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勇武抗爭變為常態

讓勇武抗爭變為常態

年初一旺角魚蛋一役後,面書上激起了無數黃絲的同情心泛濫,以受害者身份作出弱者向強者求饒的姿態,什麼「這香港已不是我所認識的香港」、「他們只是無辜的市民,剛巧路過,為什麼要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芸芸。拜託!現在已經是 2016 年,根本由 97 後整個香港已經在政治經濟文化全方位沉淪的路上一去不回。任一個人再政治冷感再欠缺審時度勢的常識,他也應該在 2014 年雨革爆發後對他身處的社會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吧。

首先,整個法西斯政府都在有系統地消滅一切反對的聲音,年青人、本土兩者首當其衝成為一個被污名化的最佳對象。兩者同樣年輕、沒有為其說項的大台、沒有資源、容易被扼殺在萌芽階段。警察、食環在港共法西斯政府的統治下,聯手以打壓小販為幌子,實質是為了打壓在網上號召前來聲援的本土派青年。而警察在場多番在不必要的情況下迫退、挑釁、進而毆打市民,整件事根本是有意為之,有預謀有組織,是一個讓黑警可以「教訓暴徒」的機會。他們毫不在意會傷及無辜,這就是現今的香港政府,不惜在新年此等喜慶節日也要與民為敵的香港政府。這些難道黃絲們不知道嗎?面對這樣瘋狂的一個政府,難道他們以為打悲情牌還有用嗎?他們若看過新聞,理應知道有途人路經旺角被手臂的延伸打中,理應知道黑警就是不辨對方是示威者還是路過的港豬,總知非我同僚必然狠狠下手。

香港人受到政府馴化洗腦,認為市民必然是「小」、法律必然是公正、警察必然是為民服務、做人做事必然要理性中立、問心無愧必然有人幫助你……而香港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有很多自稱是黃絲的人總會高估自己和理非手段的有效性,以為和理非的手段假以時日定能感召更多人加入抗爭,然而他們的所謂抗爭,不外乎靜坐絕食集會等令人呵欠連連、對敵人不痛不癢的把戲。對他們而言,打不還手、和平被捕就是最佳的抗爭,最好還配合一兩張有血有淚的照片,才夠感染力。但事實是,港人根本無需把受害者的身份無限放大,聲嘶力竭地向別人展示自己有多慘多可憐。面對黑警的無差別攻擊,當下並無人可以保證能救你出重圍。即使你有隊友,他們在兵荒馬亂之際也是自身難保。唯一可以做的,是在同伴受襲的當下還擊,化被動為主動才是上策。君不見網上的片段顯示,我退,敵則進;我進,敵則有所顧慮而後退。反正一個人可以在什麼也沒做過的情況下以襲警罪被捕,為何不在緊急時刻作出必要的自衛行為呢?

偏偏這些持著自己受過高等教育,自命理性中立之餘兼有批判精神的黃絲,眼看和理非失效,卻仍苦苦執著於和理非的光環,「潔身自愛」的他們不願投身到勇武抗爭這個弄髒身段的泥沼。魯迅說:「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因此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把勇武抗爭變成常態,外出抗爭時無論是去作看客還是上前線,也應多帶一些基本配備,以作不時之需。而未必所有人都能沒有顧慮地抗爭,留在舒適圈中面對港豬親戚朋友的,大可花點時間灌輸一些「反抗是常識」的觀念,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相信自己的力量,可以積少成多,把以武抗暴的概念層層推進,在社會不同階層都散播開去。

 

文: 金比羅

Photo: www.thestrategist.media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