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小鬼別鬧了 No.11 — 小鬼終極進化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11 — 小鬼終極進化

(補寫於 2016 年 3 月 26 日,筆神已走,請恕只是粗略記一下:P)

五年前已打算把前面的一堆出版,出版社說條件是要再加插多幾個更催淚的章節,才會有市場。我說我不懂創作,出版一事就不了了之了。那時我仍不會在網上分享是怎麼弄。然而最諷刺的是,更催淚的章節不是不能寫,而是未發生而已。

好了,回帶番五年前>>>

到這裡,原本以為大功告成,找到了永久的安定,不過原來盲目相信童話,才是最攞命的……

童話生活只過了兩年。

突然有一天,其實都不是突然,家裡有人不耐煩了,說我讀了咁多書都找不到錢,埋怨我的病映衰他,唔知點面對親朋戚友同鄰居,要我和狗離開這個家。

那時我仍在吃藥,仍在覆診,沒有正式工作,靠著丁點積蓄和哥的幫忙,租了一間小鐵皮村屋,和阿狗住下來。媽媽原也想搬來,但家裡的人更需要她。在小屋的頭一星期,屋裡只有四面牆,面積雖然小,但黑暗和空洞的程度,已足夠宇宙那麼大。我和狗睡在地蓆上,狗不想睡,坐在窗邊看出去,為何不要我們了?街燈打進來的光落在阿狗身上,看著牠的背影,我哭了一年多的晚上。

所謂未有最慘處,只有更慘處。

沒有家了,我把那個生存的勾,全掛在男朋友(前文的好朋友) 身上,偏偏這個時候,他消失了。有一天,一個陌生女士在我的網絡留言,叫我放手,還傳來他們的婚照,還有拍拖時的合照,照片時間是在我們從四川回來的幾天後。那時我才明白,當初我的第六感沒有錯,他的確是為了攀附義工機構而來……他的沉默和潛水,把前面我所記下來的支持力全部推翻,我抱著阿狗,很想就這樣衝去撞巴士。

最後,是一隻大猩猩,一隻北極熊,一隻水豚,師公,方丈師父,老大,還有媽,哥和阿狗,合盡十牛三虎之力,把我救回來。

小鬼現在已被降服,不需要再吃藥和覆診已有一年多,要說最關鍵的那個點,我不想太偏向宗教的說法,不竟每人生存的那個勾都不同。還是引用華老大的歌詞,做當下的作結:”大家必需知道而家開心最好,無需更好~”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小meg),2005年曾參與「良橋助學夢成真」的義工活動,2006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建築系學士課程,往後在陳丙驊建築公司實習,同時協助無止橋基金會在內地的建橋和考察工作。2007年6月在四川一次考察中遇上嚴重車禍,因而患上抑鬱症。期後曾在仁德動物醫院從事獸醫護理工作。用了7年時間才康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