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你的正能量 Killing Me Positively

殺死你的正能量 Killing Me Positively

喂,on9 仔你還好嗎?

記得中四那年,某天你打電話給我,說:「前幾日拿了報告,醫生說我的白血球過多…」
聽後我不以為意,只覺一頭霧水,接著當你開始哽咽,我才意識到事件的嚴重性。你努力冷靜了下來,續說:「即是血癌呀……」

我愣住了,只好傻傻的追問:「那…… 是第幾期啊?」
你說血癌不是這樣分的,用存活率來算,而醫生說你的存活率是 4%。

4%,那是個多讓人絕望的百分比。

你沒有像電影中的抗癌戰士般,正面的看待自己這個病;
你沒有聽從媽媽的建議去上教會,接受這個上天給你的挑戰;
你甚至沒有遵從醫生的指示,定期去做化療。

你說,身邊的人個個都對你說「加油」,要你正向地看待這個病,叫你不要放棄。聽到這些,你說你好想死。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念頭,當時的我,竟然開始跟你研究起各種自殺方法來,比較哪種死法比較少痛苦、死後的外觀會比較漂亮等等。我找了一大堆資料:跳樓的話,有人稱人在半空時已經會昏倒過去,不會痛,但缺點是會死無全屍,死得好難睇;燒炭的話,過程痛苦,而且易生意外,連累到家人或鄰居就不好啦;也可以吃安眠藥加喝紅酒,在睡夢中死去,應該不錯吧,可惜這個方法比較容易失敗,中學生也很難買得到安眠藥。然後你說你讀了《挪威的森林》,木月將汽車排氣管接駁到車子內,吸入一氧化碳窒息而死,你研究過,這樣的死法不會很久,而且屍體還會呈紫紅色,不像一般無血無肉的紫藍色死屍。你家裡正好有一部爸媽早想換掉的老爺車。

我問,人都死了,屍體要漂亮有意義嗎?你想了想,沒有回答我。

之後我與你失去聯繫兩個禮拜,我好怕,你真的走去自殺了。有一天,我終於在 msn 等到你上線,我好興奮地說「終於等到你 on9 喇!」你嘲笑了我很久,說那是粗口,我則堅持是 online 的意思。然後你忽然說,你不想死了。研究過那麼多方法,每個都很痛苦,既然一樣要捱痛,還不如去化療。

結果捱了半年後,你還是死了。

我說「你死了」,因為用「離世」、「過身」、「往生」來形容,距離感都太大了,我不想顯得自己沒有勇氣直視死亡這件事。我不想像你當時身邊的人般,強硬灌輸給你正能量,讓你的負面思想與日俱增。他們都說負能量是利刃,所以要盡可能避免與它正面交鋒,免得傷害到自己又傷害了他人。可是,如果負能量是一把刀,那過度的正能量,就是拿著刀的兇手。

多謝你,on9 仔,我現在才懂,你教會我的,並不止 on9 這句粗口。正負能量這個如此難懂的概念,也是那時的你教會我的呢。

十年過去了,我好慶幸,當時面對充滿負能量的你,我夠膽拿出自己那邊的負能量與你交會,因為負負,原來真的可以得正。

Hey,你還好嗎?我很好。

 

Photo: www.telegraph.co.uk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甚麼也喜歡寫,最怕寫自我介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