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可變,世界可變,總有些事情不會變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總有些事情不會變

和一班好朋友聚餐之前,我提早到達了,在商場內閒逛,偶爾在咖啡店裡看見其中一位朋友。她在朋友堆中一直被嘲笑是傻頭傻腦的人,沒想到坐在客人的面前,頓時變成了專業的財務顧問。我呆站在咖啡店外面,本來想上前打招呼的動作停止,聽見她詳細地解答著客人的疑問,認真地分析著那一堆我也看不明白的趨勢圖,頓時覺得她看來很陌生。

離開了校園已經好幾年,和身邊的好友們各自發展著自己事業,但仍然常常聚會,我一直以為大家也沒有改變。但剛剛那個畫面提醒了我,其實我們都在成長,只是跟好友聚集在一起的當下,才會變回當初的那個小伙子。在朋友看不見的某些場合上,我們都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常常口出狂言說著笑話的他,在學生眼中是沉實又嚴肅的訓導主任;又大意又粗魯的她,在病人眼中是溫柔細心的護士;看卡通時會感動流淚的她,在同事眼中是成熟又爽朗的上司;滿腦子鬼主意的她,在其他人眼中是幼稚園的校長。

我望著他們一個一個到達餐廳, 嘗試想像他們在我目光以外的身份和成就,才發現朋友們都已經不再是那個穿著白色校服﹑黑色皮鞋,青澀靦腆的中學生了。然後,剛才在咖啡店的朋友來到,我看見她雖然跟剛才一樣身穿著行政人員套裝,臉上卻出現了我很熟悉的純真笑容。
我們都沒法拒絕成長,沒法改變那複雜又殘忍的大世界,沒法讓自己退出那偶然需要拿著武器保護自己或是抵抗別人的職場。離開校園以後,我們都被迫學習著怎樣當個大人,無論願意與否,我們都只能一直前行。然後,我們會學習在自己身上添加不同的防御工具,甚至像箭豬一樣令人無法靠近,為的只是在戰場上不被別人的暗器傷害。

但我們總會在戰場上,找到能夠喘息的空間,找到一班讓我們能夠自如地除下面具,說著無聊笑話,談著那已經說到爛但仍然能夠讓人捧腹大笑的過去傻事,讓自己暫時逃離那充滿壓力的隙縫,彷彿都變回那個沒有生活壓力,仍然享受自由的傻孩子。

雖然每次聚會說再見以後,我們都必須繼續為自己的生活負責,記起那些讓人煩惱的帳單,讓人頭痛的公事,還有一大堆讓人嘆氣的日常小事。但我相信,只要我們心中的那個小孩一直存在,到下次聚會的時候,我們還是能夠帶領對方回到過去,一同記得內心為生活而奮鬥的熱情。有一天,在你絕地反擊的時候,他們都一定會是最勇猛的戰士,陪你對抗著命運。

看見這一班朋友那麼努力的捍衛著內心的自己,不願意讓真正的自己崩壞,會讓你在成長的路上,偶然需要低頭妥協的時候,都記得自己不再孤單。

無論活到幾多歲,都能夠讓你收起平日那成熟的盔甲,重新展現那簡單又放鬆的笑容,我在想,友誼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