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老屎忽:離題的代價

得罪老屎忽:離題的代價

網媒,像個愛新鮮健忘的青年人;紙媒,像個含蓄念舊的老年人,對於社會來說各有其價值。

後生仔女愛一時刺激,愛速食,重視資訊內容的量與速度;老人家愛恒久穩定,愛慢活,重視資訊內容的質與情感。紙媒與網媒最大的差別正正就在於,網媒是健忘的,但不論老幼,人有時候總想實實在在的被記住。

紙媒就像「阿嫲係老人」一樣,終有日離我而去,但阿嫲這個社會角色,是不會消失的,因為會生兒育女的年輕人隨著悠悠歲月,終有天會成為阿嫲阿爺阿公阿婆。

對時間累積與流逝的感慨是老中青三代的共同體驗,是無法取締的。所以人對紙媒總有種不解情意結,就如大台每套劇集都要有位長者坐陣一樣,除了因為劇情所需外,也是情感的慣性。「我煮個麵過你食呀?」一定要李司棋說才有 feel,楊思琪說的話我會覺得怪怪的,但廿年後呢,大概楊思琪說也會有 feel 了吧。

紙媒也代表了一種身份認同。網絡作家和作家的分別在哪?敷淺的我會認為只是在於一本書,就像毛記電視和無線電視的分別在於一個牌和一個波(大氣電波)。這差異涉及身份認同的正當性,說到底又是一種情意結:大眾始終覺得紙媒代表了一種權威,小眾終究都想得到老一輩或大眾的認同,這一點在之前評毛記台慶時已討論過。所以我以偏概全的認為,大概不少網絡作家都會有個出書夢吧!因為只有這樣才正式代表他們是受認同的作家(應該係)。

將以上邏輯套用於紙媒與網媒的討論,可以發掘出二者合作的關係:網媒的出現令紙媒有轉型昇華的空間。就如健康的晉升階梯,低層初生之犢就讓他們去跑新聞,求快求量,編輯等較中層就求精求準,保證新聞質素,而總編或公司高層則應求質求進,少卻了日常運作的羈絆,他們可致力促使行業的健康發展,並捍衛核心價值。新聞,就讓網媒去跑,但整個新聞行業的道德價值觀則需要有經驗的紙媒去把關,去承傳,去昇華。想到這一點,早前明報安裕事件又怎能令人不感慨?為老不尊,又怎能得到尊重。

最後忍不住扯開一點話題,談談為老不尊。

長者或年資高的員工,因經驗豐富而備受尊重看似合理,但絕不是理所當然。「老屎忽」何故神憎鬼厭,是因為他們脅長者之名,卻無長者之實。他們憑制度賦予之權力「也文也武」,卻無真材實學以德服人,是為毒瘤一枚(痔瘡),阻住地球轉焉,除之而後快也。真正令人敬重的長者是長青,老而不 out,心態永遠開放年輕,終生學習求進。他們的經驗不是虛名和屏障,卻是核心價值的盾牌,以及與年輕人溝通的橋樑。

各位年輕人,歲月不留人,我們無可奈何總會變成阿叔阿嬸,甚至阿嫲阿爺阿公阿婆,但是好變唔變,千祈唔好變成老屎忽啊!

老海鮮編者按:想點呀你,你篇文結構鬆散,文風怪異不一,東拉西扯,開頭好地地,臨尾離曬題!一係幫你斬件,分兩篇文另上?

筆者按:我知我諗到咩就寫咩太任性,但今次可唔可以由得我?我想係變成阿嬸或阿婆之前稍為任性妄為番少少。

老海鮮編者加按:正一廢青!寫嘅文都廢過人!無得救嫁啦你!

筆者加按:好意心領,但千祈唔好救我,我驚醒番之後發現無左粒腎。呃…若果無咩特別嘢,我出番去瞓覺先啦。

十個小時後…… 筆者加加加按:啊啊啊啊媽啊,我條盲腸呢?

神秘人:嘿嘿嘿……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快來試下這味炸大腸,新鮮炸嫁。

 

Photo: trad.cn.rfi.fr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土 本是老土
說來說去 就是一個「情」字
Localism 其實很 “Oldcal” (Oldcalis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