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怒火

黑人的怒火

7 月 5 日晚淩晨,Louisiana 黑人 Alton Sterling 和其他小販一樣,如常在便利店前賣 CD。鑑於幾日前有小販被搶劫,Sterling 帶了枝槍旁身。警察接報有黑人持槍威脅,見 Sterling 符合描述,即將其制伏在地,不出幾秒就向胸膛連開多槍。Sterling 被警察制伏期間全無拒捕,手槍一直都留在口袋中。

當 Sterling 屍骨未寒,被殺影片還在網上廣傳之際,Minnosota 黑人 Philando Castile 的座駕被交通警截停。同車女友指當時 Castile 完全服從警察指示,申報車上合法藏有槍械。警員卻當堂騰雞發癲,當着女友和女友四歲大的女兒面前,向正在舉起雙手的 Castile 連開四槍。女友第一時間開 Facebook Live 申訴。片中警員的槍,還指着奄奄一息的 Castile。

類似新聞,每個月都有。警察槍擊無威脅的黑人,彷如執行私刑。只要涉事警員聲稱當時感到危險受威脅,法院就會輕判涉案警察,反正死者不能作供控訴。就算有目擊證人都只是遠距離觀察,不能作準,因為近的話大多會遭殃。警察大多無罪,行政休假了事,就算有罪都毋須坐監。社會往往反應不大,信任甚至同情警察者眾。

每次發生警察殺黑人事件,警察當局講得最多的就是「任務危險」和「經驗不足」。他們大多強調警察時刻需要防範疑犯有槍,執勤搵命博。經驗不足的話,會容易草率開槍。警察任務危險,日日都有人死。只不過,陳腔濫調解釋不到黑人的怒火。

不少黑人男孩踏入青春期的時候,不論家境貧富,都總會被父母語重心長叮囑一兩次,內容大同小異:身為黑人,就要預設了被警察和社會懷疑。被警察截查時只可答 yes 或 no,最多保持沉默,不可駁嘴亦不可講笑,更不可反抗。白人或亞裔朋友講述自己如何和警察交涉,千萬不能作準。要保命要不坐監,只能靠自己不給予別人任何藉口。同一個處境,其他人無事,黑人有可疑。

種族執法大細超 racial profiling 無分社會階層。黑人學者 Henry Gates 貴為哈佛教授,有次返屋企無帶鎖匙,爆入自己屋企。有人見狀報警,警察 Crowley 到場。最後即使 Gates 出示了駕駛執照證明這間屋確實自己屋企後,還是被扣押了整整四小時

Gates 的例子也許不常見,很少人需要爆入自己屋企。更常見的是像今次 Castile 一樣,被交通警截停。黑人被交通警截停的次數遠超其他族裔,「黑人揸車」Driving while Black 彷彿是個罪名,連奧巴馬都自稱身受其害。即使灣區種裔多元,又有黑人民權運動傳統,警察當中較多黑人和少數族裔,但身邊的黑人同事平均每年還是會被截停起碼一次,相比起小弟十幾年來只有三次,跨張得很。警察截停車輛要有理由,而截停黑人車輛的理由就多了:黑人揸靚車,有偷車之嫌;成班黑人坐爛車,說不定出發去打劫。這些交通警不一定對黑人心存恨意,說不定還很有正義感,但判斷卻難免受 unconscious bias 影響,不自覺以膚色取人。

Unconscious bias 幾乎無處不在。奧巴馬當總統前幾年,出席酒會時被誤認為侍應。奧巴馬身處精英階層,行為舉止思維公認和主流白人無異,都要承受形形色色的排斥,更何況出於歷史原因而長居基層的普羅黑人?黑人世世代代飽受有形無形歧視,心裏多多少少氣難平,and rightly so。Black Lives Matters 之類的組織久不久示威遊行,雖然無實質成果,有時甚至有打劫搶掠,但總算抒緩了極盛的怒氣,降一降火,強身健體。否則,黑人狙擊手槍擊白人警察事件,肯定不止早前 Dallas 這一單。

延伸閱讀

 

CNN 報導 Alton Sterling 案,包括警察射殺 Sterling 的影片。

 

ABC 報導 Philando Castile 案。

 

Beer summit cheers
Gates 一事平息次後,奧巴馬攞和頭酒邀請受害者 Gates 和警員 Crowley。(Source: Wikipedia Commons)

 

Cover photo: Black Lives Matter 在紐約曼克頓集會抗議警察對待黑人不公。(Source: Wikipedia Commons)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人在矽谷。從前有個港燦諗住速去速回。有一日,佢發現自己已經 end up 喺灣區 for good。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