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

小船

「我完全是屬於我自己了。」這是她做完第二次手術後,第一句說的話。

儘管術後傷口的痛楚是劇烈的,把她痛得死去活來,把她疲弱不堪的身體一直重覆拖拉至天國淨土與世俗塵土之間,可是,她的心志是如此堅定,她的目標是多麼的明確。那怕只是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甚至只是一刻一剎,曾感受到自己確實是一個女人,靈魂與身體是完全地配合,沒有排斥,反卻是水乳交融地連在一起,這便足夠了。一路走過來,旁人的白眼,嘲笑,無理的指責,歧視和偏見,也只是雞毛蒜皮之小事。

她說這句話時,她是快樂喜悅的,她彷彿得到了全世界。

靈魂與身體錯配是極度普遍的,在絕大部人身上不難發現,而自己有時也是這樣。這裡指的不是男女外在身體表徵,而是內在心靈上的意願跟外在行為不吻合,甚至是背道而馳。

我是一艘小船,一艘在運河中央隨主流漂流的小船。在運河裡,彷彿所有小船被同一工匠倒模製成的,全也是一模一樣。我經常在運河當中找不到自己,因為我像他,他像我,我像她,她像我。

我是沒思想的。因為所謂的思考,在運河掌舵看來,這是不重要的,也沒存在的意義。它看重的是我能鍛鍊好強健體魄,與眾多客人的體重抗衡,承載愈多的客人,換來更多的黃金,這才是意義的來源。它一直灌輸我一個概念﹕我不需要有任何思想,只要跟著主流,這便是正確了,這是無需懷疑的。我就是這樣了無目的,了無生氣漂流過無盡的光年,我是醜陋的,即使有時感覺到我腦袋有些小東西蠢蠢欲動,我便會盡快把他們殺死,因為這是錯誤的。

「拯救好的東西,消滅壞的東西。」這是她第一次因性別身份混淆接受治療時,醫生跟她說道。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真的是這樣黑白分明?黑與白的界線真的是清晰可見嗎?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應該是由誰定義,由誰審判,由誰定奪?

她感到從心深處,成為女性的慾望之火正熱烘烘地燃燒著,她多想讓火焰燃燒得旺盛,燃燒得熾熱,把那火蔓延全身,緊緊地擁抱著自己。這樣,她才確認自己是真實而存在著,因為她沒有屬於自己的身體。旁人對她的靈魂視為惡魔的化身,把其靈魂趕盡殺絕,意圖把它置於死地, 她的靈魂像孤燕般飛呀飛, 飛呀飛, 飛了良久仍找不了容身之處。

靈魂本就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外表,性格,思想生來跟他人不同,這是正常不過的事了。硬要靈魂湊合大主流,好成了大時代的傀儡,這是不合理而不道德的。這是對個人獨立性的衝擊,對個人獨特性的侮辱,更是對人類天性的強暴。

我是一艘小船,一艘個人色彩濃厚的小船。

我討厭工匠在我身上打造的灰黑白顏色,我喜愛七彩繽紛,色彩絢爛﹔我討厭工匠把我打造成纖瘦苗條的身材,我喜愛闊身微微四方的自己。我討厭工匠多次不容許外加篷頂,好讓我可多些私人空間,能大大保障我的私隱,但他竟多次以妨礙客人觀看沿途風光為由,說會大大減少生意額,損失的只會是我;我討厭工匠從不給我打造成一塊滑板,好讓我能感受激流的快感,他說這是不切實際的,客人總無比成為運河的小船多,何況隨時會賠上性命的。他反應始終如一,我就是這樣了無目的,了無生氣在運河中漂流過無盡的光年。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真的是少數服從多數?大多數人說的做的便一定是對?

「莉莉是不存在的。」這是她的前妻親眼看見她與一個男人親吻後,跟她口角時說道。那時侯,前妻一時接受不了,她認為這是錯誤的,因此極力否定莉莉的存在權利。

我是一艘小船,一艘曾害怕被工匠眼光審判的小船。

即使有時感覺到我腦袋有些小東西蠢蠢欲動,但我便會盡快把他們殺死,因為這是錯誤的。「我是小船。」「我討厭滑板。」我是這樣自我催眠,自我欺騙好幾個光年,我害怕腦海最深層的惡勢力會日加強大,所以我要先下手為強,把它們統統連根拔起,斬草除根,免留後患。即使身體說不,靈魂卻是誠實的。我愈把它們狠狠地除去,它們生命力愈是頑強,卻萌牙成長,長出花來。

她除去身上所有衣服,讓裙子緊貼著自己,她這隻孤燕忽然找到容身之所,不,應該叫作屬於她的小天地才對。她看著自己在鏡前赤裸裸的身體,幻想這是女人的身體,她喚醒了自身的靈魂,那刻,她終於是完全的,她終於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她。身體和靈魂沒有排斥,她再看看自己的雙眸,鼻子,嘴唇,五官是精緻而美麗的。她很滿意,很喜歡。

我不是一艘小船,我是一塊滑板,一塊追求自我,自我解放的滑板。

我的靈魂與身體曾是錯配至不可挽救,無可求藥的地步,工匠憑藉什麼可以決定我的去向, 憑藉什麼可以把我如泥土般塑造?我要擺脫工匠的枷鎖。我不屬於風平浪靜的運河,我屬於驚險刺激的急流,我要投奔我的世界,我要擁抱我天地的氣息,呼吸自由的空氣。

「這是我唯一的希望。」她聽了醫生做講述變性手術可致命風險後,第一句說的話。

她是笑蘊藏著多少的激動,多少的期朌。她怕死,但更怕扭曲靈魂而來的偷生。

「我不會幫助你傷害自己的。」這是她跟前妻說她想做第二次手術後,她的前妻答道。在做手術的前一天,她痛哭,悲慟地痛哭著。她很清楚大可能因今次手術而死去, 她怕死,但更怕違背心志的自殘。

「我完全是屬於我自己了。」 這是她做完第二次手術後,第一句說的話。劇終,她這隻孤燕化身成絲巾,在天空下隨心所欲,自由地飛去她的國度。

我是一塊滑板, 一塊正直奔激流的滑板。

 

文﹕歡歡

Photo: www.fandango.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