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師塞紅包

給老師塞紅包

元旦,杏林覺醒黃任匡醫生撰文,講一名新移民病人要輸血,給醫生塞紅包,醫生拒絕收下,病人驚嘆:「輸血怎麼可能不要錢?」閱畢文章,念念不忘。

醫院如此,學校亦然。年假完結,幼稚園開課。去接放學,竟然親眼看見家長給老師塞!紅!包!(為傳神起見,請用普通話。)

老師見慣世面,秒速雙手插袋,說:「XX 媽咪,我唔可以收㗎!」雖然山地媽沒有透視眼偵測紅包含金量有幾高,也不知道幼稚園員工手冊寫收受多貴重的禮物才不算超出上限,不過老師跟我一樣,是看 ICAC 防貪宣傳長大的地道香港仔女,當然不會收下紅包!

嫌疑這東西,丁點也嫌多。就算饋贈不超額、家長沒要求老師優待子女相報,為免招嫌惹來一身蟻,最好不收。年前維多利亞幼稚園爆賄賂醜聞,收禮的校長和送禮的家長雙雙被告。即使最後罪名不成立,但官非纏身也不好玩吧?

家長民智未開,以為給老師塞紅包可以為子女買方便,實情是侮辱自己、侮辱老師。教書不會發大財,但學校發的薪水不至刻薄得老師要靠紅包接濟吧?

過時過節,我家也有給老師送禮。送甚麼?我和兒女一起動手造的揮春、小手工、心意卡。現在家長喜歡投訴,見到不滿意就打電話找校長,卻忘了讚賞老師做得好的地方。如果老師是正常人、明理人,要感謝他們的盡心教導,一張心意卡、一封表揚信,甚至「兜口兜面」的讚賞,都勝過塞紅包、送厚禮。

一個家長送紅包、一個老師收紅包,可能有一個孩子因而「受惠」,不過是三個人的事,有甚麼大不了?為何要大書特書?每個社會都有一套規則,可以是明文的,可以是不宣之於口的。這裡是香港地,香港地的規則就是醫生為病人輸血、老師教好學生是應份,公平分配血包、公平教學不偏私,也是應份,用不著病人和家長塞紅包來買方便、討歡心。

一個家長塞紅包,其他家長看在眼裡,會怕人家送我不送會令孩子吃虧,於是本來不送的都開始送禮。一個老師收紅包,其他老師看在眼裡,會覺得同事收禮我不收,豈不太笨?於是本來不收的都開始收禮。

少數人不守規矩,就是在逐點逐點摧毀這套規矩,社會的禮崩樂壞就從此開始。排隊文化如是,公德文化如是,廉潔文化如是。一個人開始插隊,大眾漸漸不再尊重先到先得的規矩;一個人開始便溺,大眾漸漸不再尊重公德;一個人開始賄賂,最後就是全民皆貪。

「香港,勝在有 ICAC」這句口號,你我都聽得耳熟能詳。我們好不容易才由五、六十年代那個去醫病、見警察都要塞紅包的香港,變成「勝在有 ICAC」的香港,我不希望兒女處身成長的香港,回到那個過去。

 

Photo: pixabay.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