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

價值觀

一‧乞丐

在母親還會牽著我的手逛街的孩提時代,她會給我一些買菜後剩下的硬幣,著我投進路邊那個乞丐的漱口杯裡。她沒解釋什麼,但潛移默化下此舉令我遺下強烈的印象,致使日後我注意到這些在鬧市中被忽視的一群——縱然不一定能幫上什麼忙。在我年紀尚小時,會覺得他們之所以會成為乞丐,也許是遭逢巨變,也許是家庭隱衷,總之令人同情。
最近與一位年輕九十後閒聊,她父母千叮萬囑不要給錢街邊乞丐,因為他們來歷不明。是的,時移世易,現在好像很多乞丐都是佯裝,甚至是什麼內地來港集團式經營,騙取市民的同情心——我們變得不再能單純地關懷低下階層。

二‧內地生
在我的中小學階段,所受的教育是叫我們如果班裡有內地來港學習的兒童,要多加照顧。小時候對內地生的看法較正面,因為他們大多是很努力很自立的一群,比本地生更勤力讀書,一方面要拼命追趕英文程度,另一方面要兼顧不少家裡事情,生活好不容易。
上了大學情況逐漸逆轉,經常有批評指內地生爭資源,那時我住宿舍,樓層內有什麼弄丟了,又或是廚房被搞得一團糟,大家第一時間準是懷疑內地生。現在呢?大家對內地生看法如何,更不用明言了吧。

三‧相親
數十年前我的母親在我的外婆一聲令下,就順從地去見了那個朋友介紹的陌生男人,毋須多說這個男人日後就成為了我的父親——在那個大家仍覺得可以先婚姻後磨合的年代裡。所以當今天母親扔了一個男人要我去見的時候,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斷言拒絕。

價值觀隨時代而改變,我是靠近九十年代的八十後,三十不到已見證著不少價值觀的巨大變遷——當然我們不得不承認,社會畢竟繁華穩定了,我們這一代所面對的變遷,已經算不上驚天動地。我母親昔日從事製衣業,後來工廠撤出香港,行業式微,她轉行在勵德邨賣海味,數年後舖頭因一些原因遷往香港仔,客路不同,為生計又轉行賣水果雜貨。在我們這一代眼中,我母親的工作經歷是難以理解的,怎麼可能在對該行業毫無認識下就一頭栽進去——但千真萬確,兄妹倆就是仰賴一間不起眼的雜貨舖養大。八、九十後始終較受保護,上一代勇於嘗試敢於挑戰的拼搏精神,我不會妄言年輕一輩(包括自己)望塵莫及,但很多時候,是高下立見。

經歷造就價值觀,在訊息流通的年代裡,各種各樣的分歧太易浮面,七嘴八舌的言論令我們過份追求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包容」變得敏感,與「妥協」一起變得模糊難分。

價值觀的分歧,到底該如何消弭?政治層面的,我沒有答案,但日常相處中,包容與互相體諒,有時凌駕於對錯。在情感的世界裡,無論是何種關係性,執著於自以為對的信念,不一定就能成為贏家。

說到底,輸贏又由誰釐定?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喜歡動漫、攝影、行山、閱讀和寫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