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寨的保育想像

城寨的保育想像

九龍城寨是香港英治時期有居民自治的圍城,所謂俗稱「三不管」的地區,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罪惡的溫床。在英治時期,香港政府做了大規模的整頓,清拆了九龍城寨。在十幾年後的今天,「保育」、「活化」及「文化發展」終於成為了社會的主流。若果我們有機會再處理一次九龍城寨的話,會不會有不同的結果?

1987年和 1989 年兩次的調遷,九龍城寨原址改建成為公園,但是這個公園既無主題,又沒有延續九龍城寨的任何特色,令城寨正式消失。但是它沒有從世界的眼中消失,它依然是世界各地、不認識香港的朋友的第一印象。我們不難從美國的電影或片集中看到香港,但當中香港只是一個城寨的模樣,香港在當中依然槍林彈雨。遠在日本一種名為 WareHouse 的室內遊樂場,它就是以九龍城寨作為主題。現在不少人嘆息這些本身屬於香港的文化卻要「禮失求諸於野」。

回歸想像的空間,面對當時黃、賭及毒盛行的城寨,如何可以有效地活化保育?而且城寨在結構上因為過度的僭建已經有不少危險的地方,加上衛生、食水、電力煤氣等的問題,不是從軟件上清除了黑社會就掃除了所有的問題。另外應該採用修復還是重建的模式?但又會有另一問題出現,因為這利用公帑去改善一部份人的生活環境,到時一定會有親中團體反對。保留、半保都難以將整個城寨完全保存下來。

而且城寨會以什麼形式去營運?假設城寨被保育下來,本身既是地標又是旅遊景點,但更重要的它又是民居。前兩者的定位勢將影響當地居民的生活模式,但若果不成為旅遊景點的話,只有民居用途就失去支撐保育的經濟力量。單單保存了建築物是不足夠的,我們還要賦予其他的功能。另一方面,若果採取民居、觀光兩用的形式,那麼居民又是否願意?將居民遷出改成酒店,以商業的形式保育,但最後又會否變成尖沙咀 1881 一樣只有商業的景點?

當然現在城寨只餘下記憶,原址什麼也剩不了,但香港在保育上的發展仍是長路遙遙,民間在保育方面的討論仍然相當不足。在不滿之外,我們需要發展一個成熟的民間討論風氣,不要令歷史只餘下回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慢步城市,堅持態度
細味生活,分享點滴
以文會友,一樂也

作者 Fb:文青信箱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有人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感受。感受可以分享,也可以獨享。不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能夠以文會友,一樂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