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離教者自白

六四離教者自白

平生只去過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一次,就在中六去美讀書之前。之後雖然六四都不在香港,但對這個話題萬般執着。六四不只是歷史問題,還是個道德問題。當年學生為民主自由枉死,不悼念還是人?

十幾年前,大陸人還未大規模進佔香港,大陸人不易遇到,反而是到了美國才接觸多了大陸人,每當談起六四,聽到的不是 CIA 收買學生之類的陰謀論,就是不置可否,彷彿六四和他們無關。那些年,年少氣盛,很熱衷去辯論,不過現在回想,講到尾論點其實只有兩個:你們被洗腦,真相在香港。學生為價值枉死,你們不悼念很自私冷血,但我大人有大量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總之香港人最清醒,係最無私的品格高尚人種,傲視被壓逼的大陸同胞。

無可否認,當時的我還相信民主中國係萬劫可解的配方,垂範亞洲建共和。只要中國有民主,中港關係自然和睦,甚至兩岸統一也會水到渠成。六四晚會唱了這麼多年「龍的傳人」,黃皮膚黑眼睛寫中文的我,不是「中國人」是甚麼?

如果不是 2008 北京奧運,也許我還會這樣「中國人」下去。當年奧運聖火傳遍全球,中國人對藏人的打壓亦都傳遍全球。香港有陳巧文舉雪山獅子旗而被北京支持者施襲,矽谷就有公司因為 lunch menu 出現名為 Free Tibet 的菜色,而被中國員工群起文鬥,事件幾乎導致有人被炒。親歷當時中國員工和同情藏人同事之間的筆戰,目睹平日對中共無幾句好話的「平民百姓」,個個都中共外交部上身,重覆着中國統一大晒,全世界都欠了中國的老調,殺氣騰騰。這幾日的電郵 can’t be unseen,我肯定我不是「中國人」。就算當時未有 Hongkonger、Hongkongese 等字都好,我寧願話自己 come from Hong Kong。

2009 年六四前夕,突然出現一批六四 deniers,重覆着中共粉飾真相的老調:六四無死人、李卓人上京派錢、學生有武器、學生有打軍警、CIA 係幕後黑手之類。這些固然有違史實,但在美國聽大陸人講得多,見怪不怪。令我吃驚的,反而是一眾學運支持者的反駁:學生純粹自發,全無外國勢力架入。學生絕對和平、因為學運當中使用武器或主張用武之人,全都是軍方派來的鬼。這些反駁不見得比中共尊重歷史,這些所謂目擊者憑什麼肯定學運當中,學生動機純潔,偏執和平,否則就是軍方內奸?更重要的是,就算八九學運當中牽涉中共權鬥,是否代表八九學運「變質」,不再值得悼念,不再值得要求中共平反?

這年開始,慢慢開始明白,六四不是歷史,而是宗教。支聯會對六四的論述,容不下與教義有半點出入。為了增強中共出兵屠城的道德感染力,不惜將當年學生重塑成港人接受的零瑕疵童男童女,比學民思潮更 pure 更 true。為了配合民主派的政治路線,當年學運必須和平。支聯會和泛民主派,體現了「六四教」的政教合一。

導人向善的宗教,教會也可以腐敗無比。支聯會壟斷「六四教」詮釋權多年,每次晚會例必嗌足成晚「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主要成員平日自詡勿通匪類,連回鄉證都無,但在 2010 年政改重要關頭,竟然走入中聯辦接受共匪招安,合理化立法會功能組別,功能組別千秋萬世成為事實。其後港中矛盾漸烈,泛民政黨卻寧願鞏固新移民票源而離棄香港人。雨傘革命當中,更嘗試以六四為例,恐嚇港人不會挑戰中共,區區十一升旗禮都要圍上人鏈保護。「六四教」不再導人向善,被利用為港人對抗殖民主的心魔。比喻支聯會為向中共獻上無知港人的「龜公鴇母」,中肯之至。

活字印刷突破教廷對知識壟斷,最終激發宗教改革,天主教不再一言堂,信主不必靠教會。互聯網突破傳統媒體的封鎖,令六四討論走出支持反對中共鎮壓與否的二元死局,回顧六四未必要入維園進貢支聯會。要來的始終要來,對支聯會的大清算,無人能避。繼去年學聯缺席支聯會維園燭光晚會之後,今年各大學學生會更進一步,索性全數缺席,用自己的方式紀念屠城,用自己史觀回顧歷史,思考出六四對自己的意義。命運自主,由思考自主開始。上一代香港人被中共嚇到瀨尿移民,新一代香港人勇敢面對中共真身,區區支聯會又算甚麼?

 

Cover photo: 八九民運時,民主女神像一度和毛澤東像相對而望。(Source: theguardian.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香港人在矽谷。從前有個港燦諗住速去速回。有一日,佢發現自己已經 end up 喺灣區 for good。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