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生於斯》、《壞與更壞》到《今生不回家》

由《生於斯》、《壞與更壞》到《今生不回家》

聽完周國賢的最新作品《今生不回家》1,再讀畢填詞人 Wyman 在其 Facebook Page 發表的「留港」感言(見圖),不禁嘆了口氣,腦海中亦自然地將此曲與 C AllStar 年初的派台作《生於斯》2和林宥嘉的第一首廣東歌《壞與更壞》3串連起來,再對應現今香港社會的號碼入座⋯⋯

8b35b989-0a92-4967-9d1c-ee0324cead3c

《生於斯》由林夕填詞,寫香港主權移交前後的分別。小弟意會到的是他以「煙花」(廣東話)借喻香港,以「煙火」(普通話)借喻大陸。從前的香港人「生於煙花.不識煙火的城市」,可以「生於安穩.安心玩競爭遊戲」,可以摒棄陰謀論「信風聲無私.無需要學會懷疑」。但自從「煙火一灑遍」,繁榮不過是「給溫飽者(既得利益者)的鴉片」,只要「天色(暗指大陸)一翻臉.隨時隨地亦會觸電」,面對著「我的天.逐片被拆遷.無聲處話舊年」的唏噓,以及「伴侶被發展」、「夢也被發展」的無奈(這首歌用的「被」字特別多,反映香港半點不由人),部分香港人出現了「誰敢信任諾言」的反問,和「多麼想改變.然而自己都擔心被改變」的兩難,生了「要到那裏活著更方便」——即是否要移民的疑惑。

《生於斯》的不安可以由 Wyman 執筆的《壞與更壞》延續。經過接近二十年,香港人「誰又夠運氣去任擇各種美滿回頭路」(任你如何戀殖,也無法回到 97 前的日子),對現今的時局充斥著無力感,有人「明白到.遇上你.盡力.也只配有場遺憾.自選輕傷.更聰敏」,選擇做港豬、選擇禁聲、選擇在大是大非面前「中立」——「無論多麼壞.仍能愉快.才是崇高境界」,但詞人仍勸勉港人「無論差跟壞,請表態.若不選你便任人指派」,「別乾等.美麗的新世界」。

可惜,香港地禮崩樂壞,荒謬人事無日無之。部分港人不論是為自己或是為下一代也好,動了「今生不回家」的念頭。雖然以香港為鄉,「真不想失去這地那熱荳漿.熱麵包.或這街坊唱片舖」,「盡最大努力可以忍我都忍夠」,但熱愛這片土地之心換來的卻是冷漠與暴力——「有些愛無人願收」、「這段情來到這裡.回頭是一雙手扣」,最重要是「曾以為有家就是安穩」的想法因「天氣改變世道人心」而幻滅(夕爺與 Wyman 不約而同以「天色」和「天氣」借喻大陸),唯有狠下心腸斷捨離,「當一個新移民.切斷上半生.找一個新祖國繼續做人」。

對觀在同一時空下發表的廣東歌,本地樂壇兩大詞人皆以移民入詞,以流行文化為筆墨,為這個地方、這個時代記下一頁歷史。港人對移民從來不陌生,八十年代中英談判後就出現信心危機而引發移民潮。今時今日的香港江河日下,烏煙瘴氣,萌生避秦之意不難理解。但香港早已不是借來的地方,一個人或一家人要切斷《生於斯》的感情而作出《今生不回家》的決定,中間要經過多少糾結和爭扎?去非易,留亦難,只願以後更多香港人可以安心在這裏過好日子,不用再為去留而煩惱。

註:

1 《今生不回家》 作曲:周國賢 作詞:黃偉文 編曲:孔奕佳 監製:周國賢/孔奕佳/Goro Wong 主唱:周國賢

2 《生於斯》 作曲:倫永亮 作詞:林夕 編曲:倫永亮/Cousin Fung/賴映彤@groovision 監製:簡 主唱:C AllStar

3 《壞與更壞》 作曲:林嘉謙 作詞:黃偉文 編曲:張子堅 監製:Eric Kwok/陳奕迅 主唱:林宥嘉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不甘只在夏愨道絮絮的唸著天祐我城的八十後,毅然執起筆桿,為時代留半頁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