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琛喻 跨越現實的橋樑

黃琛喻 跨越現實的橋樑

正值晚飯時間,新城市廣場人潮湧湧,罕有做訪問,受訪者是立法會候選人更是第一次,興奮中難免帶幾分忐忑。

受訪者如約而至,不見一貫的紅白藍三色戰衣。從清早的論壇,又遊走了將軍澳、大埔、沙田等多個街站,連番奔波仍未見疲態,雙目中閃現年輕人獨有的朝氣。

起點 — 跨出現實的泥沼

「當初是甚麼驅使妳開始寫作的呢?」於我而言,她除了是本屆立法會新界東候選人外,更是一位本土得不能再本土的作者。

「說來話長,還記得前些陣子財委會粗暴通過高鐵追加撥款嗎?」我微微點頭,那時她還在澳洲攻讀會計碩士。「看到財委會直播後,我很憤怒,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以前學院 –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師生。內容關於希望製作一次民調,一探大眾對追加撥款的感想。為此我聯絡過不少立法會議員,回覆的寥寥可數,建制派尤甚,對我不瞅不睬。因為人在澳洲辦起事來不方便,亦缺乏足夠資金,計劃最終胎死腹中。」

「這就是現實。」放下茶杯,同為身處香港的寫作人,對現實的壓迫更感同身受。「有意參選後,我對香港現實與功利主義的體會更深刻。」原來身邊家人朋友都曾力勸她放棄參選,不解她為何選擇一條必敗之路。參選後,因為剛回香港,資金時間都緊拙,又只有自己一人,連擺街站都無能為力。幸運地,現在終於有一個熱心的義工團隊,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競選宣傳活動。「但亦非全是壞事。」說到這裏,她忽然話鋒一轉:「想當初只有自己,能隨心決定要去哪裡或作甚麼;關於論壇,我能按自己的方式演說和辯論,反而現在很多人想我進取一點、攻擊性強一些,但理性討論是我的理念。」

「話說回來,高鐵遭粗暴表決後,我仍與各界人士保持聯絡,以文字表達我對社政時事的立場,那時我寫得很起勁,天天清早就起床動筆。後來更用眾籌模式出版了自己第一本書。」出書這遙不可及的夢想,琛喻不但做到了,更進一步參選立法會。

修讀會計與從政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琛喻偏不同意,她認為會計與資源分配息息相關,可以借鑒箇中理論解釋香港的社會和政治狀況。「參選另一條導火線是年初一旺角事件,與及接着在新東補選看到楊岳橋和梁天琦之間的高質素競選交鋒,挑起了我從政的興趣,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一發不可收拾的還有她臉書專頁的粉絲,自從電視論壇播出後,粉絲人數從二百暴增至五千「這是對我的一種肯定。」她頷首道:「無疑是一支強心針,讓我更堅定自己的理念。」

持守理念的旅途

琛喻所堅持的理念,即使政治不正確亦不退讓。例如她認為功能組別有其存在價值,應改革而非廢除:「專業人士能將其知識帶進議會討論。因建制派壟斷部分界別議席而廢除整個功能組別,是捨本逐末。我們應重奪這些議席。」她相信功能組別議員應以公眾而非業界利益出發,短期應廢除團體票與分組點票等不公制度,長遠應直選功能組別。改革功能組別亦呼應她專業抗赤化的倡議。

面對另一燙手山芋全民退保,她亦全然不懼。今早論壇之後,在門外遇到一個關注全民退保的組織,想把她的名牌置於反對 2064 學者方案一欄上,她斷然拒絕:「我認同退保的理念,但支持設寬鬆審查,命題不能非黑即白,更不接受自己取態被擅自歸邊。一番激烈爭論後,關注組給她另立一欄貼上名牌,對方欣賞她的堅持,並指她是少數真心願意和他們討論的候選人,雙方息伐為友,更合照留念。「我無須刻意改變自己迎合選民,皆因我每個立場都經過深思熟慮,清楚知道我立論的基礎,因此那怕與他們立場相左,仍能取得他們尊重。」

kacee_s3

此事令她更堅信理性溝通之下,大家可以和而不同。「我希望在議會中當不同派別議員之間的橋樑,尤其是本土與泛民之間。」她提到剛過去的醫委會議案,在梁家騮議員與杏林覺醒合力下被拉倒,她認為展示了議會內外合作的潛力。同時她認為本土派的候選人所代表的激進取態對議會有益。政治需要分工合作,有人從事溫和的工作,有人主張激進的抗爭,合作而非指責,方能為社會爭取最大利益,唯需要有人從中協調:「這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堅定的語調中帶點不以為然:「但我願意去當這條橋樑,我總得實踐自己的理念。」被問及芸芸議員最欣賞誰,她二話不說便選定張超雄:「他是一個真正關注弱勢社群的議員,香港需要真心為弱勢發聲的有心人。」

