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藍轉黃很難,但別輕易放棄

要藍轉黃很難,但別輕易放棄

世態荒謬紛亂得我不懂怎樣寫。警察可以開鎗示警,藏有花肥可以被捕,選舉文宣可以被禁,邵六叔創造給香港人的電視台可以播殘體字幕服務「不懂繁體字的觀眾」。看到這些消息,十分憤怒,卻十分無力。我是誰?不過是就是湊仔師奶,在弄點園藝手工和煮暗黑料理之間的空閒寫幾個字,寫得再天花龍鳳,也只是得把口。

新年流流,本應一團和氣,我卻跟家母因新東選舉鬧不和。好笑的是我倆都不是新東選民,我不過向新東親友宣傳一下有個候選人叫梁天琦,家母叫我不要講政治。去年區議會選舉,我問她投了誰,她沒有跟我說「不要講政治」,而是說「投了民建聯」。

在座家母的一位朋友說:「現在香港年青人太政治化、太熱衷搞事,我將來還是送兒女去外國讀寄宿學校比較放心。」這位太太就有先見之明,當初家母對我期望頗大,上天賜我一點天資,於是乎讀名校、升大學、去外國名大學浸鹹水等等香港父母夢寐以求的願望,我都一一達成了。求學時甚至連寫作比賽、演講比賽、辯論比賽的獎項都拿下不少,算是超額完成。家人沒想到的是,這些值得在親戚面前誇獎的威水事跡,還附帶將他們的女兒培養得明辨是非、抱打不平、渴求公義、追求自由。

百行孝為先,我不好面紅耳熱搞串 party。後來我私下 WhatsApp 家母:「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但凡衣食住行、讀書上班、生養死葬,樣樣都是政治。」外婆身體不好,要靠輪椅出入。所住大廈維修前,家母向業主立案法團爭取加裝方便輪椅出入的設施,卻遭耍太極,家母票投的垃圾區議員卻幫不上忙。誰說不講政治,政治就不找上門?家母做了幾十年人,食鹽多過我食米,想法很難改變。不過我不想為了和諧,搞到連對自己最親的人講自己的想法也不敢、不肯、不願。

雨傘運動時,有位朋友不支持這場抗爭,因為覺得示威者阻街會影響交通兼連累他人。當時我說,黃絲藍絲七彩絲,自己朋友自己勸。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老朋友不要輕易絕交。泛泛之交 unfriend 也就算了,但識於微時的老朋友,與其反檯 unfriend,不如念在多年友情,試試慢慢說服。

這位朋友,最近對我說:「我想,我其實是黃絲。」轉捩點是她開始關心兒女讀書,然後發現普教中並不是學校環境用多一點普通話那麼簡單,而是要全盤消滅新一代香港小孩對香港和粵語文化的認識和認同。水貨客處處她可能覺得 OK,雙非爭學位她可能也覺得 OK,但以普代粵刺中了她的神經,她覺得不 OK。

這位朋友我姑且歸類為「藍絲轉黃絲」。雖然我身邊的「藍絲轉黃絲」好像只有這一位,但如果我沒有把自己看得太高的話,她的轉變或多或少與我平日所寫所講有關。光是這一點,已經令我覺得孜孜不倦地寫字批評教育界以至社會種種怪現象是值得的。

你們身邊有藍絲嗎?藍絲也有比較易勸和比較難勸之分。不如從易勸的幾位開始,試試改變他們。還有半年就是立法會區選了,對於我這種因兒女纏身而不能參與社會運動的師奶來說,神聖的一票很重要,也是作出改變的唯一希望。讓身邊親友眼睛雪亮,投下神聖一票,也同樣重要。

 

Photo: Marie Coleman/Flickr https://flic.kr/p/7v2W5a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