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和墟大蕃薯

聯和墟大蕃薯

「我有病啊,真係有病,可以隨時辭職不幹。腰痛啦,有糖尿。 」侍應姨姨傍在桌邊,好像訴苦似地埋怨。那一刻我尚未察覺她話裡背後的意思,正拼命的給蕃薯西多士加糖漿。

颱風後的周日,難得烈日收歛,雲厚天陰,從上水廣場漫步到聯和墟。上圖書館坐一會兒,逛逛墟巿,聽聽歌看看表演。好多地方都給圍封了,巿場後面一大塊空地,圍板大書囍逸,可能是囍築、囍滙的朋友。「囍字頭」專門挑舊區、古蹟前起樓,會不會動搖地機?我這種升斗巿民,識條鐵咩,我比較關心,舊地古屋的鬧鬼問題。

在北區鬧巿中,還可看到一點舊事物的商住地帶,只剩聯和墟了。上水、粉嶺給水貨客塞得滿滿,平民食肆茶餐廳像領滙接手的商場,應聲而倒。要開新店,租金得和藥房競爭。即使前期資金充足,成功開店也未必好,非得長時間應付大量客人,才足夠保持營運資金。由此,聯和墟就成了開店創業的好地方。

這一天隨便路過,便發現新開的花藝店、手工藝店、飾物肥皂店等。可能是周日下午,又是颱風過後,店開了,顧店的卻不在。正好,我提着相機,瘋狂拍照,樂得清閒。

相反食肆卻大部份營業。以往聯和墟的食肆,顧客多為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因此一般假期,特別是暑假,食店一般休息。今時今日,連四眼仔腸粉星期日都開了,人龍依舊。想說來一碟腸粉魚蛋懷舊,細看之下,鄰近食店,新開業的,也有許多。模仿連鎖店的普通茶餐廳,以及主題打造的新食店。最後選了大蕃薯。

選擇大蕃薯,餐牌並不是主因。店家確實在新菜式開發上,花了許多心思,菜牌上的蕃薯料理,吸引非常,卻只限晚巿。下午茶的餐單,不外乎是在每一道普通下午茶加上蕃薯,說不上吸引。好奇試食,無非是店門口的佈置。明明裝上黑漆漆的玻璃,外面已經看不到裡面,他們居然還把菜單啊、告示板啊、雜誌報導貼滿外牆,讓人搞不懂這家店到底有沒有營業。我好奇之下,一拉門把,發覺︰「噢,有開啊。」就破財了。

侍應姨姨捧來一碟蕃薯西多及一小壺糖漿。滿滿的糖漿呈暗紅色,盛在一個小鐵壺內,與平日喝咖啡,奶精另上的小壺造形一樣,只是糖漿濃稠,流速極慢。是故姨姨給了一杵枚湯匙。糖漿另上的舉措,令我以為這塊西多必有過人之處,興奮地切一小口,送進嘴裡。沒有驚喜。是否一定要倒完整壺糖漿?此時,侍應姨姨就走過來了。

按道理她應該和其他員工一起吃飯才對,五時正,店裡只有我一個客人,侍應姨姨訴說完她的糖尿、痛風,接着說︰「其實我賣掉房子,就可以不上班,在家遊手好閒,不必受人閒氣。落單是我,送餐是我,收錢也是我。」她的聲音不大,也足夠令我意識到,糖漿再放會得糖尿,而我可沒有房子可以賣掉啊。可能覺得我孺子可教,她又說︰「不過住綠悠軒的阿娟話,喜歡來店時我招呼她,笑容好啊。其他人都擺臭臉。」我應同說對啊剛才只有你來招呼我,她打蛇隨棍上︰「你太似宅男了!後生仔,精神一點!你看看哪個後生女啊……」

才剛說完,侍應姨姨似乎發覺甚麼不對勁,走到員工飯桌,大聲說︰「阿妹你今晚頂夜場,我不行,好痛,要回去休息。」我不清楚誰是老闆,只覺得姨姨也太大口氣了,亦沒有聽見反對聲音。幸好姨姨自此就和夥計們東扯西談,沒再理會。

結帳的又是侍應姨姨。出得門來,細想剛才她斥責的「阿妹」,樣貌清純,不似她講得哪麼差勁。又想,全店只有侍應姨姨沒穿綠色制服,面對她的命令,「阿妹」不發一言,沒反抗也沒埋怨,到底她是甚麼身份?

 

大蕃薯
地址︰粉嶺聯和墟聯昌街 7 號地舖
時間︰一至日︰1100-2200 星期三休息
電腦︰2675 7708

 

作者 FB :原地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