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的轉型之道

書店的轉型之道

小時候,書店對我來說只是買補充練習或者文具的地方,其後卻因為愛書而喜歡到書店遊逛。現在,相信有不少香港人覺得書店的存在並不重要,只是街上、商場裏的商店之一。不過,近年的社會正處於多事之秋,別人眼中「普通」的書店成為敏感的政治議題,無他的,敏感正是基於其出售的書籍。

不論是文字還是書籍,只要護理得宜,它們可以保存很長的時間,白紙黑字記錄世界、社會、自身的事情,所以文字和書籍是記錄歷史重要工具,也是傳承文化的重要渠道。由於它們為歷史作見證,所以自古以來的政權針對書籍、文字都有不同程度的打壓,包括明朝的文字獄、秦朝的梵書坑儒、近代的文化大革命,即使在現代文明社會,仍有白色恐怖的存在,害怕真相被公開,害怕某些思想影響別人。

眾所周知,香港書店的生存環境惡劣,如背後有大財團支持,當然不愁任何問題,例如誠品、三聯、商務、大眾、中華不就是個好例子嗎!他們的規模愈做愈大,生意好不好就不得而知,但肯定會令小書店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因為這些大書店會拉高租金,他們有能力租賃旺區地舖,但小書店呢?租金一直都是他們最大的致命傷,只好被迫往上發展,所以香港有不少特色的樓上書店,遠離噪吵的街道,甫進寧靜的書香世界。可是,轉型就可以改善現況嗎?

日本山梨縣的「品酒書店」、南加州的戶外書店「Bart’s Books」、巴黎的「Shakespeare and Company」,香港書店可以有這樣的轉變嗎?有錢就可以。彈丸之地的香港,書店生意已經難做,轉型可能是一條出路,但是此舉所須要的資金可能更多,所以香港書店大部份都會售買特色文具,或者兼營咖啡店,書店cafe就變成恆常的轉型方式。可是書店轉型是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模糊書店的焦點,變成特色文具店或咖啡店,顧客的目光可能會被那些文具吸引,又或者為了打卡而光顧,書籍因而淪為配角。

其實,香港有許多特色的獨立書店,只要細心發掘,就會發現每間書店的特別之處,雖然他們沒有獨特的裝潢,還會售賣文藝產品或咖啡茶點,但是書店的核心內容並沒有變質,焦點依然是書籍。高昂的租金、電子書的影響、禁書的問題、閱讀風氣的下降等等都是當下要面對的營商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下經營,的確艱難,可是這些小書店還是咬住牙根撐過去,他們的堅持,也就反映他們的與眾不同,拉近與讀者的距離,兩者之間的關係亦變得主動,這是商業書店缺乏的特質,他們雖然擁有大量的「暢銷」及「流行」書籍,但是卻限制了讀者的閱讀口味,令不少出色的作品和作家被忽略。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有人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感受。感受可以分享,也可以獨享。不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能夠以文會友,一樂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