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到 Invader 在香港

從《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到 Invader 在香港

以下文章可能含有《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之內容。

***Spoiler Alert***

近年愛上看紀錄片,是因為紀錄片主題鮮明,很少出現貨不對辦的情況。看紀錄片沒太多情緒起伏,任何時候自己一個也不錯。而且拍攝紀錄片動輒花上三五七年,有時候單是誠意分經已足夠。

《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跟精品店沒有關係,而是Banksy一開始就對現實世界投下的第一個嘲謔。香港的機場還好,但外國很多機場,經過重重關卡後,卻要可笑地穿過免稅品店才可以入境。不明就裡的人找不到出口,便衍生出「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這種指示牌出來。

全片由概念到導演,引子到結語,都是圍繞著Banksy。他早在英國以塗鴉(graffiti )成名,但作品廣受爭議——包括作品的合法性、藝術性,以至Banksy本人的身份,又或者他是否成名後出賣了自己的原則來賺錢等,都是值得討論的話題。故此想看這紀錄片的觀眾,或多或少也想知道Banksy背後的故事。

可是Banksy一開始是介紹的出場的,卻是不見經傳的Thierry Guetta。他除了喜歡攝影以外,似乎對藝術一竅不通。不單只是藝術,他甚至連跟其他街頭藝術家溝通也有一定的難度。當然,你去了結局以後可以說,這是Banksy導演的手法。但全片過了三分之二,你也許只會覺得Thierry Guetta是個街頭藝術家旁的說書先生。

對,畢竟Andre the Giant「Obey」和奧巴馬「Hope」作品的始創人Shepard Fairey,和太空侵略者作品的始創人Invader,名氣跟Banksy可謂不分軒輊。看他們的故事,是真的在看紀錄片。畢竟,很多人碰到過「Obey」,郤沒有很多人可以說得出Shepard Fairey或者Andre the Giant。

By Eva Rinaldi from Sydney Australia (Andre Giant – ObeyUploaded by LongLiveRock)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By Lord Jim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rd-jim/2245362705)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By Duncan Cumming duncan [CC BY 2.5], via Wikimedia Commons

及後Banksy正式出場(之前只輔以旁白),立刻便照顧好等待問題的答案的觀眾。博物館內私下掛上作品、塗了顏料的大象、戴妃頭像的英磅、以至迪士尼公園內的囚犯公仔。他明確地展示給觀眾看:哪些作品、行為犯法,他一概清楚明白;但他是否遵從,卻不在他的藝術世界範圍內。(次一等的問題,例如牆壁上塗鴉是否犯法,Banksy也懶得用篇幅去討論。)

街頭藝術成為藝術收藏家的新寵兒,也是Banksy的攻擊目標。作品在拍賣行賣了,給收藏家放在Warhol、Haring、Lichtenstein旁。又如何呢?一開始的時候,又是誰賦予這些作品上千百萬的價值?還不是藝術收藏家嗎?

好了,要說的都說了。剩下Thierry Guetta和廿八分鐘,還可以做甚麼?鏡頭一轉,Thierry Guetta不再是鏡頭後攝影師,而是鏡頭前的「藝術家」。藝術家前後那引號,是因為Banksy與Thierry Guetta的其他朋友,都一直以揶揄的口吻去論述Thierry Guetta(或者他的新稱號,「Mr. Brainwash」)的首展。

我們分明已經用六十分鐘去建立了Thierry Guetta是個對藝術一竅不通的人,但最後Mr. Brainwash一舉成名,畫作的價格也水漲船高。這就是Banksy首導的電影——他用紀錄片的形式,說出了一個有起承轉合的電影故事。很多人甚至認為,Thierry Guetta的遭遇跟Banksy想要點出的主題太過巧合,Mr. Brainwash可能只是Banksy利用現實世界來建立電影世界的傀儡。但Thierry Guetta的各種公開記錄皆符合片中的劇情,更令人覺得Banksy能製作出這電影,或多或少是神來之筆。

很多人會說,街頭藝術想帶出的東西太過簡單,難登大雅之堂。坦白說,相對於藝術館內深澀難明、卻要在一旁貼上一大段註解的作品,Banksy、Invader等想帶出來的東西反而更加回歸到藝術本身。而且Banksy也曾經說過,他是故意把作品的主題盡量保持簡單,因為於街上的作品,沒有人能花多於幾秒鐘的時間,去慢下腳步(或者慢下車輛)去深入了解過份複雜的題材。

但這篇文章去到尾聲,又如何帶到Invader身上呢?新一代藝術家要去交待複雜的題材,就要靠新媒體和大型互動。Banksy討論街頭藝術的價值,用上了Mr. Brainwash真人表演,再加上紀錄片去跟現實世界互動。戲內是一種藝術、戲外又是一種藝術;Invader的作品被香港政府剷走了,便辦一個叫Wipe Out的展覽,再趁展覽期間再於香港裝置更多的作品。展覽內外是一種互動,是互相呼應的主題,似是嘲弄政府的雙重標準,也符合Invader的「侵入」大主題。展覽內是一種藝術,展覽外又是另一種藝術。

政府於展覽期間剷走新的作品與否,其實早已經輸了第一步。這些跨媒體、跨時間、多重意義的藝術,我能想到的就只有這兩個例子。前無古人,但希望來者眾眾。

元創方Wipe Out 展覽場內

同時間在荷里活道某橫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別人不懂說的、不想說的、不敢說的,讓我來告訴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