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熟意外

純熟意外

純熟意外從預告流出就已吸引了筆者,一流的食字劇名,完全呈現了表面「純屬意外」,但實際上卻是「純熟意外」的中心主題,又因為監製是陳耀全,所以更期待想看看他今次能變出什麼戲法。

很遺憾錯過了之前的《鐵馬戰車》,不計此作,由《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陪著你走》,一躍而至《純熟意外》,陳耀全給我的感覺一直是在炮製非主流的港劇,他在各種風格中遊走摸索,去到《純》,這是最為大眾化的一套。

作品有監製一貫的文學色彩,結構嚴謹,環環緊扣。全劇28集,可分為前後篇,前面是喬文傑篇,第16集喬文傑自揭與殷然為父女的真相,前篇結束,後面卓聲揚篇隨即展開。

劇中埋下不少伏線前後呼應,罕有的是不少伏筆及前後呼應,中間都相隔了頗多集數,某些更是只透過片言隻語去蜻蜓點水。這個年頭會從頭到尾專心看畢一套無線劇的觀眾大概已買少見少,未知有多少人能欣賞到作品的精心鋪排。第2集關慧美驅車自殺前在升降機開門一剎遇到一個人才會喪命,表面劇情卻說close file,期後單元故事中穿插著意外集團及個別人士製造的案件,意外集團的幾位主幹,也就在這些單元故事中逐步登場,最初也許只是店主、車房老闆或記者,其後真正身份曝光。從車房老闆向神秘人匯報,初時或會以為幕後主腦是Blue,其後又到Blue向神秘人匯報,至此就不難推斷終極boss是卓聲揚。層層遞進地推動劇情不是新鮮手法,但無疑令作品增添起伏。

在搬運公司案件中,「陳姑娘」這個人首次從其中一位露宿者口中登場,卻一直是只聞其人不見其貌。誰是陳姑娘?名字上早有埋伏,但要待十數集後才終於曝光,她就是簡慕華飾演的陳家琪,微妙的呼應細膩自然。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能充分形容整個故事。劇集開端已簡單敍述了殷然父母的意外— —連人帶車墜海喪生。這宗「意外」是全劇的契機,形容為整個故事全圍繞此「意外」展開亦不為過。首先事件扭轉了殷然的仕途,她放棄了醫者生涯轉做意外保險調查員,全因切身經歷。她的前度卓聲揚與其父目睹「意外」發生,一片好心下海救人,卻招致卓父命喪汪洋,卓聲揚自身斷掉一腳。當意外集團的神秘面紗層層掀開,觀眾會驚覺連鎖反應之廣。「意外」當日飛脫而出的車軚令Blue的妻子滑胎,更因此抑鬱自殺,卓聲揚與Blue均受意外所累,深受打擊繼而決心操縱意外,玩弄他人於股掌。連鎖尚未結束,集團最後一位出場的成員醫神,觀眾對他的了解就是因昔日在醫院受到不公平處分而被迫自立門戶。但在全劇近尾聲時方知道,原來他與Blue是舊同事,當日手術出事就是因為Blue為妻子之死而請假,醫神OT頂更以致手術失敗。觀眾始發現喬文傑自以為精心策劃的意外,原來禍連甚廣,始料不及。劇情上真相層層剝開,由最初一宗簡單的「意外」牽引出一個交錯迷離的故事,觀眾從中不斷有新的發現,此種舖排是全劇筆者至為欣賞的地方。相對地,至為失望的地方就在於結局不合乎觀眾預期。大家都明白喬文傑間接地催生了意外集團,以為會有一幕是喬文傑發現事情真相,繼而後悔莫及自己一手製造了「第一場」意外,衍生出日後多宗意外悲劇。有點詫異直到最後竟然沒有反省的一幕,喬文傑仍是逍遙自在。

《純》有一些新穎的設定(如果是陳耀全出品,其實也就正常),在殷然的記憶裡父親每晚都拿著公事包外出,早上才回來。她以為是開工,長大後方知是收工。B仔最初以喬文傑管家的身份登場,後期剖白身世便發覺他是喬文傑收養的「兒子」。外表之老幼與實際關係所造成的反差,產生了微妙的戲劇效果,在演出上,這對特殊的父子擦出了不俗的火花。這些與常態對立的設定,無疑令作品擺脫平庸。

劇中另一賣弄懸疑的把戲,是不死人。我對於不死人這定位直到劇情最後都沒有為作品帶來什麼意義,純粹用作豐富劇情而略感可惜,怎樣也好,這設定本身其實鋪排不差,但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碰巧就在《殭》後登場,令大眾多作無謂比較。《純》的不死人早有伏線讓觀眾猜測,於劫假寶玉案中,喬文傑展示了對歷史的深厚認識,繼而其後遇到車禍,他沒有入院卻僅只躲在家中待身體自行痊癒,稍為動腦筋的觀眾將之與劇初喬文傑的「夢境」(以將軍模樣死去,後在屍體堆中甦醒)串連起來,就會推測到他是不死人,這些思考空間並非《殭》能相提並論。喬文傑與殷然由情侶變父女,有觀眾大叫很爛很荒誕。荒誕與否我覺得全視乎作品如何表達,並不在乎設定本身。對於每集均有專心收看的觀眾,也許因為我認為劇情已埋下充足準備去帶起這個反高潮,所以在我眼中並不荒誕或老套,反而是頓有心思的演繹。我仍未認同蔡思貝的演技,但大概是歸功於劇情及台詞吧,如同喬文傑與B仔般,他與殷然這對特殊的父女,在劇中擦出了耐人尋味的火花。

雖然氣氛上沒有明顯的堆砌,但故事很有文學式的悲劇氛圍——全劇前後有三人追求過殷然,但最後都是「遇人不淑」。警察Ben接近她,只為套取寶玉情報;喬文傑接近她,原來只為與女兒相認;卓聲揚接近她,亦只圖加以利用。接二連三被騙,與現今大多無線劇不同,直到最後美好的愛情,都沒有降臨到女主角身上。另一方面作品隱含地流露出「家庭」的重要性,好幾個個案中的主角都是家庭缺失的人,喬文傑曾有意無意抒述,完整家庭對一個人成長的重要性,比較殷然與凌若菲二人,便可領會一二。

陳耀全作品總有些肉麻或煽情得令人不敢恭維的地方,《純》已算是較為主流口味的一套,劇情豐富,高潮迭起,但還是能窺見陳耀全之風格一二。結尾鄧卓翹與Blue同歸於盡,死前見到楊言愛迎接自己。在我眼中是畫蛇添足的一幕,但出現在陳耀全的作品中就不會驚訝。陳耀全一邊堅守自己的風格,一邊不斷嘗試各種創作以贏得更多觀眾,《純》是至今我所見最平易近人的一套,作為經歷過會考高考的八十後,聽到那經典的《綠袖子》甚至會會心微笑。如何在商業角度及藝術層面間拿捏到更好的平衡是永遠的命題,在無線云云監製中,陳耀全是令我在這方面較有抱望的一員。

圖片來源:Googl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