本土一詞近年急速走紅,琛喻從出書,到理念、政綱亦以「本是老土 Oldcalism」為脈絡,她解釋道:「『本土』本身是文化上的一種價值觀,我希望把『本土』從政治上拉回到文化和情感之上,追溯它的根源。這就是我的『本是老土』,『本土』不等同排外,本土是一種集體認同感。我有信心香港獨特的魅力和本土價值,能獲得外來者的尊重與認同。」她欣賞梁天琦參選把本土帶到政治層面,引起大眾關注,但民主是包容多元聲音,她參選的原因之一就是重新定義『本土』,並在議會中踐行自己的理念。

用最困難的方法  去做最困難的事

家住上水的琛喻提到水貨問題。她對該區水貨客問題有切身體會,亦關注到坊間輿論兩極化,反方聚焦民生影響而痛恨水貨客,正方側重經濟效益而歡迎內地人:「我不反對這種消費政策,但必須以本地居民利益為先,不可影響民生。我傾向支持中間方案,如在邊境興建商貿購物城。到底港人優先是大原則。」她表示兩極化社會取態正是梁振英的陰謀,這些民生窘況是他一手造成的。這些生活困難催生了港獨,而他透過打擊港獨轉移焦點自保,誘導輿論風向轉為對他有利。

她對現有投票制度亦頗有微詞:「比例代表制既浪費選票,又對長於配票的建制派有利。我推崇澳洲的『選擇投票制』(Alternative Vote System AVS ),選民按偏好順序排列候選人,而第一選擇一旦當選,選票價值則轉移至等二選擇。其實現時四個特別功能組別正是採用 AVS ,她認為需要普及至所有選舉:「起碼掌心雷效用將大大降低。」她笑說。

雞蛋與高牆大家時有耳聞,琛喻亦有自己一套雞蛋論:「香港人不應只甘心做一隻鷄蛋,鷄蛋或許弱小,但卻蘊涵長成雞的潛力,鷄是領袖,正如鷄為我們帶來更多鷄蛋,領䄂可以把理念散播開去,造就更多公民領袖。」她孵蛋的利器名為公民教育,只有有質素的公民,才能在麻鷹爪喙下守護小雞。

琛喻更期望能凝聚來自民間、從下而上的力量,個人看似微小,但千萬人集結的力量能輕易在社會掀起漣漪。她舉例南韓的美麗基金會,是民間組織設立的眾籌基金,會員捐出他們每月薪金的 1%,遇政府不願撥款協助的民生或文化計劃,這個基金就能集腋成裘,讓有社會價值但經濟價值較低的計劃可以繼續實行。「我先前眾籌出書,以及是次競選更深讓我體會民間力量的重要性,沒有我熱心的助選團和義工,根本甚麼都做不了。」她補充。

被問到假若進不了議會,很多理念將無法實現,琛喻坦然承認這亦是她的掙扎之一,團隊亦有此疑問,但她仍堅持不卑不亢的作風,在論壇中理性討論,不主動攻擊他人,亦不追求自己成為焦點:「於我而言,持守理念比當選重要。我不想向現實低頭,我知道自己肩負著一種希望,超越現實的希望。」話說至此,她亦顯得百感交集:「團隊說我是用最困難的方法,去做最困難的事…… 我願意接受這個挑戰。」言談間所流露的堅定叫人觸動。

終點 — 跨足理想的彼岸

訪問過程中,不時有電話打來給黃琛喻,選舉進入最後直路,競選工作爭分奪秒,但琛喻依舊花時間詳談她的理念:「我渴望通過自己的理念去影響人,這種交流建立在理性溝通的基礎上,與不同理念的人互動總讓我興奮。」不管你認同她那套與否,亦不免敬佩她淵渟嶽峙的意志。

琛喻帶著她對「本土」的獨用論述參選。從剛報名時無人知曉,到論壇中鋒芒畢露,現在的她已擁有相當數量的支持者與助選團。也許你記不住她的名字,但總難忘她的意志。黃琛喻,寫作人,立法會選舉新界東 16 號獨立候選人,渴想成為跨越光譜的橋樑。唯當選以先,她先化身逾越現實與理想鴻溝的橋樑,帶領我們以信念跨出現實的泥沼,跨足理想的彼岸。

新界東其他候選名單包括: 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文: 海容

新界東選舉候選人黃琛喻 Kacee Wo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