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溝絕望的死水嗎?

香港,是一溝絕望的死水嗎?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用聞一多的《死水》形容香港,脗合嗎?

偉大的林鄭司長,還嫌香港未夠荒謬,說「制度問題,無人需要負責」,荒謬嗎? 但近年發生的事告訴我們,香港已確確實實變成這樣了。

城大塌天花,一間香港的大學學府發生這樣的事,已是萬料不到,事故之後連一句道歉也沒有,反而急急腳成立調查小組,學校與承辦商繼續互相推卸沒有入圖則的責任,然後趁香港人善忘,大事又準備化小。

無數市民飲鉛水,報告結果是集體失職,但是無人需要負責,所以香港人就要繼續飲鉛水,繼續血含鉛超標,繼續飲到千秋萬世。

瑞士新鐵路落成,是全世界最長的隧道鐵路,由蘇黎世去米蘭,穿過阿爾卑斯山,車程只是 2 小時,用了 120 億美元,大約 900 幾億港幣。反觀高鐵,只不過係香港上大陸,已經了八百幾億,超支超到失控,中飽私囊也是肯定的,解決方法是繼續要香港人埋單,繼續沒有人要負責。

機場三跑,空域問題還未解決,就要急著撥款上馬,又要千幾億,一個發展太空的價錢,結果呢? 又要加離境稅,又係香港人埋單。

七警案,拖了一年有多,有片有相,證據確鑿的情況下也敢否認說片中並非本人,集體失職是不容置疑的,這班人身為警察,背棄公義,公然說謊,明顯也不願為自己犯的錯負上刑責。

今時今日,香港還有希望嗎? 我不知道。不過,「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問心,你甘心嗎?

 

Photo: harindabama.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廢青一名,醉心填詞,欣賞林夕老師的細膩感情,喜愛方文山老師的詩情畫意。以字發聲,月旦春秋。不想在沉默中滅亡,深信堅持才有希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