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香港的百年文明被荒謬偷走

別讓香港的百年文明被荒謬偷走

當中聯辦一個芝麻綠豆官都借港獨議題來干預香港教育,大家應該明白一國兩制已「走數」走到一個點。在共產黨掌控下的中國,近日已由文革時期,再一步倒行至義和團叫囂的清朝。在退到焚書坑儒、全面實行愚民教育之前,先為大家介紹一本好書:由已故施其樂牧師撰寫的《歷史的醒覺 —香港社會史論》(A Sense of History– Studies in the social and urban history of Hong Kong) (香港:香港敎育圖書公司,原書於 1995 年出版,中文譯本於 1999 年出版),可能不少人已看過,但處於香港目前這個勃謬的時刻,絶對值得「舊書重提」。

施其樂牧師查考了大量的官方文件,再透過文獻研究的手法把香港開埠初期的發展經過和民生概況還原。由於牧師本身非史學家,所以行文用字淺白直接,非常適合成為通識科的指定參考書。

施其樂牧師透過大量由殖民地成立伊始的政府檔案,分析其中的遺噣、契約、土賣地記錄、各區地段平面圖則等資料,按時序的變化鋪排,讓讀者如看縮時影片一般,看着香港各區由荒毛之地變成都會,香港的管治如何由「自古以來」的華人傳統模式,走向文明的法治和制度化,及香港人的思想與價值觀與西方先進社會融合的過程。一切都是百年下來的修為。其中介紹反蓄婢運動的章節,更揭示了香港文明的演進,對香港今天的情況,也有很大的啟示。

施其樂牧師以一宗法庭案件為香港反蓄婢故事的序幕。婢,就是妹仔,她們就如貨品一樣可供買賣,整天被奴役,甚至受到性侵。雖說在主人安排她婚嫁後就可回復自由身,但實際上她們可能在此之前已被轉賣,甚至成為主人的妾侍。在西方社會,「妹仔」其實就是奴隸,經常面對着總總不人道的對待。但在華人社會中,「人道」是一個很糢糊的概念。

在案件中,在法庭上辯護的女主人不承認受害者是奴隸,因為只知道那叫「妹仔」,可任由她處置。但她不叫「奴隸」,所以不同意指控。然而在文明社會中,大家着眼點是事件的本質,而不是名號虛函。情況和今天的香港,明明已被干預得路人皆見,卻有人開口埋口說擁護基本法,就好像沒有走數一樣,完全是華人捉字蝨式的自欺欺人。

在開埠初期,「妹仔」乃是「自古以來」的華人傳統,但有一小撮人,卻看到這是不人道和不公義的「傳統」。這一小撮人,是來華的傳教士及受西方教育的華人精英。他們面對的,是以妹仔制度為主流的社會,時人甚至以買妹仔是解決窮人財政困難為「理據」(情況等同今天某政權的恩主心態)。加上英國認為這是華人的文化傳統,干預的話可能惹來社會反響,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無謂搞班「差哩時」,對傳教士向英廷的申訴愛理不理,運動確實舉步為艱。幸而傳教士和反蓄婢的華人,以當時英國有份簽署反奴隸制的國際公約為由,逼英政府介入,再在社會進行遊說,經過幾年的努力,這個由少數人和團體推動的反蓄婢運動,成功推翻了不文明主流傳統,把妹仔制度廢除。

在反蓄婢的過程中,香港社會也是由一個不文明的舊制度進化過來。即使你不喜歡和理非,但和理非正正就是香港一點一滴建立下來的文明視線。如果我們活在百年之前,相信對政府、建制派和愛字頭的一反智言論和口號,不會有太大感覺,因為中國的文化中,是不講邏輯理性的,人民都是屁民,富不與官爭,權貴撐腰就可橫行霸道。對於自由、法治、廉潔、合約精神、公義人權等概念和文明制度,好像在宋朝以後就沒有出現過。所以共產政權讓他們聲勢座大,在議會及街頭作出挑戰智商的叫囂和言論,其實是用洶湧的荒謬迫市民習慣並就範,從而偷走香港用百年建下來的文明。

即將進行的立法會選舉,將是香港與土共政權的一次對賭。若讓建制派佔大多席位,香港百年基業休矣。如今政府已大吹黑哨,以不法手段阻止異見人士參選,你認為它會介意你發現種票和造票的情況嗎?傳聞的七千警力保護選舉秩序,你認為真是為了保護正正經經去投票的選民嗎?

反蓄婢運動中,香港精英經歷了「揼石仔」的過程,少數的倡議努力遊說身邊的人,讓群眾了解妹仔是不文明的行為,最後得到社會的支持,並接受廢除制度。現在,我們是時候跟隨前人步伐,離開網絡內的口水戰,努力向身邊人說明多數建制入立法會的禍害,參與如雷動計劃的配票行動,把建制、偽中立和界票的政棍摒出立法會,香港才能逆轉勝。

香港百年經歷無數,請不要讓文明在我們這一代止步。

 

Photo: master-insight.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