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朱古力】 MAROU 給你戀上越南的理由

【情迷朱古力】 MAROU 給你戀上越南的理由

提起朱古力,很多人會想到源自瑞士、比利時或法國等地的傳統頂級朱古力品牌。有多少人品嚐過或認識越南的朱古力呢?恐怕絕無僅有。大概你會不其然問 … 越南有出產朱古力嗎?有 100% Made in Vietnam 的朱古力品牌嗎?…有特別嗎?

如果我告訴你,越南有一個名叫 MAROU 的朱古力品牌,它選用越南本土的可可豆,是亞洲唯一一家講究地以 beans to bar工藝製作手工朱古力的生產商,曾接受紐約時報訪問,就連上月到訪越南的法國總統奧朗德也專誠品味一番,你會對這百分百越南製造的朱古力品牌感興趣嗎?

MAROU chocolate 是由兩名移居越南的法國人所創辦,他們分別是 Samuel Maruta 和 Vincent Mourou。MAROU chocolate 的品牌名稱亦是以兩名創辦人的姓氏合併而來。5年前,這兩名素未謀面的法國人在越語班結緣,一次相約到叢林歷險的旅程,戲劇性改寫了兩個人的人生。他們途經湄公河附近茂密的可可種植園,發現越南的可可豆質量很高,彷彿是一塊被世人看走眼的寶地,靜待開發。於是,他們便萌生創業的念頭。

從可可豆說起 

現時全球的可可豆主要是 Criollo、Forastero 和 Trinitario三個品種。當中以Criollo最為矜貴, 香味極濃但產量甚少,佔全球產量5%。Forastero 是最大眾化的品種,產量佔90%左右,被世界各地的朱古力生產商廣泛使用。因此,日常嚐到的朱古力十居其九都是 Forastero 的產物。Trinitario 則是這兩款可可豆的混合品種,它的香味濃郁,味道微甘。與 Criollo 相比下,Trinitario 較少受天氣或蟲害所影響,越南產的可可豆就正是這款比較罕見的 Trinitario 品種。

現時,越南產的可可豆佔全球產量0.1%。母庸置疑,與西非或南美等盛產可可豆的國家相比,越南是小巫見大巫了。可是,這後起之秀環抱獨特的水土風味,越南的土壤賦予可可豆獨步天下的魅力,渾然天成。

fullsizerender-11

MAROU chocolate的兩位創辦人走遍越南大大小小的可可豆種植園,篩選了越南南部6個省份出產的可可豆作原材料,它們分別是多樂  (Đak Lak)、林同 (Lâm Đong)、同奈 (Đong Nai)、 巴地 (Bà Rịa)、前江 (Tien Giang) 和檳椥(Ben Tre)。取自不同省份的可可豆均帶有不同地區的鮮明性格和產地獨有的土壤氣息。有的果味馥郁、有的帶蜂蜜味、辛辣味、肉桂味,甚至是甘草味或烟草味,別樹一幟。MAROU chocolate更是匠心獨運,以可可豆產地的省份命名,製作出6款單一產源 (Single Origin) 的黑朱古力,讓味蕾遊走越南。

img_0816
 6款單一產地朱古力按產地的可可果顏色來作包裝設計

法國人的偏執,成就無可挑剔的手工朱古力

世界各地的朱古力廠商,大多直接從果農或中間人買來可可漿或可可脂等半成品來製作朱古力,一方面價錢較相宜,另一方面能跳過繁瑣的工序,省卻時間,適切地配合工業式生產的需求。反觀,以 beans to bar 工藝製作手工朱古力的生產商,全球僅剩百餘家,大部分是秉持傳統的家族企業或規模較小的地區品牌。Beans to bar 的意思是從採摘可可果和可可豆開始,進行人手篩選、曬乾、發酵,接著把可可豆烘烤、去殻來提取可可仁,再研磨攪拌並烹煮成可可漿,繼而倒模、冷凝、包裝的全人手製作過程。

img_0080
 陳列在旗艦店內的可可豆烘烤機

MAROU chocolate的兩位創辦人其實都是半途出家,他們本來從事銀行業和廣告業,一開始時是製作朱古力的門外漢。 出於法國人對工藝的偏執、對傳統的追求和對食物的尊重,單純地不願意糟蹋優質的可可豆,這份心思促使他們在網上學習製作朱古力的繁複工序,甚至在家中廚房動手製造提鍊可可豆的機器和工具,全心全意希望把可可最天然的味道發揮極致。這種一條龍式的掌控過程,令朱古力成品的質量得到保證。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除了 6 款單一產源的朱古力,MAROU chocolate更在越南搜羅多款原材料,包括薑、辣椒、腰果、越南咖啡等來豐富黑朱古力的口味,只要到它們設於胡志明市的旗艦店,即可品嚐這些獨家口味,大快朵頤。

fullsizerender-10
         旗艦店限定的獨家口味

不得不提, MAROU chocolate的朱古力不但質量和味道上乘,就連包裝也一絲不苟。採用手工絲網印刷,把富越南風情的的水果、花朵、動物等圖案印在包裝紙上,再以人手摺疊包裝,裡裡外外,心思盡展,絕對值得推荐。

Get your hands dirty

跟 MAROU chocolate 的其中一位創辦人Samuel Maruta有過「兩」面之緣,認為萬事起頭難的我,曾懷著好奇問:「作為一個法國人,走到越南的可可園,一開始是怎樣取得果農的信任和令果農願意把優質可可豆賣給 MAROU,而不作他選呢?」他的答案出奇簡單“just go and ask, and keep asking”。當你不把自己看成高高在上的買家,以平實的態度走訪果農,不但認識他們賣的可可豆,更用心去認識每名果農,記住他們的名字、住處、喜好,去除中間人的傳統剥削型銷售行規,以公平交易令果農獲得最大的保障,品質和信任便隨之而來。近年,他們更開始種植可可樹,以保持生物多樣性為基礎,希望令種植可可豆這新興產業,在越南得以持續和蓬勃發展。

有機會到越南胡志明市,必定要到 MAROU 的旗艦店走走。非但要選購獨家口味的朱古力作手信,更要嚐嚐各式各樣的甜點和飲料,當作縱寵也好、犒賞也好,讓自己沈醉在可可的魅惑香氣之中。

img_0818

真沒機會到越南也不要失望,因為 MAROU chocolate 的6款單一產源朱古力已出口至26個國家和地區,香港朋友也可以先讓味蕾去旅行了。

p.s. 我並不是一個典型的朱古力控,但遇上別具心思、味道奇特的朱古力總忍不住要一一品嚐。今年年初到奧地利旅遊時,遇上另一 beans to bar 的高質手工朱古力品牌Zotter,可謂驚喜不已。朱古力愛好者到奧地利時千萬不要錯過。(急不及待的話,可到 Zotter的網上商店 選購,它發貨的網絡覆蓋英國和歐盟各國,絕對值得一試!)

作者 fb : 香港人在越南 MyVietnamization

圖片來源 :作者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80後港人。從悶熱的香港遷移到酷熱的越南,從營營役役的上班族驟變成“探索生活”的蛀米蟲。最親切、最熟悉的廣東話換上陌生嬌媚的越南語,唯有每天以龜速英語假扮遊客同時學習慢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