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上的白色鹿角

頭上的白色鹿角

早上七時,手機如常響起鈴聲,但今天是 Emma 的 Happy Monday,因為今天 Emma 補假,不用上班,不過她忘了關掉手機的響鐘功能。在三十分鐘後,手機鈴聲反覆響起第五次後,Emma 終於甘心起床,在入冬應該賴床到天長地久的時份,走出溫暖的被窩,再次進入這個現實世界。Emma 睡眼惺忪的走進洗手間去梳洗自己。「唔……鹿角。」鏡子中的 Emma,九成的模樣都跟昨天一樣:鵝蛋形的臉龐、圓大的雙眼皮眼晴、眼晴下的兩顆小痣……只是灰綠色的凌亂短髮上,長出了一對白色的鹿角……對,是白色的鹿角。

Emma 定晴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沒有太大的驚訝,因為她覺得肯定是自己沒睡醒、睡眼紛花罷了。Emma 伸手摸了摸頭上的鹿角。唔……是摸得到的,就毛茸茸的觸感…… Emma 瞪大雙眼,開起水龍頭不斷用水潑醒自己。再次睜開雙眼,Emma 頭上依然長著兩隻白色的鹿角。她嘗試拉了其中一隻鹿角一下。「喔,很痛。」她馬上衝出房間,走向大廳尋找媽媽和姐姐的身影。Emma 驚訝得只能打開嘴巴,臉卻表達不出任何表情。Emma 媽媽的頭上長了一對黑色的兔耳朵、而 Emma 姐姐的頭上則長了一對藍色貓耳,看上去像普通的髮箍而己。

「媽咪、姐,妳們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嗎……」Emma 試探地問,她可不想被當成瘋子。「沒有什麼不對勁呀。」Emma 媽媽和姐姐同時異口同聲地說,可是語氣直快得很奇怪,但 Emma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喔,是喔,哈哈,當我沒說。」Emma 笑笑帶過,然後拉開椅子坐下,今天的早餐很豐富喔,有培根芝士蛋餅、蕃茄湯通粉和沖了 Emma 最愛喝的巧克力。「好吃嗎?」Emma 媽媽問。「好吃呀。」Emma 真心覺得媽媽煮的早餐好好吃,雖然她今天長了對黑色的兔耳朵在頭上。「喔,巧克力有點燙。」Emma 摀住了嘴巴。

星期一放假,在下午六時前,Emma 是約不到朋友出來的,不能看到其他人的情況如何,於是 Emma 打算獨自一人出去逛逛,看看這城市……還是自己怎樣了。Emma 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針織冷衫、墨綠色圍巾和深藍色長裙出門,一踏出電梯,她看到了大樓保安的頭上長了熊貓耳、大堂的人頭上都長出了各種動物耳朵、街上的人也是:大象耳、狗狗耳、狸貓耳、斑馬耳等等,但從大家表情看起來,還是一切如常,沒有一絲異樣。或許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吧。而且大家都長「耳朵」,只有 Emma 的是鹿角而不是耳朵。她忍不住望著一名大嬸的斑馬耳望到發了呆,還被那位大嬸狠瞪了一下。

晚上七時,Emma 約了五位舊同學在餐廳聚會。而那五位舊同學頭上都長了大小統一、但顏色不同的鹿角:粉紅色、湖水藍色、葡萄紫、草綠色、橘色的鹿角。Emma 莫名的感到安慰,她覺得自己不孤單了。「你們……」Emma 指了指自己的頭上後,繼續說:「有看到什麼嗎?」其中長了粉紅色鹿角 Anna 最先開口,斬釘截鐵說:「沒有啊。」,長橘色鹿角的 Kelly 也附和:「沒看到什麼,Emma 妳頭上有什麼?」,但,湖水藍色鹿角的 Kay 說出了:「鹿角。有一對鹿角,我的頭上也有。」Anna 忽然生氣:「妳幹嘛說出來啊。」Kay 也忍不住回嘴:「是事實呀。我悶了一整天了,明明大家都發現頭上的異樣了,但又戰戰兢兢不說明不是更奇怪嗎?」Anna 爆發:「這麼奇怪的情況,有誰敢第一個說啊,如果人人的頭上都長了東西,每個人都這樣,那就代表是正常的啊。」Kay 也生氣了:「不正常就是不正常,不是每個人不出聲就會變正常的。」Anna 大吼:「點明了大家會更害怕好嗎……」

餐廳內的客人聽到她們的吵罵的對話後,開始一桌桌付款走人,餐廳的人數變得零零星星。長草綠色鹿角的阿儀也開口:「其實我一整天都好害怕,但大家都看起來都很正常,我就更覺得無助……」。「那我們要怎樣才好?」Emma 問。而這時Kay頭上的湖水藍色鹿角卻漸漸變得透明……然後消失了。「啊,Kay 妳的鹿角消失了。」Emma 驚嘆。長葡萄紫色鹿角的阿清問:「那我頭上的鹿角呢?」。「阿清妳頭上的鹿角還在啊。」Emma 說完後過幾秒,阿清的葡萄紫色鹿角也漸漸變得透明……然後消失了。

Anna 發現令鹿角消失的方法,所以大喊:「我頭上也有鹿角!我頭上也有鹿角!」只要坦誠,就沒事了。

 

Photo: www.gurl.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