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日子

逝去日子

商場的沖曬店突然貼出「租約期滿」的字句,看著店裡物品一天比一天減少,大概再過一兩天就到真的要落幕。

在剛開始重新提筆時,會好奇的跟不同的人交談,然後寫不同的商店。曾跟朋友提過想寫沖曬店,但朋友覺得舊式影樓才較有入文的價值。當時我一直想的都是這家沖曬店,想不到當我決定提筆的時候,卻是它要結業的時候。

不記得這家店是什麼時候開業的了,只記得從中學開始,我的學生相都在這裡拍,有彩色,有黑白,有時是即影即有,有時是有底片,到後來求職時的證件相,已經是加錢把檔案存入光碟了。感性的說,不知不覺中,它見證了我的成長印記。

除了大學時會在台南沖洗照片以外,其他相片,都一律在這家店沖印。我和這家店的人不熟,只是偶然才洗一次相片。猶記得大學畢業時的學士照,還是拿著在台灣拍的底片來這裡加洗。後來,求職時用的證件相都在這裡拍,還有特區護照、回鄉卡等等,嘴裡一直嚷著要去這裡拍BNO的相片,卻由於一個「懶」字遲遲未行動,想不到,它的離開比我的很動更快。

在底片(菲林)的年代,每次出門都帶著「儍瓜機」與幾卷底片,什麼24張、36張的⋯⋯當了一年TA之後,找到了老師的工作,我以極有限的積蓄,讓自己去了一趟温哥華和best friend一聚。約十天左右的旅程,可說是大鄉里出門,見到什麼都拍下來,回來的時候,大概也有五六卷底片拿去沖洗。

非數碼攝影的年代,拍了就是拍了,未到照片洗出來,你永遠無法得知效果如何⋯⋯後來數碼攝影的出現,即拍即看,可以拍到滿意為止。又後來,人人熱衷於把相片放到社交網站、修改相片的手機程式出現、電腦打印相片的科技改進⋯⋯我們很少再光顧沖曬店。

從前店裡有一台舊式沖洗底片的機器,之後店面縮小了,大型的沖洗底片機器不見了,變成新的沖洗數碼照片的機器⋯⋯

時代與科技的發展,改變著人們生活的各種模式,許許多多的行業風光不再。這家見證著我由中學開始成長的沖曬店,見證著我在求職相片上的日趨成熟,見證著我第一次去東京、去美國、去大阪⋯⋯見證著我由一間學校轉到另一間學校,一屆又一屆畢業生合照;也見證著我由有一隻犬變成兩隻犬的老街坊,卻在社會的大舞台中,悄然離席⋯⋯

熟悉的小店,開業多年的小店,一家一家的悄然離席⋯⋯換上的不是連鎖店,就是潮流產品的店。在結業、開業的更替中,我們再沒有什麼「幫襯開」的店了⋯⋯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