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辭無罪:別怕繞遠路,人生沒有冤枉路

裸辭無罪:別怕繞遠路,人生沒有冤枉路

在香港,我們常聽說「留下比離開更艱難,更需要勇氣」,是真的嗎?

「辭職可以,但要先找到後路」這職場意識形態在香港很具正當性(Legitimacy),猶如「攞正牌」的武器,可以隨時用來攻擊「話劈炮就劈炮」的「廢青」。在香港,裸辭是受批鬥的對象,裸辭彷彿比貪贜枉法更十惡不赦,裸辭彷彿是原罪。

把「裸辭」這個題目搬進通識教室,老師可能會較着重於討論「什麼是裸辭」(What)、「為什麼會裸辭」(Why)、「如何裸辭」(How)(編者按:真的需要教嗎?)(作者加按:要的,裸辭也有應有的禮貌和方法);

以及最重要的是「怎樣回答這條題目才能拎高分」(編者按:這是重點!快告訴我)(作者加按:求學不是求分數,而且我不是在寫通識精讀);

但是香港的教育和社會思維中很缺乏的一塊,是去問「為什麼不能裸辭?」(Why not!?)。因此筆者會在下文着墨於「為什麼不能裸辭?」(編者按:即係咁答都未必有高分?)(作者加按:啲編者按真係好麻煩,阻住晒SighSighSigh)。

問題:為什麼不能裸辭?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先分析裸辭的原因。根據筆者的觀察和實戰經驗(嘿嘿),裸辭的原因可歸納如下:

  • 1. 好辛苦,唔想 do
  • 2. 無興趣,唔想 do
  • 3. 人工低,唔想 do
  • 4. 無前途,唔想 do
  • 5. 老闆/上司好變態,唔想 do
  • 6. 同同事唔夾,唔想 do
  • 7. 無資源無發揮空間,唔想 do
  • 8. 好遠,唔想 do
  • 9. 屋企人養我,唔想 do
  • 10. 唔想 do,就唔想 do
  • 11. 以上全部皆是,除非全部皆非或有其他選項

筆者肯肯定上述選項已包括所有可能性,希望能以此表令大家更明白裸辭的心態。

遊戲規則已變 已無「慢慢捱上去」支歌仔

其實裸辭是對公司對社會的控訴,尤其可以視為年輕人表達不滿的抗爭方式。

現今香港社會階級流動緩慢,年輕人機會和資本貧乏,從小被灌輸上一代的遊戲規則:乖乖地讀好書,畢業後搵份好工,由低做起,慢慢升上去,好彩的話過幾年就儲到首期買樓結婚生仔,或者屋企人都可以幫你畀首期,最重要係你繼續乖乖地,循規蹈矩,穩穩陣陣,咁人生就完滿啦。

但是時代變,人物風景都改變。社會一直隨着時間巨輪在變,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也在轉變,固步自封,是走進死胡同,無法再與變幻莫測的世界接軌。「變幻原是永恆」,除此以外,筆者相信世界上再沒有其他永恒不變的定論。

裸辭的重點也是在於改變,着重的是裸辭後想追求的轉變。可是若把重點單單放在逃避裸辭前的責任,是本末倒置,不值得支持。而且裸辭也要深思熟慮,不可是純粹的任性和衝動,也要考慮到對家人和生活的影響——裸辭是需要資本的

勇敢走新路 人生沒有冤枉路

然而,若有一定資本,是否一定要找到工作才可以裸辭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心水清的你會發現這是個邏輯錯誤。喂!找到工作又怎算是裸辭呢,傻豬豬。回應引子提到「留下比離開更艱難,更需要勇氣」,有可能是真的,有些人厚面皮,不管民望有多低下也死不辭職,這是出於責任心嗎?還是為了捍衛既得利益?耐人尋味。

不過我想提出的是,對於普羅大眾,要面對社會內對裸辭與日俱增的鄙視眼光,裸着離開要承受的壓力很大,需要的勇氣也很大。而社會和政府除了批判以外,更有意義的,是去分析理解這個社會現象背後的成因,然後想辦法去改善。說到底,裸辭的年輕人當中很大部分是你們教養出來的下一代,難道你們沒有責任嗎?

裸辭,可以是黃子華說的 Detour。筆者其實很喜歡「繞路」這個概念,人生沒可能一帆風順,旅程中會有很多繞圈子的路,也有很多分叉路,每一條路不一定可以帶你去到你本來想去的目的地,但是勇於走新路的這顆心,一定會把你帶到人生的另一個境地。只要心胸廣闊,一步一腳印,人生沒有冤枉路。

(編者按:終於寫完啦?)

(作者加按:想早收工,就咪咁小家,加乜鬼編者按!)

(編者加按:我話唔到事……)

(作者加加按:叫你老闆出嚟!)

(編者加加按:Sigh……你知方丈份人……我唔夠薑裸辭。)

(作者加加加按:耐人尋味)

 

Photo: www.golden-parachutes.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筆名心魚,是一名香港本土作家,2016年曾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直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