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不廢

廢青不廢

係!我係廢青!點吖!你咬我食呀!

馬傑偉螢火蟲教授覺得自己老老土土扮文青,我則肯肯定自己是個本本土土的廢青。至於是真廢青抑或偽廢青?只能說句「真亦假時,假亦真」。廢青定義?認真考起。廢青與文青,跨代比拼,我寫少少都想扮代表嫁,但扮到先得嫁,睬我都有味啦!咁唯有都係扮拋磚引玉,拋隻炸脾出黎引大家咬呀食呀喂!

作為八十後,自覺「廢」,是因為無法擠進現今社會成功人士的一般資格門鑑:

1. 有車-有架單車算唔算?

2. 有樓-砸親個頭新起嘅算唔算?

3. 有地位或得到社會廣泛認同-被廣泛認同為廢又算唔算?

若果「成功」和「廢柴」是相對的話,那麼毫無懸念,上述三個測試我都不能過關,所以我就是廢柴青年,簡稱廢青囉。係呀!點吖!你食我咬呀!

然而,真正廢青的定義是怎樣?_,有無聽書嫁,都話考起囉。但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是作為社會裏的新一代,我們應該接受被困在上一代設定的舊有意識形態和遊戲規則中嗎?在外國,一個正值壯年的年輕人理應為目標夢想積極衝衝衝,但諷刺的在香港,很多年輕人不是自覺廢柴,無鬼用,就是想離開香港,當中更有些不幸患上抑鬱,甚至選擇了自殺這條不歸路。老老竇竇,這個社會現象,真的全部都是年輕人的自身問題嗎?抑或其實是一個有病的社會,把沒病的人當有病看,自己卻諱疾忌醫,結果令病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香港上一代的遊戲規則,其實已成為既得利益者的護身符,不是說全部規則都要被摒棄,但是當中總有一些需要隨著時代而有所改進。新一代廢青,覺得缺乏在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覺得缺乏發揮的空間,尤其是低下階層,更覺得自己彷彿被社會遺棄了。結婚就要買樓、供樓的意識形態,把很多想結婚的年青人逼得喘不過氣來,因而決定推遲結婚計劃,挨多幾年騾仔儲到首期先再算。高地價政策,變相成為了政府控制年輕人思想和行為的工具,讓他們忘記了若果降低一點和放低一些生活要求和包袱,廢青也可以追夢,也可以自強。而我相信,香港很多廢青都是偽廢青,廢青若自強,廢青不廢,可以很有潛質,很有爆發力,好叻呀,好犀利呀!

偽廢青的神髓在於叛逆的精神與反主流的勇氣,不甘被社會打壓,亦不甘與社會一同淪落,雖然被主流視作有病,仍然大膽試用偏方拯救社會,很多時改變大眾的都是小眾。的確,當一個社會病了,沒病但被認為有病的人往往才是最清醒的。有時候我會想,抑鬱症等都市情緒病究竟是真病,抑或只是舊社會看有較高自我要求的人的有色眼鏡?

毛記電視萬千呃 LIKE 賀台慶被主流民意插到飛起,不過在批評之前,有多少人願意花心機時間,用心感受和欣賞這班年輕人在背後付出的努力?又有多少人願意放下有色眼鏡,先不要針對台前幕後對做 LIVE SHOW 的經驗不足,而去細心聽聽這班有心人想藉這個 SHOW 帶出的聲音?

羅若 OFF 說:「咩都中意恐懼的人,本身就係衰」;司棋姐說:「大家都唔中意老土,但唔怕老土,肯做,又做到,一定有人睇得到」;崔建芒說:「世界太多選擇,是我們離棄電視,抑或是電視離棄了我們?」;趙學而唱:「每夜八點客廳內團聚」到「我何以睇半齣就疲累」…… 當一個唔係電視台的電視台為了在香港電視史上留下一條毛毛,付出努力帶出香港人的心酸和心聲的同時,真正的香港電視台又在做甚麼呢?一個字:僵!

筆者一直覺得最好的教育方法是恩威並施,俗點講是「一啖砂糖,一啖屎」,簡單講就是應罵得罵,應讚得讚,不應該一棍打死成個 SHOW。不過筆者知道不需要為眾毛毛憂心,因為廢青不廢、自強不息和打不死的精神,已隨即體現在腦細和阿明的優質白咖啡廣告上。

當主流不斷在講錢錢錢、經濟發展乜乜乜的時候,竟然有班廢青戇居居默默地為香港本土努力創製新一代的集體回憶,不介意可能蝕本,不介意可能撞板,不介意比人睇死,由一張紙和幾條毛的雜誌,到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默默做起…… 他們代表了年輕一代真偽廢青的大無謂新香港精神,嘗試拾起社會崩壞的碎片,重新拼揍出新一代的文化身份認同。這班偽廢青正正就是社會的新希望。

廢青不廢,小眾終有天可能變為大眾,非主流可能慢慢成為主流,然後隨著時間巨輪不停輪轉,汰弱留強不斷的交替循環,社會才能保持積極的流動性,讓我們的下一代都能看到希望。

 

Photo: 毛記電視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筆名心魚,是一名香港本土作家,2016年曾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直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