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上一代的念

悼上一代的念

「歷史」是令人糾結的課題。

要認真檢視「歷史」,除了單純地將其了解為「過去的事件」之外,我們亦要明白它的幾個層次。「歷史」除了可以是我們的親身經驗的「過去」之外,亦可以是我們透過文字或影像紀錄(大部分是由第三者陳述)所了解的「過去」。對於親身經歷的人,「過去的事件」是「事實」。但對於透過文字,影像紀錄去了解事件的人,「過去的事件」是第三者的陳述。因此,就算是對於一件事情,親身經驗和透過第三者陳述去了解的人,會有不同程度,甚至截然不同的感受。我們暫且稱之為「感受歷史的落差」。

了解這個道理,就能理解到年輕人對於六四事件的感覺。當然,理解並不等於認同。但我們亦可以了解到,提出「悼念六四應該有句號」的學生,並非喪心病狂,而是因為上述的「感受歷史的落差」。今年的大學生,已經是九七年出生的年輕人。他們對於六四事件,自然缺乏個人的體驗。我們的大學生是有獨立思考的人。正因為這樣的原因,他們對於日漸口號化的悼念活動産生一種距離感。批判思考的訓練,正正就是教人不受口號式的宣傳所影響,要獨立的透過客觀的資料和分析,然後得出答案。年輕人提出「悼念六四應該有句號」,正好反映了對於上一代處理六四事件的不足。親歷六四的一代,在激烈的責怪年輕人的之前,是否也應該回望一下,我們是否對於當初「薪火相傳」的承諾做得不夠,是否自己交棒的不足,才令年輕人未能接棒。

可惜的是,時間沒有站在親歷六四事件的人的一方。隨著時間的流逝,世代的交替,社會的集體感受一定會被沖淡。今天年輕人的表態,反映了這個時間上的臨界點到了。要解決「感受歷史的落差」,就要做好歷史資料的保存和傳播,令年輕人充分的了解到當年所發生的「歷史」,才能拉近兩代人之間的距離。一味責怪年輕人,說他們反智,說他們「本土」思維上腦。然後呢?對於六四事件的歷史資料傳播,大家撫心自問,究竟做過多少?早前六四資料館被打壓,我們有好像今天一樣大聲疾呼嗎?難道這個兩代人之間的落差,我們完全沒有責任嗎?

我想重申一次,筆者並不認同大學生的觀點。但我們也應該理性的思考一下,究竟是什麼環節出了問題,才令兩代人的立場,有如此巨大的落差。我們應該要做的,是思考往後我們該如何走下去,才能令年輕人能夠逆地而處,令他們明白六四的真相和是非,令他們明白到悼念六四在年輕一代之間的價值。否則兩代人的落差只會不斷增加,而我們亦只好不斷的強求他們,悼一場上一代的念。

 

Photo: 2009年由維園出發的六四悼念遊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