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建制派的誤算

非建制派的誤算

早前,楊岳橋議員在其網上平台解釋他對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投贊成票的原因。基本上是情理法兼備,令人信服,也是處理此法案最佳的方法 ──如果這是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前。

一如楊議員說,跟據程序,若不通過二讀,就無法提出修訂,無法發言辯論。可惜,他和其他非建制派的從政者均犯上相同的錯誤,此等錯誤,在九七後就犯上了。

民主派在早年認為可以和中共溝通,可能是基於香港跟受中共操控的政府用着同一文字語言,制度架構也好像沒有改變,因此在香港的管治問題上的討論,也許可以求同存異,加上有「一國兩制」這口誠諾,令他們在毫無戒心的情況下接受統戰,完全忽略兩個政治系統存在一項壓倒性的「異」:就是意識形態。

一直以來,泛民的認知,都是港英時期遺留下的制度,有關概念是以公民社會作為基礎,以契約精神為依歸。但在於中共的認知,公民社會是不存在的,有權盡濫亦是常規。為了達到目的,更是違約無罪,造假有理。因此,在中共取得香港管治權的十九年來,從來沒有打算讓由西方社會建立的文明制度持續。相反,只是不斷地進行滲透和破壞,最後讓貪官高幹可以如在大陸一般,在香港的各個層面以特權如取如攜,這就是港共政府的所謂「融合」。情況就如晚宋一般,即使原本的制度多完善,人文發展有多優越,元朝的暴政一來,再好的社會發展也無以為繼,是以宋亡之後無中國。

可惜的是,正如機動戰士的阿寶金句:「人類總是犯上相同的錯誤」,由2004年的領匯上市、2007年的兩鐵合併、2010年的政改方案及高鐵撥款,那一次泛民不是提出修訂,最後卻被小丑般耍了,令禍港至深的議案一個又一個獲通過?泛民一直不泛能言善辯之人,但卻一次又一次讓那些挑戰港人智商的建制派得逞,正正就是對方有恃無恐的吹黑哨,根本沒有將民意和社會福祉放在眼內。但泛民卻像《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艷芬一般,因為政府搖動着立法程序這掌門鈴,即使被打到半死,也要耍完一套小連拳,完全沒有變通的打算,情況令人扼腕。尤其連梁家騮醫生也看穿了,今次是香港醫療界危急存亡之秋,非得用非常的手法來阻止議案過完一關又一關,何以諸位非建制代議士還執迷不悟,以為梁特政權,甚至是急於向中共投誠的疑似特首跑馬仔,會因為你們的義正詞嚴而收手?

我非常同意非建制派的議員指出,醫委會甚至香港許許多多的政策其實亟須改善,香港市民亦配得享有更文明進步的管治制度。問題是,政府每次提出的方案,好像是有點改變,但實質是令香港人「贏粒糖,輸間廠」,一日香港管治受到嚴重干預,我們都只可以兩害權衡取其輕,守住現有的不致墮落。

各位非建制議員,雖然你們有蘇格拉底的情操,明知判決不合理,只因合乎程序,甘把生命交上。但今次要交上的,是香港的醫療質素。我們的大學管治已淪陷,在醫療這一環,實在輸不起啊!

 

作者FB:何羚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