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曲而已,why so much hate?

異曲而已,why so much hate?

港大學生會會長的「句號論」先引起嘩然,後招來口誅筆伐,高高在上的律師博客更豪言「不用再對學生領袖客氣」。

八九六四也好,雨傘運動也好,大人無勇氣做、無能力做、無時間做的事情,學生和年輕人來做了。做大人的,自己做不到,起碼會聲援和守護學生。北京如是,香港如是。

面對今年的悼念六四,學聯退支,港大會長說要劃個句號,樹仁編委說大人是龜公。學生會不代表我,學生報不代表我,看看學生做些甚麼出來才再罵也未遲。

各院校學生會各自舉辦論壇,討論追求民主的抗爭應如何繼續;學生會以外,有人擺街站重現屠城景象、設連儂牆;有人自發編舊曲新詞,出錢出力出器材去報哀音,在社區以音樂喚起市民對屠城慘案的記憶。維園以外,以六四為主題的學生活動遍地開花,你說,這班 1989 以後出生的青年有沒有忘記歷史、畫上句號?

跟大隊進維園點蠟燭,「接好民主棒」,不費吹灰之力,還可以得到大家掌聲鼓勵;落手落腳搞論壇 book 場宣傳請嘉賓找器材一腳踢,倒是做到身水身汗。大人不欣賞這種自發的薪火相傳不止,還要痛陳年青人的不是,罵他們不尊重歷史、忘記歷史。難道只有民主女神像手上火炬傳下來的才是正印薪火,遍地燎原的是不獲祝福的野火?大家都有團火,不要分得那麼細嘛。

孔夫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學生寧願留在校園以其他形式悼念六四而不願去維園,大人的反應竟然是痛陳學生的不是,而不是自省二十幾年來有甚麼做得不足,令年青一代不肯接好自己交下來的民主棒。

有讀者以去喪禮作喻,說不應因為靈堂很糟糕、喃嘸佬把聲很惡頂、家屬很討厭,而不去喪禮,因為那是對死者不敬,去維園是出於尊重、良知、銘記。港大會長不只是說了一句「畫上句號」,而且就學生會將在校園舉辦的活動表示「默哀儀式已代表向六四亡靈致敬,認為點蠟燭沒有必要」。你說,她有不尊重、不銘記嗎?

大人高呼「結束一黨專政」,年輕人也高呼「結束一會專悼」。六四燭光控訴有多強,我不知道。悼念兩個字都從心字部,有心最緊要。有了這個心,就會找方式表達。如果年青人為顧全客客氣氣、不得罪大人,而口不對心去參加燭光晚會,那跟見到國旗要擠眼淚的愛國教育有甚麼分別?

一黨專政是暴政,香港每一代人都知道,(多多少少) 都想結束。五六十後被文革震懾,七八十後見證八九民運,九十零零後在香港赤化的陰影下成長,所以每代對共產黨暴政的認識和反應都有不同。

年青人質疑香港憑甚麼「建設民主中國」,認為從「本土優先」出發思考民主之路更實際,老實說,我理解。即使香港人成功為「同胞」爭取了民主,天掉下來的民主成效如何,還要看人配不配。十幾億「同胞」只當香港是藥妝商城、平價醫院、出國跳板,他們當中有幾多個是盼望中國也會有香港(曾經)擁有的民主和言論自由?不配有民主的人,你身水身汗去為他爭取,隨時被反咬「阻人搵食罪大惡極」。

大家都是爭取民主、為香港著想,不是應該槍口對外嗎?大人們痛罵著學生和年青人不尊重「權威」,六四悼念都失焦了,「邊個最開心」?

 

Photo: 2014年5月,學生在街頭報哀音 (蘋果日報圖片)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