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火新聞線》教我的事

《導火新聞線》教我的事

這是一部震憾的電影,說著這個病態社會的實況,在位者只顧自己利益,有錢人似乎可以為所欲為,社會失去了公義,大眾將新聞和娛樂新聞混為一談⋯⋯

但在囧報裡,卻仍然有熱血的記者,有願意承擔的編輯。編輯方凝說:「市場上有閃報(為求點擊不擇手段)這樣的報紙,因為市場有這樣的讀者。我們不應該跟著這樣的方向走,我們要抵抗的不是閃報,是讀者。我們要將我們相信的價值,反攻給讀者。」

社會上仍有熱血的人,熱血人士正努力悍衛自己相信的價值,去抵抗已被扭曲的新的價值。電影裡的報社如是,工作的教育機構如是。

開學在即,想起比從前更滿的時間表,比去年更複雜的人事關係,更高要求的新校長⋯⋯在體制中我只不過是食物鏈最底層的一個小小合約教師,假如一年之後不獲續約,校方連原因都不需要,因為「合約期滿」。

外界以為教育界很單純,以為老師薪高假多,最近還聽到有人認為名校老師的人工比普通學校高,學生 3:30 放學等於老師放學⋯⋯有人的地方就有人事政治,商人執政的大紛圍之下,教育早就是一盤生意。

看到 Miss Rosie Rabbit 露思兔子的分享,表示「主任」這個虛銜,是加辛並不一定加薪,也許只有行內人會明白吧!即使主任是虛銜,但是主任仍然有他的特殊權力,可以為科組作某些決定,例如決定哪位同事出席校外培訓之類。

權力,無論在哪裡,仍是有人戀棧的。科組內就有原主任與待上位主任兩派,原主任在我進這間學校時已是主任,待上位主任是兩年前才來的。原主任有自己的親信,處事總是親疏有別,好差事都交到他親信手中,而親信不肯接的差事,當然落在無黨派人士手上,其中一件神奇事,是我被告知:「A 老師不能教成績差的班,因為他的課室管理不夠強,你懂得和學生溝通,給你教吧。」結果,連續幾年,只要我和 A 老師教同一級,最差一班總是我名下。成績差的班,除了成績之外,往往都有秩序問題,因為學生學習動機、興趣也低。精英班呢,往往是「自動波」的,老師不用操心,而又由於學生認真,什麼比賽奬項自然較容易出現⋯⋯

於是乎,我的名下,出不了什麼「業績」。成績?全級最差我的班,還每年都被問及「如何提升學生成績」⋯⋯秩序?據說我的課室管理很差,上課時學生很吵云云⋯⋯奬項?Sor_ry,零奬項。而 A 老師的精英班,一切相反就是了。

幾年前,待上位主任出現,新官上任就滿城風雨。他是空降來的「副主任」,很快就又有自己的親信(都是在原主任手下吃過虧的同事,本人除外,我仍然是無黨派的)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要顯示自己的權力和能力,想要爭取主任的位置。

於是乎,兩派人馬勢成水火,議事時為反對而反對,簡單來說,凡是對方提出的,都反對就是了。幾年下來,科組別說發展,連基本運作都成問題,我這種無黨派人士,仍然是躺著也中槍,兩邊的同事總是不時在我耳邊說對方的不是,比蒼蠅更煩厭。

據說,新學年會由新同事出任「主任」(又是空降),而原主任的人馬,軟硬兼施的勸說加拍枱,叫我「不要多事」,美其名叫「做好自己本分」,但⻣子裡卻是不合作運動。

原本,對於這些事情,有點生氣,有點心淡。沒有轉行除了是難以轉行之外,我覺得更多的部份,是我覺得要守住這個位置,才能將我相信的價值,傳給我的學生。我的熱血想法可能很白痴,但如果我不幹了,換入一個利字當頭,爭權為上的人去教我的學生,當學生和父母吵架,就沒有一個儍人去聽他說感受⋯⋯

看到電影中智叔(吳孟達)獨自絕食的場面,他說「要是有多些人」就好。這句不勝唏噓,在囧報還有一群熱血同事,但我工作的團隊就是_一樣的隊友⋯⋯

想放棄的時候,或許就是那種儍勁在撐著吧!

BTW,點解學校無王宗堯咁型的熱血同事?(利申:王宗堯 fans)

FB 有個 page 叫「那些電影教我的事」,很有啓發性。言簡意精,將他們在電影中得到的學習整理成一句有啓發性的說話,跟讀者分享。

 

圖片來自互聯網

作者 FB : 游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