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轉八卦店

迴轉八卦店

晚上快十二時了,阿迪和一班朋友還在一間迴轉壽司店吃宵夜,不願回家。對於阿迪來說,夜睡只是因為不想這麼快一闔上眼就睡了,之後就到達明天了。她想擁有很多很多自由的凌晨時光,像今晚,她又可以和一班舊同學聚餐,自在地談天說地。

在燈光微暗昏黃的環境下,氣氛很好。她們四人舒服地坐在壽司店的卡位上吃宵夜,已經三小時了。

阿迪拉拉自已的長「馬尾」,有點失落地說:「時間一點一點過,不想回家,不想睡覺,不想上班呀。」

芬芬邊低頭玩手機邊點頭認同:「是呀!可惜暫時還沒有另外的出路呢。」

晴放下燒酒,忽然想起一件事:「妳們知道嗎,校草阿楠上個月結婚了,因為女朋友已經懷孕四個月了。不過他們還沒擺酒,新娘想生完小孩回復身材後才補擺,所以很少人知道這件事。」

最愛聽八卦的小蔚突然雙眼一亮:「那妳怎樣知道的?」

晴狡猾地笑了笑:「嘻,因為新娘子正是我現在公司的同事啊。」

阿迪:「這樣巧,那她長什麼樣子?」

坐在阿迪旁的芬芬撞了阿迪的手臂一下,眼神曖昧:「阿迪一定很想知道,她以前曾經和阿楠曖昧過呢。」

阿迪打了芬芬一下:「喂!」

時間踏入十二時了。她們仍沒有離去的意思。

這時,迴轉輸送帶上,慢慢轉送過來的,不是一碟壽司,而是一幅阿楠和新婚老婆登記註冊時的結婚照,他們旁邊還各自站著兩位老人家,應是他們的父母。

晴見狀馬上把照片拿下來:「就是這人,但怎會出現在這間壽司店呀?」

小蔚把照片拿過去:「怎知道,不要管了,看看能收伏男神阿楠的女人長什麼樣子比較重要吧,哈。」

小蔚望著照片:「新娘子很美,但她笑得好像很牽強,皮笑肉不笑似的。」

晴:「不會吧,我同事平常都會跟我們炫耀阿楠對她很好。」

芬芬呷了一口熱綠茶:「很難說,外表風光,不代表真相。」

阿迪:「而且新娘子的雙眼皮有點……假,像是割出來的。」

迴轉輸送帶上,出現了新娘子和阿楠媽媽吵得臉紅耳熱的幾張相片。還有另一個碟上,放著新娘子走進整容診所的相片,及小時候單眼皮的童年相。

小蔚這次手快,被她拿了照片下來:「咦,這個不是阿楠的媽媽嗎?原來是有婆媳問題。」

晴投放的的重點在另一邊:「哎呀!竟是這樣,原來她有在臉上動過手腳。」

阿迪托頭:「不知道阿楠知不知這些事?」

芬芬指了指迴轉輸送帶:「喂,又有新料送過來啦。」

這次有五張相片,上面都是顯示著一系列阿楠的短訊紀錄,全是跟朋友訴苦金錢上和將要當爸爸的壓力,但面對老婆又要強裝沒事,不能坦白心情。

阿楠有句說話很中阿迪的心情,他:「我好想她能理解我的心情和壓力,她是我最親近的身邊人,可是我知道不能把自己的期望強加於她身上。我只覺得這心情好矛盾。」

阿迪:「他似乎很擔心自己不能當個好爸爸,不能讓小孩健康地成長。」

芬芬:「大家都各自有著很大的壓力呢。」

小蔚:「嗯。像我有一位朋友,她男朋友這一年來都找不到工作,就每天待在家煲劇、打機逃避現實,我朋友非常擔憂,畢竟他們三年前才決定要一同供樓準備結婚,但說到底現在只有我的朋友單方面在吃力地出錢而已,她好想分手,但又在掙扎中。」

這時,迴轉輸送帶上出現的是小蔚朋友與另一名男子擁抱的相片。

小蔚驚訝:「嘩!」

最後,她們在凌晨一時半終於決定離去。結賬時,她們看見單據上寫著:「謝謝客人,妳們一共拿取了六個八卦資料,我們稍後會在妳們身上取回同等價值的情報,作為其他客人的飯後娛樂,謝謝。」

 

Photo: www.tokyo-koryaku.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