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豆燃豆萁

煮豆燃豆萁

有人說雨傘革命是個傷口,雖已結疤,但當日付出換來的徒勞無功仍叫人隱隱作痛。為了忘記當日無力感帶來的傷痛,有人從此鄙視「和理非」,高舉勇武無底線抗爭;判定「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港獨仇中情緒與日俱增;抗拒「建設民主中國」,勢要推倒大台,擺明車馬割蓆斷交,決絕地拋出一句「中國關我 X 事」。年初一事件是此等壯烈激情的宣泄口,加上新界東補選本民前候選人梁天琦取得六萬多票,造就了本土派在香港的崛起。

然而,本土派的意涵一直未能定性下來。本土派內部一直未能進一步內化和沉澱,正視派內各門派的分歧,凝聚共識,內部過於分化,根基不紥實,本土派很難擴闊版圖,界線模糊,市民更是無所適從。個人意見,本土派的明顯共通點彷彿只有勇武的行動模式,可是在政治取態上則較鬆散,現今較本土的民主論述包括港獨、建國、城邦、歸英、自治等,然而當中哪些屬於本土派?本民前、青年新政、香港民族黨、熱血公民等政黨又能否代表本土派?至今本土派的界線確實十分模糊。

縱然界線模糊,但好像又不是誰都可以隨便自稱本土派,本土派有著一定的排他性。究竟誰才有資格在本土派內插旗?無從稽考。幾位意見領袖在社交平台上都很有火力,他們能否代表本土派?另一方面,鍾樹根又可否自稱本土派?不過觀乎瘜肉最終在民建聯重生,樹根應該不會夠薑自稱本土派。本土派就像一個空有名稱而無實則理論定義的模糊標籤,這嚴重阻礙了本土派的壯大和認受性。沒有清晰的政治定位,空以勇武的行為模式來定義本土派,不但無助於撥開雲霧,也不健康。

七月一日晚上由本土派發起在中聯辦外舉行的「BLACK BLOC」集會失敗告終,恰恰證明無清晰定位和深思熟慮的激進行動是不智的。為衝擊而衝擊,為勇武而勇武,衝了淪為一介武夫,沒衝就被批評只是口頭勇武,何苦把自己困於如此尷尬又不利的位置?為了聲援林榮基、為了保法治而犯法,冒被捕的風險,這種勇武合理和值得嗎?因人而異,筆者尊重認為值得的參加者,參與與否是個人選擇,然而作為主辦單位,就有責任保護參加者,以及向支持者作出交代。不論是口頭勇武還是有勇無謀,是次行動失敗對本土派來說帶來很負面的沖擊,也反映了本土派某程度上「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這樣香港市民還能對本土派有所期望嗎?

可是人誰無錯,這次危機正正是本土派反省和求進的契機和考驗。任由本土派概念流於不清不楚,只破不立,火速崛起背後藏著的是死神的刀。本土派的出現給予港人宣泄情感的渠道,然而除此以外可有實際功用?有的,本土派甚至港獨思潮的最大作用在於過程。本土派的出現打破了泛民和建制派多年來的壟斷,活化香港政壇,為香港市民提供了政治覺醒的機會,也拉攏了溫和泛民和建制合作。除了為他人作嫁衣裳,本土派往後是沒落還是獨當一面,就要看其造化。筆者愚見,溫和化和包容異己是本土派能否壯大的關鍵。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是因為心痛,心痛是因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土與泛民都渴求民主,大家或許都曾經為六四晚會、七一遊行、雨傘革命流過淚與汗,然而如今卻因為行為模式理念不同而互相批鬥殘踏內耗,怎能令人不痛心?同理心,和而不同,互尊互重,在現今兩極撕裂的香港真的是陳義過高嗎?我不是「泛民」,也不是「本土派」,我只是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對香港有歸屬感的本土香港人。若果有朝一日,「本土派」的意涵被定性為不論門派和行為模式,以本土優先為政治取態,以抗衡大陸化,守護香港本土核心價值為目標,我會樂於自稱本土派。

當然,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煮豆燃豆萁,泣的是豆,燃的是豆萁,笑的是?

 

Photo: 蘋果日報 (作者提供)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土 本是老土 說來說去 就是一個「情」字 Localism 其實很 "Oldcal" (Oldcalis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