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夠幸福嗎?

你能夠幸福嗎?

我被 Jenna 迫了去一個派對。其實我最喜歡就是派對了,可是這個是由一個比我小很多年,還在大學讀書的陌生人辦的。像我這樣的三高女性,頗有自知知明,真不知道為甚麼要去與青春無敵,智商歸零的𡃁妹爭妍鬥麗,但礙於平日自己在背後把 Jenna 臭罵太過分,於心有愧,還是答應了。

早早坐了火車去牛津,呀,已經好久沒有來。可是街道還是如斯熟悉,最喜歡的 Pitt Rivers Museum 還有美麗的 Christ Church College,好想念小時候在這裏與小男友情竇初開的幸福回憶。

不過今天我沒有時間觀光,要去 Jenna 在牛津剛買的豪華公寓,她說我要早點來,get ready together。我的天,學生時代才會「一起準備」、「一起在宿舍 pre-drink」這麼無聊好不好?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跟著她的指令走。

一開門,Jenna 花枝招展的坐在我跟前。「what is this that you are wearing?」我難以置信的質問她,她穿著粉紅色連身短袖泡泡裙,以為自己在走 AKB48 路線。

Unfortunately not,差一點就是夏蕙姨的 style 了。

適中,一向是我處理時尚的原則。穿合場合、合身份的衣服;做合場合、合身份的事情。

「我在那些年青人 youtube 上看到的呀!日系風格,不好看麼?」真的,差一條孖辮我就可以去嘔吐了,等等,姻脂也太粉紅了吧。她還繼續說:「你知道我今晚的身份是甚麼嗎?大學碩士班第二年的青春少艾。」還比了個V……原來今晚的 host 還不知道J enna 老娘裝嫩媾鮮肉的詭計。

她這個人讀大學的時候不要說 lectures,連計分的 tutorials 也沒有出席,天天去媾仔,還敢講甚麼碩士班?問多兩條問題便露出馬腳了。「你得配合我才成呀,告訴我你這文青系打扮的老土女孩是那裏的學生?就今晚,再活一次!」

我不理她,自顧自的倒了紅酒,看著她這高層公寓的景色,眺望 Magdalen College 的池塘,陷入沉思。

如果再活一次的話……你會想有甚麼改變嗎?我想很多人都會有的。往事如走馬燈般高速回放:考試咪書飲即溶咖啡、便宜超市飯盒、面試失敗、第一次喝醉酒、心儀男生被姣女媾走、不眠不休去寫論文、打工幫補生活費、做 intern 絲襪穿了洞的緊張、搵工見工得到錄用、畢業禮父母的臉、成長、上下班……有很多想起來快樂的回憶,同樣有很多令人心寒的畫面。

「一樣沒變,讀的是人類學,下課去圖書館打工,偶爾喝喝酒打打牌。我喜歡我的過去,讀了最有意思的科目,有著很有趣的生活體驗。我是不會陪你撒謊的!」我斷言拒絕,我不必重活。

回想過去,儘管問題重重,眼淚流過無數遍、失望失去失敗一一經歷過,但依然覺得自己活得很棒的人,或許本身就有幸福的特質。

能夠幸福的人,都懂得面對後悔。

我的意思是,千萬不要天真的以為有人的人生真的沒遺憾,不,他們只是學懂了也做得出「放開放下」的道理而矣。

李安說過,每個人的心裏也有一座斷背山。有些人可能停留在斷背山的遺憾裏走不出來,老來天天落淚;有些人曾背著斷背山走前面的路,接受了斷背山的沉重卻不讓自己在意傷痛。我們沒有機會再活一次,就算今晚我說自己是二十歲,也已經不再有那種年少的氣燄。我也不想有,因為我的歷史,不論好壞,也把我塑造成今天的自己。我為今天的自己感到幸福,也不想改變過去的甚麼。

在派對上,Jenna 認真的裝嫩,活在一個虛構的身份當中,意圖彌補年青時代(直至今天)媾不到仔的遺憾。我呢,well,我就是我,坦然的喝著派對的廉價紅酒,為自己有知識和能力品酒而感恩。

「欸,你在讀甚麼的呀?」忽然有一把溫柔的男聲在我的耳邊說話。
我轉眼一看,是個穿著白色冷衫黑窄長褲的小伙子,後來我知道他的名字叫 Jason。而在回家的路上,我竟暗暗自喜,就算我一言不發也不裝嫩,竟然還有人以為我是大學生!這一來,真是甚麼遺憾也沒有了。

 

Photo: Intox-Detox

作者 Fb:Midori 米多莉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