在和乳癌搏鬥,經常嚷着要回到舞台唱歌。最後一次的上台,她帶着重病演譯了《魚》這首歌。在臨終的時候,她說要捐出自己雙眼眼角膜。

這一年,我不斷告訴自己要勇敢地走,因為,當一個患了那樣病的人都曾經那麼勇敢地想要生存下去,在生的,健健康康的就更加要勇敢地向前走。她的歌聲會永遠地鼓舞着我,伴隨着我。

她唱的《心火》就是她和病魔搏鬥的戰火。

我的心 就是火
燃燒在每一首我唱的歌
聽到的人為我證明了
這世界我來過

今天一月十六日,是她的一週年忌辰。她叫姚貝娜,是一名歌手。

這歌謹獻給每一個逝去的人。

這世界他們來過。

 

伸延閱讀: 致我們殞落逝去的歌手

Photo: tianjin.mop.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