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由,毋寧死

不自由,毋寧死

已經十幾年沒有回鄉,因為某些原因,在年廿九便離開香港,步入鬼國。一直都聽說,身處鬼國,最缺乏的就是自由,這一次有了親身體會。吃完團年飯後,我急不及待打開電腦,Facebook、Youtube、Google 及 Yahoo 等網站全部都無法前往,能夠去的,就只有百度和微博,望著一堆殘體文字,固然很難令我有歸屬感,習慣在網路上通行無阻的我,此刻猶如一個身染嚴重毒癮的人,渾身不安,難以入睡,不安是因為我連選擇的自由也沒有。

大年初一踏入初二的凌晨大約 2 點,蘋果和 Yahoo 的手機 App 都有新聞「Pop up」,標題確實驚人,「旺角夜市騷亂 交通警向天鳴槍」,我立刻就按下去,可惜我看不到內文,起初還在想是否 Wifi 有問題,後來就知道是因為「被阻攔」了。過了不久,又有更多標題出現,「防暴警察圍毆市民」等 (恕我未能全部記住),我還沒有放棄過想看新聞內文的念頭,但依然徒勞無功。開槍這件事,在佔領時期都沒有發生,為甚麼會在一個一年才一次的夜市發生? 當中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我的確心急如焚,在香港看似是多麼簡單,動動手指就可以得知的新聞,在鬼國,竟然變得如此困難。為甚麼當權者如此懼怕「自由」,為甚麼要你的人民活在不見天日的鬼域?

解開手機熒幕鎖,尚可運作的只餘 WhatsApp 和 Telegram。我立即透過 WhatsApp 向朋友了解情況,但大家只知道當中的大概,還未知詳情,因為沒有人在現場。這一晚,睡得不好,就這樣在間斷的賀年炮杖聲中和擔憂中渡過。翌日起床,腦海忽然閃過了兩個字,翻牆! 我立即找我堂哥(快30歲)說起這件事,他說愛莫能助,因為他不懂。

看見我一臉失落,他卻說:「就算我懂,也未必會幫你。」

我問:「為甚麼?」

他說:「因為我不想有一天,靜悄悄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丟下我爸媽……」

我聽畢,頓然覺悟,銅鑼灣書店五子的事,在這裡,恐怕已是家常便飯,見怪不怪。看著我堂哥說這句話的神情,我彷彿看見了絕望之神,它比死神來得更可怕,更心寒。然後,我沉默不語。

良久,堂哥開腔:「香港早前發生的大事,我也略有所聞。」

我驚訝地問:「為甚麼你會知道?」

堂哥:「因為有朋友翻牆,是他告訴我的。其實你們香港人到底在爭取甚麼?」

我說:「就是爭取應有的公民權利呀! 其實香港的教育、民生和社會情況都越來越差,我們只是想擁有真正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

堂哥苦笑道:「你們還真熱血,我們這裡的人,早已習慣了這種現狀,習慣了被監控,給我們自由,有時還會嫌麻煩。」

「給我們自由,有時還會嫌麻煩」,這句話真如狼牙之刃,當頭棒喝。到底是甚麼的環境令一個正直壯年的人,說出這種荒謬絕倫的話? 到底是甚麼的手段令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變得如此心灰意冷?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話題怎樣完結,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次對話更令我堅信,絕不能讓香港變成中國! 我們一直在爭取的各種權利,以另一種方式解讀,也就是自由。我們要有學粵語的自由,我們要有發表言論的自由,我們要有反對興建高鐵的自由,我們要有拒絕孩子盲目操練的自由,我們更要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的自由!

回到陽間,一口氣追看了數天的新聞,資訊爆炸。有人說社會又再撕裂,其實自梁振英做特首後,香港的傷口何曾有癒合過?

看看現在的自己,又想起幾天前的自己,一句到尾,不自由,毋寧死! 就算死,也要吸一口自由的空氣! 就算死,也要死在最後一寸淨土!

 

Photo: m.emontessori.pl

文探花 Be The Third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廢青一名,醉心填詞,欣賞林夕老師的細膩感情,喜愛方文山老師的詩情畫意。以字發聲,月旦春秋。不想在沉默中滅亡,深信堅持才有希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