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第一金】之二 : 越媒給我的奧運反思,運動員的命運真會因獎牌而改寫嗎?

【越南第一金】之二 : 越媒給我的奧運反思,運動員的命運真會因獎牌而改寫嗎?

今屆奧運,越南射擊選手黃春榮締造歷史,為越南拿下苦等多年的史上第一金,中外媒體都爭相報導,舉國歡騰。早前提到,中媒對越南首摘金牌,著眼點都放在政府發放的獎金之上,更誤導群眾說十萬美元的獎金要分50年頒,讓人憤憤不平、哭笑不得。反觀越南,媒體籍奧運奪金之喜,借機帶出運動員真正關注的課題、運動團隊的委屈和運動資源的不足,好讓越南政府在喜上眉梢之時,認真審視越南的運動發展和取向,某程度上讓我對越媒另眼相看。

受到英雄式款待的黃春榮,回國後旋即獲得越南總理接見,親自頒授一級勞動勳章。而越南奧委會更向總理建議,考慮頒授「國民英雄」的尊貴頭銜予黃春榮,來表彰他對越南體育界的貢獻。 據越媒VnExpress的報導,這一舉措被黃春榮婉拒了。原因是黃春榮認為運動員所得的榮耀並非個人的,而是整個團隊,包括射擊專家、教練、隊醫等同仁的共同努力。正如李慧詩失落爭先賽後所說﹕「要感謝支持我的人和團隊,以及一起拼獎牌的勁敵對手」。因為運動員都知道,單憑一己之力,難成大器;唯有一顆謙卑的心和力求上進的團隊精神,方能共榮共辱。

bullet1
圖片來源:VnExpress

 

 

 

 

 

 

 

 

 

團隊精神,運動員們敬之重之;可是,團隊精神在政府官員眼中,卻可能是可有可無。VnExpress 在越南喜獲金牌後,肆意向政府官員查問,在參與奧運的27名選手中,為何出戰柔道和羽毛球項目的教練們,未能隨團到巴西作賽。記者更質疑參與奧運的官員人數是否過多,會否有假公濟私之嫌,讓官員借汲取大賽經驗為名,以公費私人觀光為實,吞併教練和隊醫的入場門劵,讓那些被看輕為陪跑的選手們,頓失精神支柱,自生自滅。如梁振英所說:「體育界是沒有任何經濟貢獻的界別」。 在越南拿下史上第一金前,大抵運動員們都是啞子吃黃蓮, 有苦自己知。 沒有人會關注和質疑官員被派到奧運「觀摩」的人數,因為沒有人會無端與政府為敵,亦沒有人會挑戰這種潛規則,為寂寂無名的運動員犯險。

默默耕耘的運動員,總給人「十年寒窗無人問」的感慨;摘下金牌,霎時間「一舉成名天下知」。他們的奮鬥故事,突然間變得有新聞價值,突然間引來注視。越媒 Tuoi Tre News 報導,越南的國家射擊隊,諷刺地長年欠缺實彈訓練,而且槍杷依然是沿用原始紙板。因為子彈昂貴,運動員的練習日程往往只能靠開空槍,聆聽扳機的聲音,想像開槍的效果。一般的隊員每個月只獲發3枚子彈,即使備戰奧運的黃春榮,亦只能在賽前3個月,每天額外獲發 100 枚子彈進行練習。有的隊員會因此意志消沉;有的隊員會自找辦法,把沙子注入膠樽自行訓練手部的穩定性;亦有黃春榮這種天才橫溢的運動員,在無毯無扇的劣境下,攀上世界頂峰,用獎牌喚醒政府對運動資源的注視。 越南總理在Tuoi Tre News 連番追問下,亦不得不承認欠缺子彈的訓練實況,並承諾在年底前改善射擊隊和其他運動員的資源配套。

bullet
圖片來源:Tuoi Tre News

一枚奧運金牌,令向來並非運動大國的越南,用一個新的角度去看待運動員,重新審視運動在國家的長遠發展,扭轉運動員的機遇。不論是人民還是官員,通過越媒都得到了一個重新認識團隊精神和奧運精神的機會。

一枚奧運金牌,亦同時間令一向不關注運動發展,又或跟運動風馬牛不相及的品牌,突然冒了出來,想要坐上奧運的順風車,坐享其成。越媒 Saigoneer 報導,主攻東南亞市場的 Air Asia發新聞稿說讓 ASEAN 的金牌選手,尊享一世免費坐Air Asia航班的禮遇,而黃春榮順理成章成了越南唯一獲此厚待的運動員。你可說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品牌可能只想與眾同樂,分享金牌選手的喜悅,聊表鼓勵和謝意。但每當我看見類似的報導,總不禁令我想起香港風之后的故事。李麗珊在 1996 年的阿特蘭大奧運奪金,全城哄動,說過要贊助她的品牌不計其數,但有多少人留意到她在《逆風而上》一書中提到:「有些贊助說了沒有下文,有些從未出現過,只有一間飲品公司堅持了數年,但管理層改朝換代後,都停了」。所以說,順勢叨光的說法未必是無的放矢。

我相信,品牌與運動員的關係並非一朝一夕,在李娜的自傳《獨自上場》中說得好,她對 Nike是有知遇之恩,在她未曾拿下任何世界賽冠軍時,Nike 獨具慧眼與她接觸,了解她的需要並安排她到美國德州的 Nike 網球學校受訓。在中國尚未普及網球的時候,Nike 成了李娜的伯樂;即使她曾受傷患困擾,失落獎項,廣告商離她而去,Nike亦雪中送炭,不離不棄。從李娜十幾歲起到她宣布退役,Nike 和她的合作從未間斷。李娜以稱霸大滿貫回報 Nike 的厚愛,在她眼中 Nike 的工作人員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平時沒事也會一起聚會、吃飯,早已成為自己團隊中的重要人物。這種知遇的恩情,豈能是突然跑出來想叨光的品牌所能理解呢?

里約奧運曲終人散,運動員過去 4 年的努力亦畫上句號。我並非專業的運動員,只是一個喜愛看運動比賽的觀眾和一個愛做運動去鍛鍊體魄、磨鍊意志的普通人。但同時間,我亦是一個對運動和運動員充滿敬畏的人。不論是傳媒、官員、 觀眾,還是品牌贊助商,請你用敬畏的心去看待運動員。他們要的不是一個頭銜,不是誇下海口的終身贊助;他們要的是一份尊重,一份支持,容讓他們有體面地捱過刻苦的訓練,以活生生的故事去展現堅忍毅力和體育精神。沒有敬畏的心,你便跟那些篤定「體育界是沒有貢獻的界別」之人無異。

延伸閱讀:【越南第一金】|中媒給我的奧運迷思,獎金真要分50年領嗎?

作者 FB:香港人在越南 MyVietnamization

圖片來源 : NowTV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80後港人。從悶熱的香港遷移到酷熱的越南,從營營役役的上班族驟變成“探索生活”的蛀米蟲。最親切、最熟悉的廣東話換上陌生嬌媚的越南語,唯有每天以龜速英語假扮遊客同時學習慢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