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公投後三個月

脫歐公投後三個月

脫歐公投至今三月有之,英國換了首相,各政黨領袖顛覆。地上人間有公司裁員,有投資者卻步,人們週五喝啤酒聊天依然是公投一事,可至今依然沒有一個真實的時間表,首相 Theresa May 也不急於發動 article 22,想好步署再出擊。倫敦市場雖受影響,但始終是全國首都,即便歐元兌率,依然馬照跑舞照跳,豪豪氣氣往歐陸旅行。

我人現在葡萄牙一小島,吃著鮮魚喝著美酒,雖然 £1 兌 €1.08,但尚可,因當地價格本身就相宜。

此小島深受英國人歡迎,特別是退休後的英國人,因為天氣溫暖怡人,也有文化古蹟和美酒佳肴。走到那裏都有英文菜單,大家都會講英語,是十分旅客化的地方。

從前去旅行看到英國人都會心生歡喜,因為說話方便,講個笑話大家都心領神會。可是現在大家都有點避忌,講話也有點小心,怕多喝兩杯大家政見不同,聊得不甚愉快,影響感情。這份心情我想很多香港人也明白,當年雨傘運動,同儕間見解不同,好端端的吵到翻臉也有之。

我和同行英國人衣著打扮,說話談吐明顯是倫敦客,甚至像在額頭寫著「我們做金融業」般明顯。去了當地一酒莊的 wine tasting tour,選了英語導賞,少不免遇上一幫中年英國人。

坐下來品酒的時候,一開始都是閒話家常,風花雪月。閒聊至盡,對座一白髮蒼蒼、頂著啤酒肚子的叔叔便問起我們出身,我們一說是倫敦人做金融,他們便露出一臉令人不解的笑容,話音剛落,他老婆便問及我們對脫歐的看法。

我心裏暗暗地爆了一聲粗,連忙把回答的責任推給同行,獨自把酒乾掉。友人立即施展英國人婉轉不到題的口技,用一分鐘的時間講了一堆話意謂我們不支持脫歐,卻由始至終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對方便又說了一堆,我們仔細聆聽,意會對方是支持脫歐的。我心裏又爆了一聲粗,求上天別讓我們吵起來。然後叔叔說英國的福利制度不佳,竟然縱容不幹事的人援助,甚至舉例有恐佈份子就一邊收著援助一邊鼓勵民眾加入 ISIS。

在這裏略說明,很多脫歐支持者最不滿是歐盟輸入廉價勞工搶了英國人的飯碗,聲言脫歐能重掌移民的自主權云云。看到這裏,心思澄明者則發現,ISIS 主要是中東人士,難民也主要從敍利亞一帶來,而非歐盟人士,所以我們可以同意英國福利制度不行,脫歐也或許可以減少歐盟勞工來英國工作,可不能誤會脫歐能避免英國受恐襲的危機,或收容難民的問題,混為一談。這是很多英國人投了脫歐一票才弄清楚的現實。

說到這裏,那個姨姨便問我從哪裏來,我心裏想我是香港人,脫歐不會令我消失的,便虛應一應故事。時機剛好,導遊要我們去看酒桶甚麼的,我和友人立即應聲,迅速避席。

過後,友人說幸好你在英國有工作有交稅,不然他們必然發難,把問題賴在你頭上。不知讀者讀至這裏感受如何,但我則想起數個星期前在倫敦地鐵裏,和一香港朋友在一起,被一個英國男人臭罵,說我們都脫歐了,你們還不快滾回家去的種族歧視。

我不憤怒,倒是無奈。英國會走上一條怎樣的路呢?雖然我們希望證明脫歐是個錯誤的決定,可同時我們當然不希望英國走下坡,身受其害。可是在未知的面前,國家人民、種族和階層的分裂這個潛在已久的問題已經浮面,我們的政府要處理之事真是多而又多,複雜之極。

作者 Fb:Midori 米多莉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