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砸了大台,之後呢?

《天安門》:砸了大台,之後呢?

柴玲,白羊座,坦白說,看畢紀錄片後對她的印象不太好。她有白羊座的感染力與正義感,但是她的眼淚在鏡頭前顯得有點廉價,她衝動易變的性格也使她顯得不夠成熟。片中看得出柴玲心裏其實很矛盾,但心水也很清,她說:「有些廣場上的學生本身的民主素養很差…有時會我會想這些中國人不值得我為他們奮鬥…… 這些說話我不敢在廣場上與學生說…難道我要跟他們說要他們用鮮血喚醒民眾……」

「革命是少數野心家和情緒化大眾的結合」,作為一場民主運動的領袖,撇開動機的正當性,有野心有追求是顯然的,但太過情緒化絕對不是好事。在情緒化群眾激情的氣氛感染下,領袖若也過份激動熱情,很容易因沉醉於盲目的自high個人崇拜而扭曲初心,所以民情愈激動的時候,優秀的領袖愈要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理性冷靜。

鄧小平在中國經濟改革上無疑是個出色的領袖,他吃過絕對權力的苦頭,因此積極推動中國經濟改革,可是在另一邊箱,絕對權力卻成為了改革和他自身地位的護身符。拿著舊式武器,他卻希望能以改革者的身分在歷史中留下好評,可惜他的如意算盤被六四事件徹底破壞了,然後他想運用絕對權力抹去這歷史污點。而令中共領導人不能為所欲為,正是毋忘六四的意義。

推倒大台,砸了以後呢? 另一點值得反思的是,因著不滿當權者獨裁而聚在一起,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自己卻也同樣在奪利爭權。當年的學生們只重視與政權對抗,卻忽略了如何建設民主,這樣拆大台的抗爭只會是個沒意義的循環。

「用你要打倒的對象的手法去打倒你要打倒的對象,結果是你只會再被打倒一次,何必呢?」候德建又說:「如果我們用謊言打擊說謊的敵人,只是滿足了一時泄恨的需要,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你再也無力去打擊敵人了。」所以怎樣保證新上台的政權不會重蹈覆轍是更有價值的討論。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是中國改革「摸著石頭過河」的壞習慣,談民主的同時,國家領導人與人民的智慧和素養十分重要,沒有反求諸己的心,一切只會原地踏步。中國學生們走過的路,不論你覺得有沒有義務建設民主中國,也是香港人可以從中學習和思考的。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筆名心魚,是一名香港本土作家,2016年曾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直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