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的下午五時半

星期一的下午五時半

時間踏正下午五時半,知穎的偏頭痛又再次發作。她馬上從包包裡翻出藥油,再拚命把藥油往頭上揉,狹窄的琴房充滿著濃郁的薄荷藥油味。一被這種味道包圍,知穎就會安心下來一點。

每逢星期一,只要一到下午五時半,知穎就會渾身不對勁,頭痛啦,又會心跳加快、手心冒汗,很不舒服。時間大約會持續十五分鐘,她已看過醫生,而醫生只說她壓力大,身體並沒有任何狀態。所以編課堂時,知穎一定會把星期一五時半至六時的時間騰出來,空白半小時,到六時後再開班教授學生。知穎坐在白色的琴房裡閉目養神,雙手握緊,呼吸加重。她只想這難捱的十五分鐘可以快點過去。

知穎當鋼琴教師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她想過請辭無數遍,可是因為找不到別的工作而多次不成功。她也只好無奈繼續現有的工作生活。知穎小時候五歲便學習鋼琴,她爸爸說過:「要學一技之長,就學彈琴吧,就算將來成績不好,讀不了大學,也可教人彈琴謀生。而且說起來也是教師身份,感覺蠻好聽的。」。而的確,知穎考不入大學,中七便出來社會工作,在琴行內當個鋼琴教師。或許,她是要感激爸爸的,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工作才好。可惜她達不到感恩的心態。

一開初學琴知穎覺得很好玩,但後來知穎就發現自己並不熱愛彈琴。讀書生涯裡,她每天都要在做完功課後練琴三小時。她爸爸為她買了一部二手琴在家中,在那三小時裡,她不斷彈奏同一歌曲,一次又一次的。知穎爸爸也會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她說:「要努力點啊,將來吃飯就靠這專長的了。」那時她不明白,為何小孩時期的她,已經要為自己將來的工作方向作打算。現在的她也不明白,為何爸爸會覺得彈得一手好琴就能有份好工作。

小學時期的知穎,每天下午三時半下課,做功課用了兩小時,到了五時半,就是她練琴時段的開始。知穎的媽媽也會坐在她旁邊聽她彈琴,若然彈錯了,媽媽就會眉頭一皺。雖然只是極微小的動作,可以敏感的知穎還是留意到了。這個小動作深深烙印了知穎的心裡頭。只要一和媽媽吵架,她的腦海就會浮現媽媽眉頭一皺的討厭模樣。是因為這樣嗎?現在一到下午五時半,她便想起小時候的壓力,所以就會如此不舒服?可是為何是星期一?

-------------------

知穎突然張開雙眼,她發現她身處的地方並不是剛才逗留的白色琴室,而是一片無盡的黑暗。她就躺在一片無盡的黑暗中。她馬上起身站起來。太暗了,伸手不五指的那種黑暗。她就靜靜的站在原地,因為這個情況已出現無數次,所以她的內心很平靜。她知道之後她就會開始聽見大吵大鬧的尖叫聲、和哭喊聲。

果然,四周開始傳來歇斯底里的尖叫聲,不斷發瘋地叫喊。一開初身處這片黑暗中知穎會很害怕,她會摀著耳朵,很抗拒聽到那難聽又吵耳的叫喊聲。久而久之,知穎開始覺得這份恐懼已經是「老朋友」了。

知穎認得出這把聲音。之前知穎有一位女學生,彈琴的天分不算高,但真的很努力學琴。平常那位女學生的性格表現和行為都很正常,可是某一天莫名其妙的,女學生就像斷了線似的發瘋了,不斷指著知穎大罵,又大哭大喊的。原因好像是……因為知穎在她彈錯一個音時皺了一下眉頭。於是,女學生就發瘋了。一開始知穎都有退讓好言勸她冷靜,豈料女學生愈來愈歇斯底里,還在拍打鋼琴,弄到其他職員也要過來幫忙。

知穎望著女學生發狂的醜態,她想起自己也曾經這樣子過……當她與父母吵架時,她知道自己也是這副可怕的模樣。知穎媽媽曾經在她發狂時說過:「妳看看自己什麼模樣。」。知穎盯著女學生,女學生更加瘋狂大喊:「妳望什麼啊!!!啊!!!」女學生睜大雙眼和嘴巴。知穎望著女學生,心裡有股莫名的恐懼與羞愧……她只用冷冷的聲線跟女學生說:「妳看看自己什麼模樣。」然後,女學生受到刺激又再逼近知穎,雙眼通紅的女學生,像隻可怕的怪獸深還好有其他職員幫忙擋著那女生……

-------------------

知穎再次慢慢張開雙眼,眼前是一名穿著白袍的女醫生。她把頭髮全部盤起來,臉部的線條非常柔和,聲線也是輕輕的:「好了,今天的催眠治療時間到了,下星期一五時半再來複診吧,讓我再了解妳的內心多一點。」

知穎返回現實。對,自從那個女學生的事件後,這兩個月她一直鬱鬱不悶,原來那件事的影響比她想像中的深遠,她感受到內心的不舒服與心結。於是之後她鼓起勇氣去看了心理醫生……每逢星期一,她都會接受醫生的催眠治療,都要探頭走進自己的黑洞裡頭一次……

 

Photo: www.goodwp.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