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無處容身的愛

對香港無處容身的愛

香港對我們而言是甚麼?是使人飛黃騰達的搖錢樹?是令人魂牽夢繫的文明社會?還是我們身土不二的故鄉?我深愛香港,愛得入血入骨,愛得我不忍置其淪落而不顧,愛得我願冒大不韙,只望香港終能浴火重生。我等青年目睹我城挫折不斷,步履蹣跚,狐犬當道,洗盡鉛華,既擔憂自己前程,又痛心自己無力挽狂瀾,憂憤無處宣洩,鬱鬱不得志之情,體現於對社會大事的冷漠,及時行樂的短視,和對光怪陸離之事表現的黑色幽默中。此刻,相信同儕心中的火光無比灰暗,僅望藉此文表達自己對香港的愛,希望各位勿輕言放棄我城。

我愛香港。

我愛香港的交通便利。地鐵雖然連年加價,但效率依然世界少有;巴士效率雖然不及地鐵,但勝在四通八達,閒時乘車更盡觀沿途人生百態;小巴,特別是紅 Van,是香港人的浪漫,路線合適的話,效率舉世無雙,以經濟價錢一嘗賽車滋味,盡享逢車過車,風馳電掣的快感,甚至有人特地於假日乘坐上水至旺角的紅 Van,以求不枉此生。東京亦有看得眼花繚亂的地鐵,倫敦也有雙層巴士,但不及香港的好,因為香港有天下無雙的廣東話廣播,少付車資會偶爾法外開恩的巴士司機。

我愛香港的美食。茶餐廳的西多士,沙爹牛麵,奶茶咖啡,奄列,伴隨我等港人成長,已經名揚天下;買少見少的大排檔,夏天酷熱難耐,但最熱的廚房,煉成最有鍋氣,最夠火候的各式小炒,椒鹽鮮魷,金菇肥牛煲,魚香茄子,西芹雞柳,不能盡列;街頭小食也是正餐以外的選擇,魚蛋燒賣,煎釀三寶,五香牛雜,山竹牛肉,雞蛋仔,格仔餅,臭豆腐,每種小食都有極雄厚的食客基礎,哪裡有小食店,哪裡就有人流;還有不少年青人擔大旗的小店,各種創意小食,高質咖啡,滿足口舌之快,更代表辦店人的夢想。

我愛香港的秩序。別誤會,不是政府和警察指鹿為馬的秩序,是本來香港人約定俗成的秩序。候車排隊,電梯上不趕急的靠右站,碰到他人要道歉,自己孩子自己管教好,不隨地吐痰抛垃圾,都是作為香港人應有的自覺。制度獲得尊重時,每人的權利都能獲得保障,不滿者有合法有效的方式申訴。可惜,香港這方面受傷最重,已然朝不保夕,始作俑者絕非無權無勢的青年。

我生於英屬香港。經歷戰後百廢待興,貪污腐敗盛行,共黨六七暴動,麥理浩時代的香港,百業興旺,豐衣足食,人民對未來充滿想像,樂觀情緒表現於大眾對日漸健全的教育制度的信心中。從小到大,「讀好書」猶如金科玉律,牢不可破,就是建基於大眾對香港未來的正面期望。我生於最好的香港,最好的時代。

可惜,年歲漸長,小時對社會的期望一一落空。北方巨人壓境,每個香港人都知道不妥,偏偏權在他手,你扭盡六壬,都無法於制度及法律中,找到能克制權勢的制高點。曾經香港是有險可守,今日天險盡失,香港人節節敗退,對香港的愛,隨著中國大一統霸權的橫行,漸漸無處容身。

我們要保留廣東話,它偏要學校以普通話教中文;我們要保留繁體字,它偏要無孔不入地在廣告標誌中出現;我們要有寧靜的生活環境,它偏要引入無節制的自由行及單程證移民;我們希望解決醫療教育房屋問題,它偏要將錢放到中港融合的基建,將千億財富從政府及人民手中,轉移到壟斷市場的商賈口袋;我們用選舉,希望從制度中改革,它偏不讓你參選;我們用和平的方法在制度外抗爭,它偏堅拒不讓,逼人無處可逃。香港與中國有千種萬種不同,偏偏被置於同一政治實體之下。

我們所愛的一切有關香港的事物,都在淪落失陷。對中國,我有無比的恨。只要香港與中國為同一政治實體的事實不變,我們就不可能守護香港的一切。香港人曾寄望一國兩制以苟延殘喘,成功的一國兩制,確是保障香港獨有社會文化的最低成本方法。可惜事與願違,隨著中共習近平一人專政,比以往執政者更不遺餘力地消滅一切威脅自己地位的政敵,對香港制度,政治,教育,言論的管制,只會日益嚴重。一國兩制,甚至法治,都無力對抗極權的制度暴力與鋼鐵洪流。

我們可以向世界呼救,但日益衰敗的,不只是香港。香港人,以至中國高幹子弟魂牽夢繞的西方民主國家,其制度及價值受難民問題的挑戰,加上資本主義民主政體的隱性官商勾結弊病叢生,社會穩定已非必然,無力他顧。民主的退潮,令以中俄威權獨裁陣營意氣風發,恣意向鄰國展現影響力,東海爭議,南海問題,烏克蘭紛爭,敘利亞內戰,足證歷史的盡頭遠未來臨,七十年來世界的大致和平危在旦夕。香港人,只能靠自己,不計代價保全香港的價值,文化及制度。

西方歷史的羅馬盛世,不列顛盛世,中國歷史的漢武盛世,開元之治,高峰過總會有下坡,伴隨著的是戰爭,混亂,和恐懼。相信在當下的世界,最能支撐香港人為香港奮鬥的,不是對中國的仇恨,而是對香港的愛。一國兩制不能保護香港,我們就嘗試追逐更徹底的目標—香港獨立。

我們可以舉出無數論點嘗試說服自己,香港獨立不可行,麻醉自己已經做盡份內事。若我們追求香港獨立,理由只有一個—我們深愛香港,希望我城再創新天,為此我們別無它選。我深信,每人在不同崗位都可以為香港創造獨一無二的價值,幫助香港傲然立足於世。

我曾經問香港可以為我做甚麼,今日香港五癆七傷,若我們愛香港,該是問自己能為香港做甚麼的時候了。

別讓我們對香港的愛無處容身。

 

Photo: www.mykodachrome.com

文﹕西瑞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