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自殺:反求諸己是死神的刀?

抑鬱自殺:反求諸己是死神的刀?

抑鬱自殺?筆者畢業後在低潮期都有過這個傾向。抑鬱就像突然入了黑洞,身不由己,怎樣也出不來,真的很辛苦很危險。雖然你知道身邊仍有很多值得留戀的人和事,但同時他們可能也是壓力來源,而自我要求更是死神借刀殺人的強力武器。

個人經驗,在黑洞裏的日子真的很難過,但我不想找朋友幫忙,只想困住自己,怕影響朋友。 忍不住要說了,就和家人說,結果差一點把他們都拉進黑洞,把他們弄得也將近要崩潰了,這樣我更自責。所以,我選擇了出走。我不否認,我曾經想過出走是想單刀赴會與死神搏鬥。若果輸了,身在國外,起碼不會令家人朋友太過傷心。

決定出走的時候,很多朋友都和我說我很勇,問我怕不怕。我當時有個想法,但我沒跟任何人說:「我怕!我怕再沒機會見到你們了。」本來以當時的狀態,我根本不適合出席任何 farewell 聚會,但一想到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我逼自己一定要去看看大家。在新加坡機場轉機的時候,我獨自躲在機場電影院內哭了幾小時。

不過,要治癒白羊座,一點也不難。踏入澳洲土地,藍天白雲,好山好水,令我回想起大學去瑞典那段以交換生為名,去旅遊為實的快樂日子。我想,世界這麼大,我還有很多地方未去,尋死真係太可惜了!況且離開了那個充滿壓力的城市,來到這個悠閒漂亮的地方,望著長達六十公里長的美麗沙灘,豁然開朗!(無意幫澳洲黃金海岸賣廣告)

每年到了某個時候,面對新的環境,突然會有新的想法,那個危險的念頭就和阿愁一起走了。阿樂重新掌控我腦入面的控制室,開始走上坡路。(《Inside Out》真是一部好電影,好到心坎裏)阿愁 In Charge時,我曾經有個想法:自己係順境時不停衝未必係好事,爬得愈高,跌得愈痛,在逆境時會責怪自己當時點解要搞咁多野,點解比咁多責任自己,若果時咩都唔搞,宜家咪唔會咁多野唔知點收科囉!(但同時因為責任問題,令我不斷自我審查那個恐怖而自私的「解脫方法」)

但我偏向取納阿樂的想法:正正因為喜有時,悲有時,所以才更加要在好狀態的時候多做些自己想做和覺得應該要做的事,多儲黃色記憶球,加固我的各個家庭島,朋友島,興趣島。這些愈堅固,阿愁回來時就愈難徹底破壞,因此更需要在夏天時儲多一點正能量過冬!不過由始到終我沒有責怪阿愁,因為我知道她也控制不了自己,反而我要多謝她。因為她,我順境時才沒有驕傲自滿,因為她我才可以真正成長!(完全是《Inside Out》的劇透,哈哈)

在此,我以半個過來人身分(利申:半個-因為最後我無真正做過任何傷害自己的行為,因為無勇氣和怕痛),把我的故事分享給各位學生和各位朋友:抑鬱和想自殺的人不是怪物,反而覺得佢地係怪物的人才是兇手。

陪伴,理解和幫助抑鬱者自助抗鬱才是最重要的。入了黑洞一時三刻出不來是正常的,但那怕只要有一絲微小的盼望,相信有一日阿愁會走,阿樂會回來,死神最後就不會得逞。所以雖然閒來無事,都多點陪你的朋友去玩吧!黃色記憶球不亞於限量版名牌手袋,除了獨一無二,對你和朋友來說都非常珍貴,隨時可是將來的救命良藥!

有鑑於最近大量的學生自殺事件,我建議香港教育局可以在期末考試周後、暑假前夕鼓勵全港學校播放治癒系電影(Inside Out 絕對係首選),讓學生看後討論和反思,更可製作各種工作坊,讓學生回顧自己的成長過程、思考人生目標和理想。放暑假的時候則多鼓勵他們找尋自己的興趣和熱情,製作自己的黃色記憶球,加固家庭、朋友和各興趣島。暑期作業?重質不重量。

現在香港社會有太多問題了,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互相指摘,而是要有心!有決心、信心、耐心、恒心和同理心,那相信無論是教育、醫療、政制,抑或是高鐵問題,都會有解決方法。政府作為社會價值觀的推手,責無旁貸,要告訴學生,告訴家長,告訴社會甚麼才是健康的價值觀。一個其身不正的政府,絕對是毒藥,是兇手,也是萬惡之首。

 

Photo: news.bioon.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土 本是老土
說來說去 就是一個「情」字
Localism 其實很 “Oldcal” (Oldcalis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