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樂糖

可樂糖

每逢新年,家母總會在全盒加入可樂糖。對我而言,可樂糖並不是一塊酸酸甜甜的橡皮糖。那象徵了搬進新居後渡過的新年,不經不覺已經踏入第十九個年頭。

某年新年前夕,我們一家從市區搬遷到這寧謐的新市鎮。當然,這個地方只不過是住宅區,卻不見任何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牌,亦不見充滿人情味的小鋪,也不見售賣可樂糖的糖果店。若要是買一袋可樂糖,也需要坐車到市區走一趟。在搬進新居前,我和父親在舊家附近的一所糖果店內購買了半袋可樂糖,以備放入全盒,那位經常笑口常開老闆還提醒我吃糖後要漱口,提防蛀牙。

搬進了新家兩天不久,又到派發利是的日子。我除了得到無數賓客祝福,零用錢的進帳亦是蔚為可觀。經過數日賓客前來,滿滿的全盒開始變得空空如也,連那滿載可樂糖的一格,也所剩無幾。在補及傅盒之際,家母發現可樂糖的數目不足應付其他賓客拜訪,於是,便說:「糖果只可給賓客,你們不可偷食。」

此時,「叮噹」一聲打斷了我們仨對話,全盒內的三塊可樂糖也要開始款待表弟一家。無錯,表弟是一個三歲小孩,只愛吃而已。他那白胖的小手,慢慢向那只有三個迷你可樂瓶進發,一心想把它們放進口中品嘗。然而,有一個滿佈砂糖、黃啡色的西德可樂軟糖從胖胖的小手丟到地上,這隻饞嘴的小白豬的咀臉頓時變得如可樂糖那般酸溜溜,亦帶有廚房內那火紅指天椒的辣味,他哇哇大叫,並向家母嚷著「可樂糖」三字。他生氣辣得如辣魚蛋的樣子,哄得所有人哄堂大笑。那件趣事,已經成為我的童年回憶,時至今日,我還記得那個洋溢愉悅的新年。

現在,我居住的地方卻有糖果店,要吃一塊可樂糖是一件非常容易之事。每逢新年,我總會回到舊居附近的糖果店購買可樂糖,老闆雖然兩鬢斑白,仍然常掛笑容。人生只是剛剛踏入了二字頭,而酸甜的可樂糖不僅是填滿了人生的五分之一,已經成為我的童年二三事,亦是不可缺少的新年食品。年代卻變,人心倘若如初見。

 

Photo: www.djibnet.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玩命魔女一世以玩命方式創作小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