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意涵:誰為「本土」定分界?

「本土派」意涵:誰為「本土」定分界?

支持本土小店、《十年》社區放映、香港運動員揚威國際,香港人「撐本土」的聲音近來愈演愈烈。本土在社會文化層面上是身份認同,像支持充滿人情味的老店,就是在捍衛「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的集體回憶,表明我們是本土香港人。有趣的是,在香港帶動本土概念復燃的導火線不是文化界,而是政界。新界東補選本土派火速冒起,展現了政界在身份認同這課題上的動人魅力。但其實社會文化界中的「本土」概念和在政界中的「本土派」定義不一,同中有異。

數天前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李立峯教授引述學院三月份的傳播與民意調查結果,指出有超過 8% 的市民自認為屬於本土派。比較去年七月的調查仍未有本土派這選擇,本土派在短短不足十個月間就取得了 8% 的支持。我同意教授指「本土派的意涵是什麼,應該仍未穩定下來」,以及「本土派能否再進一步擴展影響力,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本土」能否由一個屬於新世代的符號轉化為一個跨世代的符號」。本土派這股新力量在其意涵仍未廣泛被定性的情況下已有如此成績,定當不容忽視(令我想起幾年前同樣快速冒起的「港女」概念)。

《李立峯:多少市民自認屬本土派? 3 月調查研究的結果》/明報/李立峯/14-4-2016 http://m.mingpao.com/pns/dailynews/

從政治取態和行為模式定義「本土派」?

要定義「本土派」,或者可先從政治取態和行為模式兩個層面去看。

在政治取態上,按進取程度排行如下(1 為最進取):

1.) 港獨(香港獨立,代價高昂)
2.) 自治(民主革新,本土優先)
3.) 維持現狀(繼續在一國兩制的框架內,以爭取民主為目標)
4.) 中港融合(重一國多於兩制,逐步放棄香港的獨特性)

至於行為模式方面,則可分為(1 為最激進):

1.) 暴力 (無底線)
2.) 勇武 (原則就是底線)
3.) 和理非
4.) 冷感

以上哪些是屬於本土派的領域?各領域又有甚麼代表人物或政黨?這是個不錯的研究和調查題目,有助於進一步分析和定義本土派的含意。

筆者牛刀小試,又東施效顰,單以自己為研究對象,進一步分析,得出一個有趣的發現。在政治取態上,筆者認為港獨和自治的理念較接近本土派,但其實另外兩者也可融入本土概念(例子將在下段引述)。至於行為模式,新東補選時因本民前參選人梁天琦的關係,彷彿把本土派跟暴力或勇武掛了勾,但若以理性分析,則會發現行為模式跟本土概念其實並不一定有關係:即若支持本土不一定代表支持暴力或勇武,也可以是支持和平理性或對政治冷感的。所以,這裏的有趣發現在於「本土派」因為政治選舉的關係被認為與政治取態和行為模式有關連,但實際上二者跟「本土」概念卻沒有必然關係。

舉些實際例子,當財爺曾俊華開始談本土,建制派鍾樹根的大型宣傳牌上也「月是故鄉明」高調支持本土,大家就可以感受到本土那股跨界別的力量。「本土」概念,俗一點說就是「萬能插蘇」,而老土一點說就是有點老掉了牙,但仍然風韻猶存的「Localism vs Globalism」的前者,而後者在香港先英國殖民後回歸中國的特殊背景下,則主要轉化為「Bigsixlism」(大陸化)。

商界的力量

另外,除了本土和親中以外,這裏要提出另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 商界。民主黨最近一反常態,高調下注,表態支持財爺曾俊華的預算案,奏起了傳統泛民分裂的前奏。財爺被視為下屆特首大熱,民主黨向其靠攏,相信是看清楚了內外形勢之舉。

筆者大膽假設中央對梁振英徹底失望,打算轉換策略,利用港人一貫奉行的商業利益主義繼續維穩,貫徹一國兩制,以對抗來勢洶洶的本土浪潮。筆者再假設中央偏向屬意曾俊華任下屆特首,民主黨向財爺靠攏,表露了他們想做執政黨的野心。立法會直選大老闆是市民,但特首選舉老闆則是黨中央。就此筆者繼續推測,或許因為民主黨自知已失去了不少市民支持,對立法會選情不樂觀,故此孤注一擲支持財爺,向中央示好;又或對傳統民主派來說「爭取民主中」這個狀態對他們最為有利,支持財爺和商界令他們可以繼續帶著民主光環,劍指民調餅中最大一塊(溫和民主派)的支持(詳見上述中大新傳的研究結果)。從選戰策略角度和目前的社會情況來看,毫無疑問,民主黨此舉是合理的。

