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開生死路

劈開生死路

東京人認為關西人粗魯,關西人覺得東京人冷漠,但即使香港沒有「都道府縣」之分,亦有所謂的「地域性格」。雖然我自幼家住港島,但近年才知道原來港島人與東京人一樣,代表某種性格特徵。

立法會選舉「四眼哥哥」鄭錦滿是本土派在港島區的唯一候選人,很多人都說他這場選戰最難打,因為太多離地中產,政治冷感又以為自己睇通睇透,你看葉劉搖身一變,從過街老鼠掃把頭變成港島大熱,那種無奈,我想只有讓鼠王芬撼贏游蕙禎的黃埔朋友才會明白。

冤枉啊包大人,港島人其實和其他大部份香港人一樣,不特別熱衷政治,但就算只是用 CCTVB 新聞餸飯,也隱約感到香港不對勁,新聞一天比一天荒謬,而且你有預感,只會愈來愈荒謬,但卻無能為力。說實話,如果政府仿傚馬來西亞,突然停電然後出現神秘票箱,我都不會驚訝,你看看,梁天琦跟足遊戲規則,可以搬龍門 DQ 你;周永勤競選途中,也可以硬生生迫你退選;再看雲海爆料,律政署刻意誤導令種票案過了提告期限然後選舉當日,動員九成黑警,你還敢妄想香港是正常的嗎?

香港處於臨界點,不單是暴動的臨界點,亦是全面赤化的臨界點。魚蛋革命開錯槍的黑警反受表揚,ICAC 一姐或因調查 689 貪污而遭撤職,林榮基因為賣書被中共綁架,正常人的道德觀彷彿就要被洗刷掉,赤化其實不是政治問題,它是新的上位標準,就像中國一樣,迫你無恥才能生存,將來你的子女哪怕從小苦練十八般武藝,全面赤化之下,不肯出賣良心,休想出頭。

大家心裡都清楚,香港已經被迫到懸崖邊緣,要麼生,要麼死,都是 point of no return。

想扮睇唔到?sorry,其實細個時背書話「五十年不變」已經覺得好奇怪,五十年後呢?2047 年二次前途問題,你唔想諗?sorry again,妾身未明,30 年按揭銀行仲批唔批到?過往我們投票,可以 hea 住決定,看看哪個比較出名,口才比較好,誰贏面大,或者和蛇齋餅粽耆英團一樣,問問朋友投邊個就跟機。不過,香港已經聞到棺材香,生死攸關,你再懶再 hea,也要認真一回。

港島人慣性投泛民,公民黨也好工黨也好,告急就幫忙一下,政綱係咩?就算你有心睇,睇完一堆字,但發現都係噏唔出,好少少的,就會看到雜亂無章的所謂政策,但卻無大格局,你反廿三條反高鐵,但在中共入侵的陰霾下,這些口號根本治標不治本,他們過去幾十年不思進取,香港人又容易收貨,每次到投票都鬆章,香港淪落到今天折墮的局面,都是大家的共業。

就算撇開毫無誠意的政綱,其實也很難投得落泛民。民主黨不用提,密會港澳辦,魚蛋革命第二日就急著譴責;工黨何秀蘭試過投錯票支持興建焚化爐,而試過在政改表決時,明明夠票反對,她卻詭異地要點人數;公民黨新東補選時,叫人含淚投票保住關鍵少數,好啦,個個話下次選擇一定揀梁天琦,而家你想投都無得投,換來什麼?《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是輸入大陸醫生的前奏,公民黨你一黨三投係咩玩法?然後楊岳橋係論壇到話以後「盡量」唔會咁做;人力社民連出名出賣抗爭者,雨革其間,起底幫助黑警拘捕衝擊立法會的義士,花生台直認自己向黑警報串篤灰

至於泛民以外,王維基其實只是反 689,但骨子裡親商界親建制,支持網絡 23 條與三跑,袋住先,不贊成標準工時;雖然你看司馬文質王維基看得很心涼,不過他只是講英文的泛民,政治主張甚至比泛民更保守,過去他反對五區公投,支持梁振英改組方案,亦曾是民主思路的理事,民主思路是什麼?就是變節退黨的湯家驊成立的「中間派政黨」啊;另外香港眾志的羅冠聰,好像比泛民好一點,起碼敢說「自主自決」,但香港眾志總是擺脫不了高中生政黨的味道,蝦碌不斷,比如說要回購已由交由政府接管的東隧,創黨禮把「舒琪」寫成女星「舒淇」,而且香港眾志背後的領軍就是黃之鋒,那句「我是中國人」、「港獨不可能」到底令人心中有刺,在香港與中共的關鍵博弈中,實在令人不放心。

熱普城可說是最早提出 2047 年問題的政黨,論述也相對完整,提出永續基本法,所謂永續,其實是針對基本法五十年失效的問題,同時他們也提出了如何修改及修改哪一條基本法,有 road map,亦有 methodology。當然,你會說,你話改就改咩,不過正如我之前所說,香港已經在懸崖邊,如果中共連這個比較可行的方案都受不了,既然都經歷過雨傘革命魚蛋革命,下一步的流血革命還遠嗎?只是到時候雙方的成本更大,這也是我們的博弈籌碼。

朋友說他不是本土派,不過會投票給四眼哥哥,因為香港的大格局需要改變,才能免於一死。很多人討厭熱狗,覺得他們搞事,但香港已經死到臨頭,你在 9 月 4 選的是代議士,也是代你上場的戰士,政黨需要你手上的一票,但你也需要夠硬淨的人幫你頂住中共侵略。

所謂硬淨,不過兩個條件,一是能力,二是忠誠。熱普城的確最搞事,但能撩撥一池死水,也算是顛倒乾坤的能耐,就像這次,他們帶出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其他政黨完全被牽著鼻子走,陳淑莊甚至要抄他們的政綱,其論述之完整,泛民等人難以望其項背;忠者,竭誠也,有危難當承擔之,四眼哥哥是行動派,或許他在論壇的表現不算出眾,不過他每每走在抗爭前線,義士有難,則現身力挺,為了雨傘革命離開澳洲、拆金鐘大台、坐政治監。這麼一個忠誠的人,就是港島區的唯一本土派,他可信,亦能戰。

反觀泛民在這節骨眼上,竟然出現集體棄選潮,司馬文、胡穗珊、陳琬琛因為勝算太低,竟然叫人投給其他候選人,這不過是更難看的告急牌,怕攬炒,請你一早協調或者初選,而且他們到底把選民當成什麼了?選票可以這樣過戶的嗎?我想食魚蛋粉,但店家不想賣,可我也不一定想吃他推薦的肉醬意粉吧?不過泛民之流一直 hea 做,在他們眼裡,魚蛋粉和肉醬意粉的確沒有分別,反正都是沒有誠意的發漲粉麵,勸你含淚吃下一樣賺錢,都沒差。

沒有退選機制卻自行棄選,是對梁天琦陳浩天等人的侮辱,他們不是偉大犧牲,是把你們的一票當作兒戲,臨陣逃脫的黨羽,你還期望他們會為你拼死一戰嗎?

#港島人請投四眼哥哥

 

Photo: hk.apple.nextmedia.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女一枚。雖然不是文藝婊,也裝不成才女,但尚算會寫些文章,希望不至於是識字文盲。 IG: atsuna_ka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