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的使命

本身的使命

這兩星期腦火山又爆發,思考了很多東西:人生意義、死亡、恐懼、成長家庭、自我價值、獨特性、自己為何物等等……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使命存在於世上。這個使命不存在於社會的主流價值,不在於他人的目光,不在於外在的比較。單單在於自己的本質,獨特的本質,只有你能走你自己的路。

無需因為害怕被取代而死守,無需要拚命向外抓著認同去建構自我理想形象,無需被金錢、社會價值去限制,由出生那刻,那個「使命」已經穩妥在自己的心裡,等待自己一步步去發掘、打磨,所以是容許有發現和消化的漫長過程,需要時間,需要空間。認同人的內心都是非常害羞,又尷尷尬尬。不過人有時不是太急進地想看透內心,就是過於逃避,所以步調好難掌握,有時索性自欺,較快,但又不甘心。

有人形容,如果自己是一隻鳥,就安心、自在做回一隻鳥,在天空飛翔,而不是強行苦練游泳,或誤以為自己是條魚。有時在社會生存,打一份令人迷茫、連說出職業名稱也有張力的工作,活在被物質、慾望包圍的世界,愈忙亂愈缺乏,就像不小心掉入大海中的一隻鳥,鳥又怎能在海中生存,所以日復日的苦苦掙扎。

其實「文青」為何物?「文青」泛濫到現在人人都是文青。「寫作」是虛幻的理想形象,還是真實的興趣、專長?是與生俱來的本質,還是幻想出來的假象?

帶著複雜的心情回看以前的故事文章,無論文筆、內容有否遺憾,現在的自己在文壇有否成就,都真心感動。寫作過程是好開心。開心到只能用「好開心」來形容,額外的形容詞都是為了展現文筆的堆砌。

因為讀書時期只有中文科成績較突出、亮眼,所以自卑的自己惟有不斷緊抓著這份虛榮感來支撐自我價值,直到現在。但同時也容易忘記,在一次作文功課中,寫作過程的單純滿足感和快樂,是好開心好開心的。

其實「文青」為何物?或許其實我不是文青,事實也許如是。但文字是我的 soulmate,確實與我靈魂很敏銳地連繫在一起,那份感應就是獨特。

回顧一件事的初衷,好像形容到回顧一段愛情關係似的。自覺會愈來愈形容得煽情、悲壯,而且沒有結論。反正開心的話,就堅持一直寫下去。做同一件事,但心態不一,整件事的意義已經有震撼性的截然不同。去到這一刻,我仍然相信自己寫出來的文字就是我的獨特及本質。

 

Photo: www.jkscommunications.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