江湖新秩序

隨著梁振英晚節不保,中央吹和風,以及本土概念的崛起,香港近年來黃藍絲或泛民建制兩極分化的僵持局面,有了新的流動機會。本土概念就像萬用催化劑,而本土派則代表了新的選擇。除了 A 餐(親中/建制)B 餐(泛民/商界)外,恭喜香港人也有 C 餐(本土派/年輕人或基層)選擇了。筆者預期在轉換餐牌的過程中,會出現不少「本土 JAMMING」的場口,例如財爺談本土 JAM 出了「要奪回話語權」,樹根談本土則 JAM 出近似「民生就是本土」的混合物。此外,也可能會出現很多電影中常見的場口,除了化敵為友或反目成仇,也有《無間道》和《古惑仔之江湖新秩序》等。香港政壇這潭混水在這幾個月會怎樣發展無人知曉,但能預料的是零售業界一定受惠,因為花生的銷量一定直線上升(忍了很久,請容許筆者在這裏 JAM 個「廢青 GAG」)。

說回正題,其實本土概念和商業市場導向都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前者植根於年輕一代或基層的思想中,後者則獲中產和商家支持。心水清的話,會發現若傳統親中力量隨梁特首逐漸褪色後,雖有本土催化劑,但也無法避免回到傳統政治上左派(反資)和右派(資本主義)的分歧。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以往因共同敵人(梁振英班子)不計前嫌而組成的泛民,現在敵人有變,昨日戰友會否反目成仇?

民主黨高調表態了,那其他泛民成員呢?激進泛民的取態應走向本土,但筆者比較感興趣的是其他溫和民主派的取態。公民黨楊岳橋在新東補選中取得十六萬票險勝民建聯周浩鼎後,表示會回應市民聲音革新泛民主派。那其代表的公民黨在這次政治版塊的移動中會選擇腳踏哪一片大陸?而建制派又會如何演譯本土概念,以及怎樣在本土和親中兩個矛盾的概念中走位和自圓其說?還有多個以學生為首的新政黨,他們又會在香港整個政治版圖中取得怎樣的席位?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將會是一場對香港前途舉足輕重的混戰,可以預期的是,當中有些政黨或政治人物會陸沉,有些會繼續離地「食老本」,有些則或會大放光茫。

耐人尋味:誰是真本土?

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道路上一路走來,誰是人,誰是鬼,歷史自有公論。而至於誰是真本土?大家或者可以從2014年范國威議員在立法會提出「本土優先」的動議,各黨派議員的投票意向中看出一點端倪。在這裏賣個關子,讀者可自行從下面這連結找出答案。

《除四票外,本土優先的修訂動議更值得細味》/VJMEDIA/陸魚/14-12-2014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

「本土」這時勢:等待英雄

雖然如此,筆者認為在整場「香港政界大地震」中,最關鍵的不是各個政黨和候選人,也不是中央,而是每一位香港市民。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跟車太貼」雖然危險,但自暴自棄等同慢性自殺,溫水煮蛙更加危險。所以謹此鼓勵各位香港市民不妨跟貼一點,以獨立思考,理性分析討論,積極為自己、為香港選取一條最合適的未來道路。

社會和政治環境換了,腦袋也要換

香港人絕對不應妄自菲薄,應該先求諸己,拋棄以往固有僵化守舊的意識形態,了解清楚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是甚麼,並且願意為此付出甚麼代價,不能單以口頭和精神上支持,而要有積極的實質行動。

至於「本土」和「本土派」的概念,則需要學者、傳媒文化及社會各界人士繼續去剖析研究,才能使本土概念在香港社會找到一個被廣泛認同的定位,從而進一步發揮其影響力。不要忽略的是,有權去定義一個概念,這行為本身就是權力的象徵,而這定義權力是屬於每一位香港人的。相反,若果社會沒有加以運用這權力,任由本土概念繼續不清不楚,既得利益者則是「抽本土水」的傳統泛民、商界和建制派。

古時「時勢造英雄」,但在新時代,筆者相信「英雄造時勢」。在新時代裏,每個愛香港、願意為香港出一分力的香港人都是英雄。本土派能否真正成為泛民和建制、基層和商界等固有兩極矛盾以外的第三力量?「本土」這時勢,就靠各位本土英雄去共同創造了!

溫馨提示:各路英雄們,登記左做選民未呀?

 

文:心魚

Photo: www.passiontimes.h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筆名心魚,是一名香港本土作家,2016年曾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直選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