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櫃裡的小孩子

衣櫃裡的小孩子

阿姜不懂去形容現在家中的情況。「撞鬼」到底是怎樣的?現在她是「撞鬼」了嗎?她的理性已無法判斷。獨居的她,無人可分擔她的害怕。她無法向他人說出她房間的衣櫃裡……五天前出現了一個小女孩在裡面……阿姜好想尋求朋友的幫助,但太害怕的時候,她反而什麼都說不出口。別人會當她說謊嗎?別人會嘲笑她嗎?

「還是等多幾天,再看情況吧。」阿姜又再「自我催眠」地拖延。

————————————————

五天前的晚上,那天阿姜洗澡後如常回房,坐在床上打開啤酒,邊喝邊用手機上網。她忽然聽到床旁的天藍色衣櫃裡發出一些聲響。當然,第一反應她是非常害怕!但下一秒,衣櫃的門自己慢慢打開了一點,阿姜害怕得身體動也動不了,手軟腳軟。

黑間隙縫入面,探出的是一副小女孩的臉來。

「吓?小孩子?」阿姜知道自己放心了一點,因為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

小女孩沒有出聲,就這樣抱膝坐在阿姜的衣櫃裡。她嘟著嘴,眉心緊鎖,穿著一件連身白恤衫,手環抱著一隻貓咪公仔。

「妳是怎樣進來的?是鄰居的小孩?」阿姜顯得有點小心翼翼。

小女孩仍然沒有出聲,就這樣繼續抱膝,鼓起腮幫子定睛望著阿姜。

阿姜不自覺也眉心緊鎖。

「妹妹要不要先出來?我再幫妳找爸爸媽媽?」阿姜伸手想觸碰小女孩的手臂。

阿姜的手指穿過了小女孩的手臂。阿姜又呆著不懂給予反應。

「是鬼?」阿姜暗付。雖然心裡恐懼,但她臉容仍非常冷靜地縮回手。

小女孩沒有露出被人揭穿秘密的神情,依然淡定。

「妳……到底是什麼東西?」阿姜不自覺退後了幾步,雙手環抱著自己。

小女孩仍然沉默。

鼓起勇氣,阿姜走上前,把衣櫃門大力關上。看不見,就算了。她繼續爬回床上,也開始玩手機找人聊天分一分心。抓著與他人的對話,有種可以逃離現實的效果。

————————————————

翌日清晨,阿姜半夢半醒躺在床上,分辨不到那小女孩是夢境還是真實。

她要打開衣櫃再去證實一下嗎?趁著意識不清,阿姜好像比平時大膽了一些。

小女孩仍然抱膝坐在阿姜的衣櫃裡,雙眼眼神很明亮,又很無辜似的。

「妳都不用睡嗎?」阿姜望著她。

小女孩往內縮了一下。

是嚇到她嗎?就問她用不用睡覺而已,竟然這麼容易害怕。阿姜心中懊惱。

而且阿姜愈來愈覺得這個女孩很有熟悉感,但她想不起一絲線索。

「不要害怕啦。」阿姜輕聲安撫小女孩。小女孩神情好像有點感動似的。

————————————————

五天了,也是持續同樣的情況。小女孩繼續存在,繼續不出聲,阿姜繼續不知如何是好。中午時份,阿姜決定詢問一下同事們的意見。

「你們……相信世界上有鬼嗎?」阿姜低聲問。

「鬼?妳看到嗎?」阿紫瞪大了眼。坐在阿姜對面的阿紫,是阿姜在公司中最要好的同事。

阿姜:「妳先回答我啦。」

「幹嘛忽然說起這些?」另一位坐在阿姜旁的Alice轉臉問。

阿姜不自然地挪了一挪身體:「我一向都喜歡這些超自然的話題嘛,就問一下囉。」

「鬼只是人心中黑暗部分的反射面而已,我覺得啦。」阿紫隨意回應。

「喔……」阿姜不自覺陷入沉思,咀嚼阿紫的話。

Alice很緊張:「所以妳真的撞鬼了?是在公司看到的嗎?」

阿姜反了一下白眼:「唔……沒有啊。」

————————————————

下班後,阿姜去了練瑜珈。每星期她都會上瑜珈班,這是她放鬆減壓的最好方法。燈光昏暗,帶著柔和音樂,做著各種不同的瑜珈動作,郁動那些平時不常觸碰的肌肉,阿姜覺得這是認識自己身體的最佳過程。而且最後躺平休息,望著天花板,或閉目的時刻,可以安靜放空腦袋,或隨意思考東西,是她最喜歡的部分,感覺很自由自在。

有個動作,老師是要阿姜躺在瑜珈墊上曲膝,再用雙手環抱雙腳。做著這個動作時,她感覺到心胸有一股熱流過,她想起那衣櫃裡的小孩子。

————————————————

回到家後,阿姜梳洗完換好睡衣,就走入房中,打開那道衣櫃門。

「妳環抱自己,是覺得害怕嗎?」阿姜嘗試溫柔一點。

小女孩點了點頭。阿姜覺得很感動,她終於有反應了。而下一秒,她又覺得自己的感動很莫名其妙。

不自覺地,阿姜又伸手想摸一摸女孩的頭。然而她還是觸不到實體。

突然,女孩捉著阿姜的手。阿姜驚訝為什麼女孩可以碰到她。

下一刻,女孩把阿姜拉進衣櫃中。

「啊!」阿姜來不及反應,已被扯進衣櫃裡。

衣櫃裡藏著一條黑色的隧道。但在一片漆黑中,阿姜仍可看到小女孩在前面拖著她的身影。

她們就一直走著。一直慢慢的走著。不知過了多久,但就在某一刻,阿姜踩空沉入了水中。

在清澈的深水中,阿姜雙眼緊閉不斷掙扎,但恐懼感忽然令她無力下來,她就這樣,變得定著郁動不了。

漸漸地,阿姜的眼皮開始慢慢向上張開。她看見小女孩在她眼前出現。

阿姜被女孩的雙眼深深吸引,她彷彿在女孩的眼中看見一道門——一個記憶的入口。

她看見了,十多年前的自己,那個孩童時期的自己。

那段記憶,那些不安、令她好想別開臉的感覺……

就當她正想鑽入去黑洞的深淵時,有股力量把她拉出,把門乾脆地大力關上。

————————————————

張開眼後,阿姜發現自己已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坐在衣櫃前的地上。

阿姜環抱著自己不斷哭泣。她看見了,那弱小、很害怕的自己……

小女孩從衣櫃中伸出手……輕輕的摸著阿姜的頭,用那阿姜熟悉的幼稚聲音跟她說:「不用太擔心我……我也有力量,可以給予妳有勇氣地生活下去。我沒有妳想的軟弱喔。」

阿姜聽完後,更是淚流滿面。但那是她需要的釋放。

————————————————

那天過後,阿姜還是偶爾會在衣櫃裡與小女孩相遇,但她開始發現,那小女孩的嘴角,多了一絲要很用心用力才可看到的笑意。

 

Photo: www.scoiwi.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