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敗誰之過

香港之敗誰之過

有人問,香港做錯了甚麼事,有一代人可以用一代的時間,就令我城由國際視野、執行力、生活質素到價值觀,每一個範疇都淪淊?究竟香港做錯了甚麼事,有一代人可以用一代的時間,就糟蹋了一個好地方?

雨傘革命失敗之際,我道香港人應該相信自己的力量,不應再將民主的來臨寄望在一些政治明星身上,皆因那個帶領香港走出困局的摩西並不會出現。最近,黃之鋒,周永康等人,相繼組黨參選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本來,用雨傘初期建立的名聲,組黨從政是他們的自由,亦是正常不過的政治行為,但他們的支持者,在黃之鋒的 Demosisto 成立時的多次拙劣表現下,仍百般辯護,這怕就是那種把希望壓在一小撮人身上,卻不能接受壓錯注在一批基本公關水平只是停留在學運水平之人(甚至倒退)的條件反應吧。可見,事隔一年多,不少人在經歷失望的情緒後,仍然是回到雨傘革命前的被動等待心態。

國際關係教授沈旭暉離開香港,引起熱議,說實在的,人各有志,不必強求,只不過以他今天的影響力,說一句「香港未來十年不需要我」,未免是太過妄自菲薄。彭定康臨走前留話,「香港之自由不會喪失於北京手上,而是香港部份人雙手奉上」,除了指那些拿著外國護照叫人愛中國的少數權貴,更大部份是指源於這種受六四屠城嚇破膽的妄自菲薄思想所害。今天負債累累的中國,需要香港的制度作為資本的窗口,正如沈教授所言,中國需要香港但不一定需要香港人,在這個中國大舉殖民香港之時,揮袖離去,當然是個人選擇,但未免跌進自我實現寓言的陷阱。

過去一年,有小部份人,例如參政的傘後組織,由專業人士組成的半論政組織,勇武抗爭的無名氏,都嘗試用自己的能耐拯救香港,而他們的參與,亦或多或少為政壇帶來新的討論和氣象;一年前誰能估計,本土意識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思潮。說到底,離開都不是大部份人的選項,與其妄自菲薄,或被動等待,還不如相信自己,相信群眾的力量。西班牙的群眾政黨 「Podemos」如何由下而上的群眾參與,拒絕傳統模式的政治代理人,顛覆西班牙的政治構成,就是最好的參考例子,為什麼熟讀國際視野的專家教授,不在臨走前,跟大家介紹一下?

或者,妄自菲薄,就是香港人容許一小撮人把香港弄得妖孼橫行的原因。

圖片來源:電影《十年》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