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的心是公廁

啤酒的心是公廁

(酒友提供標題,其實呢篇文拖咗超過半年。)

啤酒是一種神奇的飲料,可溯之史極其悠久,時間洪流中遍歷高低──現代商業啤酒氾濫,變得隨性甚或與市井掛鉤;中世紀時因啤酒以主糧釀造,被視為奢侈品;古文明時期甚至以啤酒作工資。不變的,是啤酒千百年來從未遠離生活。

筆者酒齡不算淺,從小時候大口大口灌商業啤酒,求學時期開始接觸葡萄酒與烈酒,再因精釀重新愛上品味啤酒,當中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似乎只有喝啤酒的人,少有介意與人共用杯子。這很細微,卻見出啤酒的貼地。不論一滴難求的限量手工啤酒或是便利店唾手可得的大牌貨色,分享的方式總是粗枝大葉──這酒好,你也來一口,拿起杯便喝,也不管那杯子「人盡可夫」。事實上,好些啤酒的包裝以 330 毫升玻璃瓶裝為主,要多三五知己共享總難平均,倒不如倒一大杯,先觀其酒色泡沫,再輪番品嚐其味與質感,似乎更合宜。再者,遇上較多酒款的分享會──筆者常說,類別相異的啤酒,一起喝下去其實算混酒了,比較易醉倒──三幾杯黃湯下肚,才管不得誰用過誰的杯子。

上週末正出席了這種隨性的分享會,是 101 Store (手工啤酒專門店) 的私人分享聚會,品嚐主腦 Koey 從歐美遠洋帶回來的啤酒。各人也都貢獻了一點收藏,筆者帶了早前在 HK Brewcraft 搶購至今未開封的 Cantillon Rosé de Gambrinus 酸啤與密友自洛杉磯送來的 Elysian Dragonstooth Stout。可巧,是夜所嚐而留下深刻印象的大多是酸啤,計有 Girardin Kriek 1882 與 Cantillon Kriek 100% Lambic Bio 等。兩款 Cantillon 筆者較喜歡 Kriek 100% Lambic Bio,因 Rosé de Gambrinus 氣味中的酸流不進口腔,入口卻帶點莓果皮的澀,反而以櫻桃為主軸的 Kriek 甜酸平衡得很好。最大驚喜要數來自美國 Crooked Stave Artisan Beer Project 的 Petite Sour Grapefruit Radler ──理論上,Radler 由啤酒與汽水混成,主要味道是汽水的甜,酒精濃度也較低,Petite Sour 卻帶 5.5% ABV,入口是西柚的酸,卻適可而止,帶點 Gose 的醃漬柑橘味,似乎屬於一種 Sour Ale多於 Radler。

桌面上鋪滿便利店買來的微波食品與零食,還有一整排空酒樽和不知誰還嚐過一口的杯子。品酒是藝術,飲酒是娛樂,有時焉能分清?另還嚐了兩款筆者從無嚐過也毫不認識的 Style,下篇續談。

(酒闖喵專頁一歲了,也怠惰了一點,是要反省一下。)

Petite Sour Grapefruit Radler,攝於101 Store
Petite Sour Grapefruit Radler,攝於101 Store

 

Photo: thefuj.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在歐洲,傳統上每間威士忌蒸餾廠都會養貓,稱為The Distillery Cat,用意為防治受釀酒用的穀物吸引而來的老鼠,也作為代表酒廠的吉祥物;The Brewery Cat卻是闖蕩江湖,遊走於世,逐蛇麻而居之輩。走進啤酒的世界,與貓共醉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